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15

 

 

父母给的钱其实是一份深深的爱!

 

谈起啃老,首先老人家得要有东西让我们啃,我也想要啃老啊,可我家没有东西让我啃啊。讲啃老族,先抱着肯定的心态,至少你的父母亲、爷爷奶奶,不管是因为他们过去辛苦的工作,还是因为其他,而有这样的一个经济基础能够来帮助下一代,这并没有不好。

 

比如,我有一个个案,他曾经蛮沮丧的,他到大陆做生意,做LED灯,刚开始赚了一些钱,后来生意不好做,于是铩羽而归。回到台湾后,他很悲哀地跟我说:“许医师,我现在是一个啃老族。”因为生意失败了,目前,虽然大陆有房子,可还没处理掉;生活上的开销,他爸爸给他一张提款卡,让他需要多少就到银行自己领。

 

这个学员大概五十几岁,他的爸爸大概七八十岁,当他拿到爸爸给他的提款卡,心里感慨万分:怎么自己活到五六十岁,现在没有收入,还要爸爸给一张提款卡?觉得自己很没用、很丢脸。

 

后来他进入赛斯哲学体系的学习,有一天他思想突然开通了:原来那张爸爸给他的提款卡,代表的是一个父亲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真的说出口的那份爱,他第一次感受到父亲给予他的这份丰盛的父爱。当他在说这些的时候,他的内心起了很多变化。

 

后来父亲往生了,可是在父亲往生之前,对他而言,他跟爸爸之间很多的情感,从小到大的感受都浓缩在那张小小的提款卡当中,他觉得整个生命变得不一样了。


他心中有个很深的感动:心中那扇门打开了,他去接受那份爱,不再愧疚与自责。

 

再从我们一些社会现象谈起。我曾经辅导过一个中高阶的公务人员,他面临可退休可不退休的状况,即:可以退休,也可以再做一两年再退休。

 

他跟我讲:“其实我很想退,但其实很为难。你看像我们这样的公务人员做了三四十年,一个月也十几万(台币,以下均是),可现在年轻人出来一个月两万五、三万,念到硕士三万二,念到博士三万八。我们这种老人家在那里批批公文,驾轻就熟,一个月十几万,一个人赚两三个人的钱,怎么舍得放下。”

 

其实父母再怎么辛苦,都想替孩子分担。这虽然谈不上啃老,但很多父母亲觉得孩子还小。对父母而言,其实是很担心孩子的未来的。也许可以转行,也许可以辞职,也许可以提早三五年退休,但是父母会觉得舍不得。可能孩子还在念高中、大学,或者大学毕业了,看着孩子面对现在的社会,父母亲其实会担心。

 

很多父母亲都希望做到帮孩子付房子的首付。曾经有个个案,这个爸爸蛮有钱的,一二十亿没有问题。女儿在爸爸公司上班,一个月三万八到四万。有一天爸爸跟女儿说:“你现在交了男朋友,爸爸帮你买个房子,未来当做嫁妆。首付爸爸帮你出,剩下的余款你自己慢慢付。”女儿说:“不要,虽然你帮我付了首付,但接下来我还要当房奴,我不要。”不要的背后是:我才不要自己付钱,等爸爸往生,十亿八亿就到手了。

 

所谓的啃老族现象不是轻易造成的。这要归功于四五十岁以上的这代台湾人。这辈人正在改革开放的关键期,骨子里有努力奋斗的精神,付出青春,付出劳力,也刚好乘上了台湾经济起飞的年代。


那时候虽然收入不是很高,但房子没那么贵,社会上靠努力是能赚到钱的。所以在那个阶段是累积了一些金钱,累积了一些家里的东西。

 

那一代生下的孩子,家里有钱一点可以让孩子去补习,没钱一点的根本连补习的钱都没有,都是靠自己在奋斗。


后来年轻的一代,包括现在二十几岁、三十几岁的年轻人,一般而言,父母亲的经济条件都不错了,所以当初父母没得到的,都尽量给孩子,让年轻人去学各种本领、去外国留学。

 

整个时代都在发生变化:以前的孩子毕业旅行到垦丁就很开心了,现在很多大学生毕业旅行到泰国。以前孩子出国机会不多,现在孩子很多机会可以游学,到国外做交换生等。整个世界在改变,现在的孩子机会很多。

 

但是,现在的孩子在面对整个社会的大环境、经济的大环境。以现在的四五十岁的父母去看自己的孩子,不免会很担心。


比如我的一个个案,他每天都要接送孩子。因为台湾发生了几次绑票案,家长们吓得要命,现在纷纷开始接送小孩。以前台湾小孩没有接送的,除非下大雨,小孩没带雨伞,爸妈会到校门口送伞。我自己小时候,小学一年级第一天上学是我姐姐带我去的,第二天就自己走路上学放学了,我不知道什么叫做接送。

 

所以说,社会不断地在变化。现在的年轻人也一样,他们虽然伴随着成长的茫然,但社会给他们的机会很多。虽然年轻人毕业起薪不高,但社会整个风气在开放,比如做面包的吴宝春、做厨师的阿基师、品尝咖啡的冠军、甜点冠军,现在很多年轻人其实正在慢慢走上越来越多元的道路。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添盛医师讲座

文字整理|小曼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