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13 庐影 光之讯息

 

 

 

 

[灵修大师2-5] 接收神圣思想的脑细胞及活动人像

 

他离开后我们重又坐了下来。我们中的一人问埃弥尔:是否任何人都能掌握疗愈术。他回答说:“只有当人学会追溯到事物的本源时,才能获得疗愈的能力。我们只有能够懂得一切失调都并非来自于上帝,才能获得掌控这些失调的至高权力。那铸造你们命运的神,并不是像塑造粘土的陶匠一样塑造你们的强势人物。那是居于你们自身之中和你们周围的一股强大的神圣力量。我们也可以在所有实体中、在所有物质周围找到这股力量。你们可以随心所欲地运用这个力量。假如领会不到这一点,就不会对自己有信心。治疗失调的最强有力的办法,是知晓它并非来自于上帝,知晓上帝从未创造过它。

“大脑能够收集并记录一件物品发送出的、由眼睛所传递的波。它能记录下光、影和色彩的振动。它也能借助内视力将其复制、从而使之显现出来。这样我们便可重新看到那些有形的画面。你们每次在照相机里将一块感光板置于光中时,就是运用了这个现象。那块感光板接收并记录你们想要拍摄的对象发出的振动。在这之后要把效果固定在那块感光板上,以使其变得持久、可见。过不了多久你们就将发现,人们可以记录并放映被拍摄对象的运动和色彩。人们会先把这些运动和色彩固定下来,然后按照它们被记录时的振动频率将那光与色放映出来。

“对于思想、话语和行动来说也是如此。大脑中每一组特定的细胞都会记录一系列与之相对应的振动。当我们把这些振动再次投射出来时,就能按照其原始频率将其准确地再现,只要那些特定细胞中的每一个都被保持在适当的运行状态中。

“还有一系列特定的脑细胞能够接收、记录、固定并再现和放映由其它身体或形态发送出的思想、行为、动作和图像的振动。这些细胞使我们可以帮助他人和自己来控制思想。也正是通过这些细胞,像战争、地震、洪水、火灾这样的事故和灾难以及所有世俗之人被迫承受的不幸才得以出现。某个人看到一件事发生了或者想像它发生了,与之相应的振动便固定在了上述细胞上,然后这振动被发送出去并显现在很多个大脑的相应细胞上,如此发展下去直到那个事件被牢牢确定下来以致它真的发生。

“所有这些动荡都可以避免,只要人们立刻取消相应的想法,只要人们不允许那些振动固定在脑细胞上,那么这些想法就再也不能引起反响了。所有灾难都是通过那些细胞而被预告出来的。

“此外还存在着一系列特定的脑细胞——它们能够接收、记录和固定来自神圣思想的想法及行为的振动,而一切良好、适当的振动都是在这神圣思想中被创造和发送出来的。上帝将一切实体都浸润在这个神圣思想中。这神圣思想不断发送出神圣而又适当的振动。我们能够接收这些振动,并且可以再将其发送出去,只要我们将那些细胞保持在它们适当的运行状态中。我们不具有神圣思想,但我们具有能够接收和投射其振动的细胞。”

埃弥尔停了下来。屋里出现了一阵深深的静默。随后一个画面出现在房间的墙壁上。它起初是静止的,但很快便活动了起来。大约一分钟后这画面的背景改变了。那一系列场景呈现的几乎是各个大陆上繁荣的活动中心区所发生的一切。这些场景变化非常快,但我们还是有时间辨认出许多熟悉的地方并说出它们的名字。特别是其中有一个场景再现了我们于189412月在加尔各答下船登岸的情景。在这之后很久我们才听说电影术,而当时那些画面将人们与无生命之物的所有动作都再现了出来。

在那一个小时中,这些画面持续涌现,当中有时会间隔大约一分钟。当它们闪现过去时,埃弥尔又开口说道:“这些画面呈现的是目前这个世界上的状况。请注意:在大多数地方,普遍的和平与繁荣的气氛都占了上风。愉快、满足的感觉几乎遍及全球。人们看起来并不心慌意乱,而是显得挺幸福。然而在这表象之下,存在着一口沸腾的锅炉——那是由无知者的思想所孕育出的种种不和、纷争的锅炉。仇恨、阴谋、纠纷笼罩在国与国之间。人们开始筹划组建庞大的军事组织。那是人们在地球上从未见过的军事组织。我们尽自己一切所能想要显化出良善,但我们的努力都联合起来也不足以推翻那些决意要以自己的力量对世界发号施令的人。我们相信这些人肯定会达到其目的,因为这时人们还在沉睡。但我们也坚信,人们将来必定要觉醒过来并进行思考。如果那些恶毒的计划付诸实施的话,几年后你们将看到这样的画面。”

这时,十或十几个战争场面出现在了墙上。我们做梦都从未想过会有那样的事发生,因此也没太留意这些画面。埃弥尔继续说道:“无论如何,我们希望这些场景能被避免。未来会说明一切。下面是我们希望在各处看到的景象。”

这时相继出现了一些场景。那种美好与和平实在难以形容。埃弥尔说:“你们每个人都将看到这些景象变成现实。至于那些战争场面,希望你们尽一切可能将其从记忆中赶走。这会对我们有很大帮助,比你们所能想到的还要大。”

停了一会儿之后,我们中的一个人问“天主”这个词意味着什么。埃弥尔回答说:“‘天主’这个词是用来指那位完美的存有。祂是神圣本源或上帝创造出来以在这大地上体现其品质的。这位存有是按照神圣本源的形象和外貌创造出来的。祂可以获取神圣本源所拥有的一切并能够运用它们。祂得到了统治大地上所存在的一切的权力。祂具有神圣本源的所有潜在能力并能将其显现出来,只是祂必须与神圣本源合作并按照神圣本源设定的完美计划来发展相应的才能。后来,这位存有就被称作‘天主’——意思是‘显现出的创造力’或‘上帝的法则’。这就是本源想要看到的、由人体现出来的完美存有。这就是由神圣本源创造出来的无与伦比的神圣之人。

“人凭借其灵性本质,可以上升到这天主的境地并成为无与伦比之人。后来这神圣之人被称作‘基督’。祂掌管天、地以及其中的一切。然后,这位天主运用其创造力,照着自己的样子创造出了其他存有。这些存有被称作‘天主之子’。他们的创造者得到‘天父’的名号,而那神圣本源则得到‘上帝’的名号。”

埃弥尔停下了一会儿,伸出一只手去。这手里几乎立刻出现了一大团柔软的像是粘土的物质。他把它放到桌上,开始将其捏塑成形。他给它赋予了一个很美的人的外形,约有十五厘米高。他做得非常灵巧,很快便把那小人像做完了。他把它拿在双手中待了一会儿,然后把它举起来,朝它上面吹了口气。这口气使它活了起来。他又把它在手中拿了一会儿,然后把它放在桌子上。那人像开始在桌上做出各种动作。它的举动完全就像个人,以至于我们对此无可置疑。我们一直目瞪口呆地看着它。

这时埃弥尔引用《圣经》里的话说:“‘随后天主用地上的尘土造了人,往他鼻孔中吹了一口活气,那人就变成了一个有生命的灵魂。’这时天主之子们用地上的尘土造人。他们凭借其创造力,向那人像吹口活气,它就变成了一个有生命的灵魂。

“一个神灵通过劳动和双手也能达到同样的成果。假如他用双手造出那人像或形象后就不管它了,那它便只是个形象而已,而他也就不再对其承担责任。但这神灵假如更进一步,用其创造力给它注入了活气,那他的责任就永不会中止。他得监管自己的每一个造物,得将它们保持在神圣秩序之中。他造出同样的一些形象,热心地给它们赋予了生命力,而后也没有把这生命力从它们那里收回。它们就在大地上漫无目的地四处游荡。如果他把生命力从它们那里收回,那它们就只剩下外形了,而他对人的责任也就终止了。”

这时,埃弥尔做的那个人像停止了活动。他继续说道:“你们看见过陶匠手中的粘土。然而摆弄那粘土的并不是人,而是上帝。如果人是用上帝的纯净材料将那塑像创造出来的,就像他自己是用那材料创造出来的一样,那么这个塑像也会是一个真正的、纯净的圣子。等你们翻译完第一批粘土板之后,这一切对你们来说就会清楚多了。不过现在已经很晚,我想你们都要休息了。”

这最后一位客人离开后,我们马上准备就寝,心里觉得过去的这些天实在太充实了,仿佛满得要溢出来一样。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