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里2018429日   翻译及字幕:小威

准备转变 | 2018-06-12

《扬升讲座:存活在过渡期中 全面揭露/太阳闪焰/扬升/我们的未来》 

 

https://v.qq.com/x/page/j0682apm4c6.html?start=5

 

 

问:嗨,科里,我听说过这个概念,有多种不同的方式,来自赛斯資料,至少有十种不同的方式,关于我们的扬升或许会阻止另一个文明的扬升。后来我听说太阳系是一个更伟大存有的第三个脉轮,它是在哪里?并且阻止了它的扬升?你能详细解释一下吗?

科里:我被告知的是,地球正在经历它的第三过渡至第四密度,就像我们一样,太阳也正在经历这种密度转换及蜕变,地球,无论我们是否在这里,无论我们对此感到高兴或不高兴,这个转变都会出现。我们不可能阻止她的转变过程,但当转变时,她上面的生命能量,他们的状态可以决定转变期间的困难度,看起来我们就像锚一样,如果整体的能量走向一种方向,令整个过程变得更加困难,如果我们的大众意识令它变得更加脆弱,就像其他一些星球上发生的情况,然而,他们仍会有一个困难过渡,但它会进行得比其他地方糟糕,因为他们投入了恐惧和低振动的负能量。

问:我们的扬升如何影响其他生命体的扬升呢?

科里:我唯一听到的就是关于蓝鸟人的情况,他们是古老的建筑者种族,并创造了所有这些技术,阻止基因农夫进入。让原有的生命体在本地52颗恒星团中发展,当他们这样做之后。他们扬升并离开这个平面,并留下了技术,然后这些技术被发展中的生物利用,最终使我们与这个古老的建筑者种族在业力上连结在一起,所以他们只能扬升到一定的水平上,然后我们就像降落伞一样拖着他们,由于业力的关系,他们不能再进一步,所以他们回到我们身边。包括过去几千年。他们提供信息时,希望我们能够接受并从中吸取教训。相反,我们将这些信息变成了宗教及控制系统,我希望这能回答你的问题。

汤内太:嗨,科里,我的名字是汤内太,我向你问好。

科里:你好!

汤内太:我在你的博客上看到你今天修改了你的演讲题目,我想告诉你,昨天晚上,我看到动画中整件过程的火焰,并且我看到你发布的,你打算谈论谷歌,脸书和硅谷等事情,然后。我是个有预感能力的人,我感觉到可能有一些政府的朋友会来找你,并告诉你,你以为你是什么人?竟然来到硅谷谈论这些事情?如果真的发生这种情况,我知道的我从个人经验中不知道,这些威胁是否真实,而且你也曾经表达过,大卫也曾经表达过这些威胁是真实的,我想让你知道你是在灵修社群的怀抱中,在这里,这个海湾地区,这是国家开始的地方,我们爱你。我们支持你。我们将永远在你身边。你在这里有很多朋友,你不用担心。

科里:谢谢!

汤内太:你不用担心所要面对的,因为我们想听到你的讯息。

科里:谢谢。硅谷没有人来找我。

莱斯利:嗨,科里,我叫莱斯利。丹尼尔森,我有个问题。这些蓝鸟人是否会转世到这个星球上?他们在这里会和我们一样也是人类吗?

科里:是的,现在这里一大群人中可能有他们在中间。说真的。是啊。

莱斯利:好的,因为我刚参与了一个礼仪。我被称为女性能量之母。还有我来参加这个仪式所感受到的女性能量,我在这个女性仪式上感受到他们很多在这里,所以我只想知道,我是否与他们有任何联系。

科里:是的,我的意思是,这里有很多来自不同文明的化身,他们都是更高密度的星际种子,在这里协助事情发展。

问:嗨,科里,谢谢你的到来,你能澄清一下吗?也许你能从SSP,蓝鸟人和安莎尔那里得到一些共识,我考虑到太阳闪焰事件发生时这个过渡期的过程,昨晚听到大卫演讲后,我感到困惑,我们会不会像沼泽一样被烧毁呢?然后他们才来帮助我们?

科里:是的,在地球上,这似乎是艰难的一天,我们的宇宙近亲会来看着发生什么情况,最后决定前来帮助我们,是啊。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我们能改变这个未来吗?我不知道。我问了同样一个问题,他们告诉我:我是谁?竟想试图干扰整个地球的扬升过渡?看起来像这样,不是改变星球。我们,需要学习如何減轻所发生的状况,我的意思是。根据我被告知在每个恒星系统中的情况,当他们经历这个太阳事件时,都出现不同程度的灾难,所以,是的。显然地,真正的关键在于能否让,这些星际近邻能够公开地下来协助我们。

问:科里,我们得到的信息表示,我们的现任总统正在与联盟合作,我只想知道你是否有这方面的情报?

科里:嗯。当前的政治气候,令这个话题是如此受到关注,我通常会形容现任总统像是:宇宙大爆炸!

但是,是的。收到的信息,从他当选之前,一路走来。与此同时,他接触那些将要发动政变的人。那些人不是要对奥巴马发动政变。不是反对民主党,而是针对一个集团,是共和党和民主党都同样妥协了的阴谋集团,当时他们想找一个强硬的人,不会跟阴谋集团妥协的人,但并不像我所预计的一個有勇气面对集团旳人,现在很多人说:他正扮演一个傻瓜的角色,很多人说我也是,没关系。[笑]

他只是一个小角色,而许多国家的联盟,正在努力摆脱这个已经在这个地球上运行了几千年的阴谋集团,对于每天都在观看新闻的普通人来说:被告知这些可怕的事情正在发生。当我们在共同创造的现实中还看不到那样的事情时,要人们接受一个巨大的揭露,然后让人们相信在这个星球上有一个阴谋集团。然后试图让人们相信有外星人,我的意思是,这都是揭露的一部分,所有这些东西都是揭露的一部分,我不认为当这些信息揭露出来时。我们会有人这样说:,是的,我方是对的。或者说:哦,我选票投了给那个人,这将会是。我们将必须继续往前走,最重要的一点是,特别是在这个社群中,我们自己要走出来,他们建立一个左派对抗右派的政治环境。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制造分裂而为。

另一个主要原因是,他们可能不想我们知道,我们正被宇宙近亲外星人包围着,他们不是黄色头发和白色皮肤,我们听说有很多北欧外星人。当我看到他们时,他们都是各种棕色皮肤的,并且有各种不同类型。在这个星球上,我们仍在处理种族主义的问题,我的意思是。当他们从空中下来帮助我们时,当他们是棕色皮肤时,我们会有什么反应?

我们已经有先入为主的想法,当这些外星人降临时,我们需要处理很多事情,他们很可能不会像我们一样。我们将会如何看待他们。这将会是一次奇妙的体验。

问:嗨,科里。首先,我非常感谢你,当然,像所有人一样,因你做的所有事情。因为这仍然是你的一个选择,你以一种我认为很有用的方式,把信息带给我们。但最重要的是,信息非常强大,而且非常有用。所以十分感谢你。[鼓掌]

是的,全是关于爱。而且很明显,预测一般情况,我分享的部份有很多细节。但我想得知你对南极洲的一些看法。你看到是否有点像,如果说这有点像一张百搭咭,可以这样说么?

因为在你身上听到那里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些信息真是很狂野,其他当然也一样。我想听你讲这个,因为我似乎每隔一天都会见到新闻中有关于这则意外的报导,科学家们正在那里做这件事,但这非常有趣。

科里:显然,他们试图让南极洲的事在大众意识中保持一点点,这是有原因的。我曾与大卫谈过,而他也获得了一些情报,我被告知有些发掘已经变得很危险。由于冰块的移动,熔化的冰块以及用来挖掘的水蒸汽,那里出现了重大崩塌。而且有人丧生。像是大学研究生之类。

所以,是的。我一直期待着。我没有期望信息可以很快地公开出来。但当我谈到地下有洞穴区域之后,它基本上是一座地下城市,我想是夏威夷大学。其中一所大学出来,谈论冰下发现的这些巨大温暖区域,那里能达到30度摄氏。你可以在那里只穿一件T恤。而且感觉很舒服,我认为这些信息只会是慢慢地出现在我们意识能及的地方,如果发生了什么重大事件,并需要分散大众注意力,就会突然公布冰底下的伟大发现。

海军由于在海洋中使用了某种声纳技术,因此必须保持最高机密,但是现在我们可以说出来,这是一种分散大众注意力的措施。

但是,每个人看到南极洲的发现是有界线的,因为他们只向你展示了它的一部分,就是那些古老文明的遗址,但随后在那里进行的所有有关的研发项目,他们都不希望让任何人知道,其中许多人警告过我,可以向大众介绍地下文明,他们发现的冰下文明,但他们不想让我提及到那里的研发基地,但最好你两者都不要谈及。

问:嗨,科里,我是自从上周二你的宣传视频播出来之后,我就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一直飞到这里来,所以当你开始在"揭露宇宙"中出现以来,我都一直关注你的工作,它完全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已经走出了我生命中的一个章节。我还未找到我下一章节的使命,但是你一直所做的分享,以及建议和鼓励,我还没有弄清楚我要去哪里和什么时候去。我可以如何作出贡献,如果不是要求很大力气的话,但来自澳大利亚的感恩,非常感谢你。还有很多的爱和很多的感谢。而且我已经注册了"揭露维度"大会了。

科里:真棒!

问: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这项工作更重要。没有。

科里:谢谢[鼓掌]

问:自我有意识以来,我一直对宇宙生命层阶很感兴趣,从你的角度来看,你是我认识的人中唯一直接与他们交谈过,你认为谁可能是这个宇宙生命层阶的顶端。是某种神或女神吗?所有这些。你与其他存有的谈论中,这个"终极创造源头"是否一个意识场吗?它是一个人格呢?还是一个意识场?你怎么看?谢谢。

科里:这个"太一无限创造者"是什么?这就是你的问题吗?它是一个男人吗?是女人吗?它会坐在椅子上吗?

在某天晚上,我在吉米。丘奇的节目中谈过这事,现在,最重要的概念,是对"一"的理解,这是少数人能完全理解的,直到最近我才弄明白这概念,基本上,"太一无限创造者"想要理解二元性,而且它不想从你的观点或我的观点来理解二元性,它想从所有可能的角度来理解二元性,它想知道关于二元性的一切,二元性的体验,所以它爆炸成无数的火花,就是你们所有人,每一点火花都是无限创造者,我们都是"一",我们都是"一"的一部份。它将自己分散到这个宇宙的创造中,这是一个电子宇宙。如你所知的电力,有负极,有正极,一切都基于此。

所以当我们开始明白,我们是"一"。我是你。你是我,时间不重要。那只是体验,所以,你可以开始疗愈创伤,你可以完全理解我们是"一",我是受害者。我也是肇事者。我是推动者,我也是见证人。我都是那些人,我们都是同时体验着二元性的太一无限创造者,当我明白我是肇事者。同时我也是受害者时,然后你开始了解如何使用技巧,如果你有创伤,然后你回到那段时间。重新体验那种创伤,然后你从肇事者的角度来体验它,作为见证人体验它。我不是指那些无形的见证人,那创伤的能量会开始消失,因为你意识到我们都是"一"。

人们提出一个问题:在闪焰之后,我们什么时候才能用心灵感应彼此沟通呢?我们要理解"一"的真正意义,这是意识扩展的最大部分,我们明白我们都是"一"。

如果你想充分理解这一点,我们有一种角色转换的思考方式,是我祖父教我的。我的狗就坐在旁边,他会说:好吧,我们都拥有同样的能量,同样的火花,想象自己躺在地上,像狗抬头看我一样,我想象从牠的角度观看周围一切,配合狗的呼吸,配合心跳,你感觉到的狗的感觉,知道狗的基本数据。知道狗的个性,以目前你了解牠的个性,牠最有可能的感受和想法,然后你开始有那种生物感觉,你成为那只狗。因为你是一,这种情况发生在我们开始了解,彼此思想和感受的时候。

我们现在甚至可以看到我们自己的水平,当我们完全理解"一"。就是我们全都是那个点,太一无限创造者,没有一个人比另一个人有更特殊的经历,面对太一无限创造者。我们每个人的方式,我们照镜子,我们都有这些不安全感。我们看到其他人无法看到的小事,我们以经历过这种体验作为媒介,太一无限创造者的反映。

当我们完全理解并接受时,我们开始能有很多这些正在论及的特殊能力,但是最强的特殊能力,就是开始明白我们的本质,如果我们是"一"的一部分。"一"创造了所有这些。而我们具有相同的创造能力,只是我们这些创造能力,被那些想要控制我们的人隐藏起来,不让我们知道,所以这可能是人们进入冥想时想要理解的第一件事,尝试真的了解"一",并要求"一"帮助你理解,"一"是什么。这可以让你连接每个人和其他一切事物。

问:我是杰里迈亚。我的问题是:想知道是否有机会利用遥视技术来查看RA实体的有关数据呢?

我特别关注RA使用的声音和能量方式,让你进入心灵状态。我想知道这是否你在交流期间的直接体验,以及你对遥视查看数据的看法。

顺便说一句,对我来说:真的证实了你所有的故事。

科里:嗯,关于遥视者,他们是把信息从以太层中抽取出来,它仍需要通过他们的滤镜,所以如果他们有犹太基督教背景的话,信息就会通过这个滤镜,他们利用遥视察看所获得的信息,非常有趣。但我发现它是从这个人的角度去看的,如果他们认为会像他所说的,蓝鸟人会低头看着我们,我们像是植物或类似的东西一样,这是从那个人的观点。根据他们所看到的。

如果一个第六密度的存有,拥有第六密度的意识,而且你这个第三种密度意识的,试图联系他,并将信息传递回来。这是行不通的,我的意思是,在这两种密度之间,没有任何参考依据。所以他会用到他的滤镜,他的经验来描述他正在经历的是什么,那是他密度背后的字面意思,所以我认为这是,非常有趣的信息,他们深入试图与蓝鸟人相连是很有趣的事情,但是你必须将这些信息看作是主观的。

问:嗨,科里,我想回到你刚才谈到的"一",但今天我也带着另一个问题来到这里,看着你的材料,就太阳闪焰的发生而言,与我的想法有些冲突,在那时候扬升发生,然后,这个漫长的揭露想法似乎已经毫无意义,如果闪焰事件发生并唤醒了所有人,让我想到的是愤怒,透过这些事件发生,可能产生的愤怒,那些组织是否警告要长期缓慢揭露这些信息?他们背后隐藏着自己的罪行,期望人类很快就会忘记。

科里:是的,这个计划一直都在,他们知道在某个时候会出现一件大事件,太阳事件将会是最高点,而且他们很有可能会根据自己的信念进入地底。等待我们的文明坠落,然后回来,这一直是他们的计划,他们尽可能少地安抚我们,直到太阳事件那一刻,他们可以让我们知道外星人,他们可以治愈我们。他们只是试图安抚我们,直到他们的计划实现出来。

问:那么,我们该如何处理呢?

科里:蓝鸟人所提及关于原谅的部分,我们如何处理这个过程,不仅仅要原谅我们自己,也包括那些反人类的罪犯,那些未处理好自己童年创伤及每日新增创伤的人,如果他们没有处理好这些,他们如何去面对这么大的创伤呢?

做好内心工作的人,将会有一段艰难的时期,但那些存在严重创伤,一触即发的人,只会变得疯狂,他们将会很糟糕,我们只能坐下来,看着人们疯狂地翻转汽车和烧掉地方。

这只是过程的一部分,我不知道如何真正缓解。因为人们一直在沉睡着,睡着了,而且他们每日观看的媒体也不断地令他们受到创伤,所以这就是我们所处的状态,以及我们必须处理的事情。

问:嗨,科里。你谈到了银河奴隶贩卖,火星上的人会发生什么事情?我对此不太了解,他们的意识如何帮助他们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然后他们得到自由,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科里:好的,那些在太阳系其他地方,像火星一样被奴役的人,很多人甚至不相信地球上还有人居住着,当这次太阳事件过后,绝大部分技术将受到破坏,运行该奴役程序的架构也同时会崩溃,而且同一群救援我们的外星人,也将会为太阳系中的每个人提供救援,所以他们会作出救援。

现在还有一些人被带入另一个恒星系统下进行奴隶贸易,他们多年来一直都把这些人进行标记,当我被迫参与这些项目的时候,我们开始在项目中做这些标记,在那个时候,联盟已经发展起来。他们开始标记这些人。所以有一种方法可以在将来找回他们。

据推测,将会发生的情况是,我们的一些外星小组会出去将他们寻回来,其中一些救回来的人,将被带到一颗行星并将治疗他们的创伤,因为这些被带离开地球的人,遭受到一些极度创伤的事情,这些人必须接受很多的治疗,痊愈之后,他们就可以再次融入人类社会。

问:嗨,科里。两个很快的问题,我知道你之前提到过安全区,以及科罗拉多州比得克萨斯州更安全,另一个就是在个人层面上,安莎尔人如何在个人层面看到轮回与扬升之间的区别?例如:带着肉身或不带着身体等。

科里:好的。好。安莎尔。他们能活到900-1000岁左右,然后在那个周期结束时,取决于他们在能量状况,基本上,他们有权选择回到他们的转世中,作为安莎尔的孩子再回来,或者当他们达到一定水平时,然后他们升至下一个密度,他们的身体不会消失。但在那次生命终结后,他的投生不再在第四密度里发生,而是投生在第五密度世界中,究竟是如何生在第五密度,共同创造和所有这些。请不要问我,我不知道。

问:好的,那关于安全区的问题呢?

科里:是的,我被展示过一幅地图。但他们对安全区域的划定,与互联网上的做法非常相似,这些安全区域受到山脉的保护,阻挡了强风和洪水及所有的危险,显然地,居住在离海岸数百英里之内的地方都不是一个好主意,几乎是所有地方,

埃里克:嗨,我的名字是埃里克,首先,我要感谢你能够挺身而出,分享这些信息,并为我带来一个全新认知,两年前,我过着平常的生活,没有留意,也没有觉醒,然后我遇到了一个和你有类似信息的人,和三十天前在澳大利亚遇到的朋友很类似,第一次介绍你给我知道,并且特意订了机票,专程从圣乔治犹他州来。所以在犹他州有人醒来了,那么我的问题是。当你谈到另一个(高密度)物种,投生为第三密度的人类时,你有没有遇到过那些人的滤镜能被移除,他们完全可以接收上面来的信息,而不须要透过滤镜,避免了我任何干扰呢?

科里:没有。没有。我们每个人都有基于我们的经验和看法的滤镜,但像我们这样的人,实际上处理好创伤的人,会放弃不再适用于我们的信仰系统,我们是不断补充,不断琢磨和修正我们的滤镜,尽可能获得最清晰的信息,但是,也不可能拥有纯粹的信息。我的意思是,即使他们(RA)透过卡拉传达"一的法则",他们也必须通过过滤器(卡拉)过滤后的信息。他们使用了很多基督教述语,所以我的意思是,这告诉你,他们必须使用我们可用的词汇库,我们的生活经验。他们必须使用这些与我们沟通,这意味着他们曾经与我们沟通,这是我们必须使用的滤镜,他们这样解释。

是的。所以即使是一个传译员,传达给在这里的印度人,他们仍须要某种滤镜来将意思表达出来,一种沟通或频率传达方式。他们透过自己的滤镜来解释那种经验。

问:你好,科里。我很高兴今天能在会上见到你,很多次我都有机会,但从来没有容许我自己来,因为我总是把时间留给我的孩子,我想问问你,如果有足够多的人在这里,生命被充满了能量,若我们在这场灾难中死亡了,我们的能量会否沉降到这颗星球上像穴位一样的位置上,从而帮助提高我们所在地点的能量振动,以減轻我们周围人们的一些混乱情况呢?

科里:这里有很多人都能为其余的人提供一个充满能量的区域,有些人来这里的任务只是这里分享他们的能量,只是这样,我想这个星球上的某些节点,他们确定了某些星际种子。他们在那里出生,或者他们找到使命去那里协助平衡这些能量,它就像一首精心策划的大型音乐剧,来自所有不同密度中的所有这些不同生命,他们中的一些人投生成我们来到这里,他们中的一些人是以能量体或肉体方式来到这里,交响乐正在进行中,我们需要做的是专注于自己。如果我们认为已经处理好所有自己的问题。我们会试图去帮助别人。

那么我认为这又回到运用你的技能,或者你带了什么来。你喜欢做什么,有些人在这里做能量的工作。我甚至无法理解,但我知道,他们被带到这里来做这种事情,它与其他事情一样重要,也是这个周期的重要组成部分,所以我真不知道比这更好的答案了。

问:我真的对蓝鸟人很感兴趣,你向我们展示的一些画面,我很好奇。在我们的扬升中,发展我们的人类意识,如何会干扰到蓝鸟人呢?

科里:干扰他们的是,我们有一个自己的进化过程,他们可以参与或不参与的,因为他们留下来的技术被其他人在战争中使用过,导致他们在业力上及能量上,与这些人在以后的日子捆绑起来,他们说:他们曾三次在不同的时期来向我们提供关于"一"的信息时,帮助我们理解合一,双方业力也被进一步捆绑起来,但可惜每一次,我们都把信息变作一个宗教或控制系统,因此这些将他们捆绑到我们身上。所以,除非我们进化到某个点,否则他们只能被困及等待我们。

问:嗨,科里,非常感谢!我的问题是,你如何在全球范围内与其他人开展合作,以便更快地加速事情发展,作为一个特别的人,你能否与像柯博拉这样的人进行交流和合作吗?或者是造翼者网站的聂鲁达博士?最后像达里尔(巴夏讯息的传导者)这样的人在一起吗?

科里:是的。我曾与当中一些人交谈过,团结协作听起来是很好,但这实际上很难做到,真的很困难。

我们很多人都来自基督教背景,有些人在那样的环境中成长,没有那么好的体验,所以他们选择离开,这些人有很多,但并非全部,但是很多人都开玩笑说:基督教会当中也是分党分派,这个真相社群的行为也完全一样,看看这些宗派的情况。他们都说:所有其他宗派都不正宗,其他宗派的人都走偏了,就像我找到的这里是最正确的。我才是正宗,很多人都是这样。

所以我一直在试图做的,就是求同存异,带出双方同意的点,而不是不同意见的,我们都同意大家都未能掌握全部真相,但我们都希望知道它,我们都同意不去依赖现存的UFO信仰系统,在那些辩论中,把所有这些都放在一边,找到一个我们可以共同努力的话题,这就是我们谈论外星人的原因。

哦,不,外星人都是好的,

不,不,他们有好有坏。

不,不,他们都是魔鬼。像这些辩论,

这就是为什么我一直在努力,让人们去做更踏实的事。像被压制技术,或是人们已经被编程作出受操控的反应。

问:嗨,科里。我叫朱肖埃,我的问题是:我们生活在全息宇宙中就像活在一台大型计算机中吗?我们生活在一个全息世界中就像在一个大型计算器系统中一样?这是我从一些信息中听到的。

科里:嗯。正如我在开始时所说的那样。很多人认为我们是在一个大型模拟中的一部分,这可能是一台计算机,但我喜欢形容它像是一个漫长的白日梦,有人放松了并发着一个漫长的白日梦,我们就像是那样的经历,所以若说我们是在某台机器上运行的模拟,这个我并不认同。

不,我完全不同意。

莉萨:嗨,科里。我叫莉萨,关于这里的信息都很多,像是要经历一些困难的旅程,好的,但是什么会被破坏呢?我一直在努力工作,我正努力应对气候变化,拯救世界,这些事情,一直在我的脑中及心中盘旋,围绕着将要发生的事情。

最近我的老师在进行一些传导工作时,她得到的信息与你所说的内容非常相似,安莎尔所说的,但我想知道是否有部分过程正在发生,而其中的一件事就是,我们一直谈论要做好内心的工作,就是那些爱的振动,提高频率,我们每个人都在做这项工作。

我很好奇。我还没有真正听到很多人在谈论有关集体影响力或临界质量等事情,而这个传导却指出我们这种能力,他们谈及第三升至第五维度,我真的不知道这与密度有什么关系,但我们需要将我们的振动提升到第五维度(5D),如果我们这样做。实际上有能力影响时间线及最终结果,但我不知道那会是什么。因为它看起来像是一连串预定的事情。它顺着次序发生,但是如果我们所有人都以这种具规模的及不断扩大地进行集体工作,将会发生什么呢?这样试图影响时间线或最终结果,是否会有意义呢?你对此有何看法?

科里:是的。正如我所说:在我们本地恒星群中的其他星球上,星球的转变取决于它上面众生的意识状态。他们影响了它,所以我们可以做任何工作来影响大众意识,是的,这将对我们在转型发生时所体验到的,产生直接影响,所以做这项工作,直到闪焰发生的最后一刻仍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我们所投入的每一点能量都会被计算在内。

我想必须结束了,我知道还有其他人想出来发言,但我需要去洗手间。[笑/拍手]

谢谢!

翻译及字幕:小威

資料來源: 准备转变http://www.pfcchina.org/yangsheng/14496.html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