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依世俗的眼光看,信任或不信任,信任总是要好于不信任。你信任上帝,你靠在上帝之畔,在你内心,你信任上帝,对你而言要你为他人多点责任心真的不容易。

好伙伴不会总是步调一致,你们可以彼此很信任,但是要知道你们不可能总是一个鼻孔出气。你真的会觉得你们有可能么?有时候生活本身就是重重分歧。

每个人都用他自己的双眼看问题,在这个意义上,每个人都是对的,包括看似是你对立面的伙伴。

在婚姻或类似事情中,你想过什么?你以为王子和公主就能永远含情脉脉对视?那种情形只有在幻想破灭之后才可能发生。婚姻里,你可能成不了国王和王后这样的一种现实,你可能会成为一个持异议者。

你好想达到一种融洽的状态,但怎么看它都在躲着你。难道融洽仅仅是个幻像?当意见不一致时能创造出融洽来吗?

某个人不赞同你,你不赞同其他某个人,难道就不好吗?谁说融洽就一定要一致呢?和谐融洽到底是什么?意见一致就能很好地照顾和尊重彼此,包括那些与你想法不一致的人?你就不能将一致性这个课题丢朝一边吗?决定一定要形成,但是完美的一致没有必要。

一致性不可能总是达得到,也不可能买得到,不可能想得到。是不是一致,都没有人能忍受虚伪。

但是,你可以,将一致性的企图抛弃。另一人具有如你一般的观点和喜好,有那么重要吗?没有人以应声虫的形式存在于你的心里存在于你的生活里,只有当一致性存在时才可能会有这种情况。没有谁会在抗议里赞同,没有谁能获得他人完全的赞同,没有谁可以去控制另一人,没有谁愿意在他人大棒下飞翔,但是决定还是要下的。

一致或不一致都没什么大不了,那么你赞同或不赞同又能怎样?不要执着于这种一致了。可以摆摆手,就是不赞同,但是决定还是要下。

难道不赞成是种救赎?难道所有人一定要讲同一种语言?根本不是。所有的语言都具有存在的空间,其他语言也可以被理解,这是已知的,这是被公认了的现象,但是一致性的说法更象是种强迫。

没人说所有语言一定要遵从俄语或汉语的语法。每一种语言就是它自己的语言,每一种语言都可以被理解。一个人可以学习另一种语言,学习另一种语言不比两个人之间强求一致简单吗?

某人必须要与你的想法一致,这是种挑衅,这种想法会引起争执,会引起这个国家和那个国家之间的争执,之后一个国家会极力去征服另一个国家,就这样仗就打起来了。

难道不一致的结局真的就是不一致,或者它就是一种控制的结局而根本不真的是不一致?如果结局是控制,你打的是一场败仗。你或许真的忠诚,但是征服他人的自由意志不等同于一致。如果你视征服他人为你赢得的战果,那么你什么也得不到,但是决定还是要下。

不管你有多专业,你仍然和其他每个人一样地在学习成长。是你需要去认同每个人都能自由地思想,这是万物的主权。我赠予了自由意志,我将它给了每一个人,因此你一定要认同这一点。

不赞同你的人不是你的敌人。你从哪里得到那种思想?你也没把自己看成是其他人的敌人呀,因为你没有与他眼对眼地注视彼此。谁能说你们中的某个人一定要和他人眼对眼地注视彼此呢?或者为什么要那么做呢?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decisions-have-to-be-made.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