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我始终爱着你,你是我的爱,你是我的爱。是的,你是我爱的那个人。你是我的爱,你是我爱的持有者也是我爱的旁观者。你是我遍布世界的爱,你是我在地球之上的爱,你是我超越地球的爱。我的爱为了每一个人。

当然,我远不止是蛋糕上的糖霜,你能知道我不偏不倚地蔓延。没有谁,没有一个单独的灵魂,没有谁,可以从我这里比你多得一点甜头或者比你少得一点甜头。

你可能会因为这世界之中广泛存在的误解而不能正视地球上的生活,你喜欢或者不喜欢的仅仅是蛋糕的一小块。当然,我必须再说一遍,虽然我是这块多样性蛋糕的造物者、设计者、供应者,烘培师,在我的调和范围之外也还存在着许多的方法来改变蛋糕的味道。

现在你会质疑,你可能会说:

父,这个蛋糕的所有部分都不公平。

从地球的视角来看,这甚至都算不上个问题。你看到各式各样的人,贫穷的,富裕的,残疾的,你看到的是丰富的反面。但是一旦你来到我的面包店,你会因为你现在还不能明白的因素而定制特定口味、颜色、形状和尺寸的面包,你甚至还会大喊大叫,不公平。你甚至可能觉得被欺负了,我没有好好招待你没有现在就为你做好。你这个想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亲爱的?

你的异议里欠缺的就是你只看到了故事的一部份,你不知道故事如何发展。你记得瘸腿小男孩的故事吗?虽然瘸他也有优势,他不能跑,因此,他学习怎样站稳。你不会觉得瘸腿不能跑是什么好事,你可能觉着这是一种惩罚。

世界,正如你看到的那样,不全是错的,亲爱的。你认为完美的东西并不全然地好于你认为不完美的是缺陷的东西。你说的只是从狭小的眼界而不是从广阔视野为出发点,你甚至可能就不想从广阔视野来看问题,你可能更愿意从一个受限的而不是一个广阔、开放、无边无际的范围来看问题,你可能还称呼这个受限的视域为标准。

你会承认,甚至是对你自己,你对公平的强烈感受可能不会带给你什么好处?当你将自己牢牢困住不能移动分毫的时候它如何能运作?对的就是对的,你说。你看到的一切,你采纳的视角,都被用来证明你的正确。也可能你认为自己的乐观被误解,世界会比你现在看到的更美好?

你内在的某个地方,你有某种意识:这世界的生活不仅仅是你视为正确或错误的层级。当前,在可以多角度看见一颗钻石之光的时候,你却没落在一个二进制系统之中。

当某个人和你说:上帝在哪儿?,你内在会知道你的答案是:为什么这么问,上帝在我心里。因此,也在你心里。

你不必为他人教导这一点,只有你自己。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somewhere-within-you.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