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知道我是多么爱你,爱你的所是。知道我是多么爱你,我的爱一点也不取决于什么,我对你的爱不取决于你可能认为的你必定要去争取的合格标准。你觉得不能等待我的爱而应该取决于你能赢得多少爱,你认为理所当然。我的爱神圣不可侵犯,我的爱不可改变。我对你的爱取决于我给你的恒常的爱,不依赖于你的平静感或价值感或其他什么。我的爱不是你一定要获得资格才能得到的某种东西,评判不是我的方式也不是你的方式。我的爱不是某种你必须经过遴选才能加入的互助会,我的爱不是独占的,我的爱海纳百川。

我将我的爱赠予万物,我的爱是种给予,是你可以期待的某种东西。我对你的爱是给予,是种永不从你那里回收的给予,我绝对不会一只手送出另一只手又取回来。我的爱是一件毫无疑问的事情,我的爱自由地给予,你也做着同样的事情。

你不会估价我的爱,就象它是种根据你对生活中各类事件的觉知程度而课的税一样,你不用搜集所有的证据来确定我做得正确与否。不,我的爱是自发给予的,我不会来揣度你,我不会用尺度来衡量你,我不会用英镑和盎司或其他类别的常规尺度来交易。

我不测度,我就愿意这么做。

我不斜眼看人。你怎样才能超脱世俗的标准,除非我也做同样的事?如果我有个我并不想拥有的尺度,我的拇指卡在尺子上用它的刻度来衡量我的孩子?我该有个界限吗?我应该那么专断吗?不,我没有精英团队,我的孩子们不需要那种被你称之为醍醐灌顶的东西。

生活自身就是种启蒙,你在生活中学到自己的路。我不是那种上帝,告诉你去做我只说不做的事情,根本不是,我的爱不是漫不经心或者偶尔露个脸,做了标记的爱和仅仅是奉献的爱这两者间有巨大的差别。我给予爱,我敢和每个人打这个赌。

我不是个商人也不是个估价师,我不是只对那些具有认证记录的人给予我的爱。你的记录帮不上你,爱帮得到你,亲爱的。我的爱与你的表现有什么关系?就象是你先要检定,然后我才爱你似的。我第一个爱你,我第一个爱你,我义无反顾地爱你。我不会用爱来戏弄你,你觉得我是哪一种上帝?

我是一个恒常的上帝,我不自由散漫。不管你处于的是个什么样的相对性世界,毫无疑问地我都是为了你。如果你想说无论如何我都爱你,你可以那样说,但是我不会将其看作是对你的义无反顾的爱。我仅仅是爱你,我没有什么需要藏私或暂时搁置。

你可以说,如果你愿意,你务必要赢得我的爱,但事情本不是这样的。假设我将我所有的爱优先给了你,之后,如果这发生了,爱就盘旋在了你的心里。但是我就没有你值得或不值得我爱的这种念头,我不会那么想,我不会以那些方式来想,我的爱有理有据。我全面地给出我的爱,我奉献爱,我奉献它,我奉献它,我奉献它。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god-loves-beyond-measure.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