天父说:

因为你的陪伴而带给我的快乐,我要怎么还这个人情呢?你是我最大的欢乐,你是我的欢乐,我用我自己来款待你吧。自然地,我明白你的真实身份而你不能,你看一个摹本但是你不知道你看到的是什么,你观看在微风里快速抖动的一组你自己的照片,用这个世界的方式来说呢你看得晕晕乎乎,以我的方式来看呢你是一道壮观的风景。

我认为你还是想掌握我这种观察问题的方式,你也想看到那些我所看到的,你想和我一样。也许你纵情于声色,或许你假装虚伪太久了。你在玩一个游戏,你不明白你到底演的是什么,你把戏当成了真实的生活。因此,你对游戏的态度实在让人忧心。你玩一个赌注很高的游戏,可那毕竟只是个游戏,游戏只是一个表象,你还真的进入角色了,你还真的脱离了时间和空间了。你只是站得高一点,就把正面就当真实,把璀璨的梦当成了实相。你在干什么?你认为你是谁呀?你玩得太偏题了,你仍然坚持要把游戏玩通关不罢休,就好像你在玩大富翁或者这类棋盘游戏的一种。

你讶异于感受的真实,你惊讶了一次又一次,你走在一条道上而又偏偏觉得自己走的是另一条,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你不知道自己是谁,或者你你不能领悟自己是谁。你是你所不能意会的,你抓着一颗羽毛还妄想着它能托起你。你拥抱一种与你本身的实相所不同的事实,那就是幻像这种非真实的东西,你很彻底地投入进去,你强烈地依赖于那些不可靠的东西。

你想将生活打包为一个箱子,你想随心所欲地打开或关闭,你想绑根绳子拉那种绑不上绳子的东西。你就是这么想的,就是这样想的。

我也想啊,我想你来加入我的队伍,我想让你明白我们是交情很深才来加入,没有第二条道可走。抛开你的激情,我们是一个不容否认的一,虽然在你漫长的时空中你常忽略这一点。实际上,你漫游的是永恒,你永远都是我的,除了你是我心灵的一个乘客以外你是不存在的。你在你呆的地方寻找自我,你仍未彻底明白你自己就是我自己,对你来讲这是一个巨大的跨度,你可能都会踌躇不前。你喜欢你明白的东西,你鄙视你不懂的东西。你选择已知的东西,透彻理解的东西,对未知的东西一概不理,即使你那未知的东西是那种已广为人知的东西,未知很好的迎合了你。

你依赖于不可靠的东西,你不依赖于可靠的东西,你就象个瘾君子。你游在感官的水里,当感官并不是你生活的全部时你就把感官当成了真理。不是那么回事,你对它们上瘾了,你很高兴地觉得感官就是你寻找的切入点。

享受感官的同时,请你明白它们不是你的主宰,它们不是整个的故事,是很少有机会成功的。完整的故事就是现在,你是个掩盖真相的通讯员,你象生活剧中的报幕员,你寻找象坐过山车一样的刺激。坐到我的臂弯里,我也会把刺激带给你。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god-seeks-you.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