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8

 

学会忘我,打破框架!

 

恐惧并不是属于潜意识的。这是赛斯哲学中重要的一个观点。

 

不需要挖掘很深的理论,也不用经过长时间的精神分析研究,我们也可以发现,恐惧其实是来自“自我”。

 

恐慌与痛苦的物质化被“自我”投射出来了。因为“自我”过于关切实际状况,由此开始担心,然后,担心形成负面循环。于是,整个“自我”累积起来的这些恐惧阻断了潜意识的自我疗愈与创造能力。于是,“自我”开始玩不断地放大与投射的游戏,投射出恐慌与痛苦。

 

2

 

为什么小孩都很快乐,长大成人后就开始变得痛苦?而大人与小孩最大的区别在于:大人的“自我”很强大,小朋友的“自我”较弱小。

 

你们是否记得,你们所有的痛苦与恐慌都是从长大开始出现的。长大后,自我意识开始形成。如果你没有好好去面对自我意识,没有去穿透它,你会被自我意识害惨。

 

恐慌与痛苦的物质化被自我投射出来了,在身体窜来窜去,压抑、累积、扭曲、变形,然后形成疾病。

 

自我意识投射出来的恐慌,偷走了潜意识的力量。从赛斯哲学的角度而言,潜意识其实是很棒的东西,潜意识有伟大的创造力。但自我把很多负能量压抑到潜意识去,还说是潜意识出问题了。在古典的精神分析理论中,很多理论都把“潜意识”当成“凶手”,这不见得是正确的。

 

“自我”使得潜意识没有办法执行自然的建设性任务。本来潜意识是要当救援投手,给我们洞见,来自内心的冲动、心安,可是都被“自我”挡下来了。

 

“自我”不容易信任,所以我们长大成年后,变得越来越不信任,而后,渐渐开始了痛苦、恐慌、生病的人生。自我会形成自我循环的破坏性倾向。你越负面思考就越痛苦,越痛苦就越负面思考,最后就很容易生病。

 

3

 

换言之,“自我”变成了破环而不是创造的工具。本来,“自我”是内在创造力的外在工具。但,“自我”变成了自己,它被负面能量所包围,阻断了潜意识的创造力与自我疗愈力。

 

比如说流感,我们已经累积了很多恐惧没有被觉察,然后想透过接种流感疫苗去防止它。我们可以选择接种疫苗,但也需要了解这是来自“自我”层面的解决之道,并不是来自心灵与潜意识的。而赛斯哲学的角度是发动身体的自我疗愈力,而非不断地创造恐惧。

 

大多数的心理学家会把破坏性的倾向归咎于潜意识,把潜意识当成“坏人”。这是不对的。赛斯哲学一直强调,问题其实是出在自我意识。

 

但是,我不是建议你们用任何方式忽略自我。我们可以透过“解离”打破自我的限制,但不要被这工具喧宾夺主。病态解离就是把“自我”丢一边。比如失忆症,或者突然身体某部分看不到、听不到,突然手脚不能动,但又不是中风,那是传统的解离。

 

我的老师赛斯所建议的解离是“心理时间”的练习,学习如何忘我。解离是极佳的自律,确保你可以尽可能地善用你的能量。任何可以让你忘记时间、忘记空间的活动都是解离。

 

有什么方法可以达到忘我?可以去旅行,或者像小孩子一样专心地玩,或者投入地追电视剧、玩游戏,陶醉地听音乐,尽情地唱卡拉OK……那些就是忘我。借此,可以让你不要常常被自我框架住,可以打破自我的框架与执着。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早期课》读书会
文字整理|TINA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