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er explorer 新人类扬升意识 

 2019-07-02

 

 

自由和解脱是每个灵魂从内心深处都渴望的事物,可以说是灵魂的一种自然天性,是每个人无法摆脱的终极命运和追求。但要获得自由和解脱,首先要认识什么不是自由和解脱,才能最终认识什么是自由和解脱。自由和解脱既是个人也是一体性的真理,从灵魂的角度它们是同一个目标。所以不可能通过个人主观性的需求就能达到它,只有通过一体真理才能达到它。通过认识什么不是真理来达到真理,通过认识错谬来认识真相,通过认识幻相来认识实在,这是亘古不变的灵魂设计,对每一个获得完整意识的灵魂个体都绝对适用。正是通过体验囚禁——灵魂为自身所设置的限制,才能认识灵魂的无限性和超越状态,正是通过一体意识才能有意识体验灵魂处于造物界当中的自由和解脱。

 

作为灵魂之下降的故事——亚当和夏娃的神话可以象征性地表明灵魂选择进入造物界的理由。人当初被诱惑离开伊甸园的经历,这不是上帝的一种惩罚,而是一种必然会发生的事情。亚当是灵魂的最原始状态,他意识不到他自己是谁,因为他没有获得关于自身的知识。夏娃作为亚当身上的一块肋骨,代表的是潜在于我们灵魂的原始无意识,这种原始无意识导致了被诱惑的发生,正是夏娃相信了蛇的花言巧语,想要获得智慧之树的果实,获取关于自身的知识,从而导致和灵魂极乐、源头的表面分离,即“堕落”的开始。在这里蛇的诱惑代表了摩耶的力量(原始欲望),摩耶拥有让一切事物和现象看起来真实可信的能力,让知识看起来象真理、一元看起来象幻相、二元看起来象实在的一种魔幻力量。这种魔幻力量是源头无尽光辉的影子,因此摩耶的力量也是无穷无尽的。这种力量具体化到我们的心灵当中就是七种根本暗黑力量:自私、贪婪、淫欲、嗔怒、嫉妒、仇恨、傲慢。这七种根本摩耶的力量是让物质幻相体验起来象真实的力量,类似于全息的虚假影像,个体对事物的体验完全是分离式的、对立的、多样性的,但又是具有说服力的。通过体验这些虚假影像灵魂可以获得分别性的知识。通过七种根本力量投射出来的心智,也诞生出千百万种虚假不实的价值观、思想认知和行为方式,这是无明的由来。

 

灵魂通过体验不同的形体,无意识地把身体认同为自己,把各种欲望认同为自己,把七个摩耶影响认同为灵魂本性。让不重要的事物看起来重要,让简单的事物看起来复杂,让相互联系的显现看起来缺乏关联和相互孤立……这全部依赖摩耶的诡计和诱惑。在本初,灵魂先驱亚当自然地经历着一系列的造物界进化过程并直接回到了源头。但是自从无明的污垢越来越深厚,无数后续的灵魂个体被幻相体验形成的印象所同化,再无法从幻相当中脱离出来,灵魂进入沉睡、心掌控了一切。心要体验它累积的印象就必须不断回到造物界,从而消耗这些印象,在消耗过程中又不断累积新的印象。这就形成生死的轮回体验。灵魂回归的旅程正是伴随着从无意识到有意识,从借助摩耶的力量、受摩耶摆布到有意识地认出摩耶、达到自我控制,最后实现有意识地无为,不再累积幻相体验来达到最初的灵魂存在状态。此时灵魂在造物界是有意识地体验自身,并获得了关于自己的真正知识。这是一个工程浩大的从灵魂下降到灵魂上升之旅,而从灵魂开始有意识想要挣脱幻相束缚那一刻起,就是扬升开始启动的灵魂时间。

 

下降是无意识之梦,上升是有意识之梦。尽管最终我们会证明真理是实在、无明是乌有,乌有的东西从根本上从来没有存在过,支撑无明的摩耶力量也没有实质。但在这过程当中灵魂仍然要经验无数的善恶较量,以便能够彻底地认识本性。我们的本性最初到底是恶还是善?说它是恶或者善都有一定的道理,善和恶都是本性的潜在力量,它来源于同一个原始创造力,就象真理和无知同时潜在于灵魂,善和恶同样潜在于灵魂的本性当中。但是作为那个最初的人类先驱亚当,他其实代表了灵魂的本性,他非善也非恶。善和恶都非他的本性,因为善和恶都依赖无知而起,无知的消失就没有善也没有恶,而无知本质上却是乌有。因此人的本性也是如此,当它拥有分别意识的时候就有善恶,分别意识的熄灭就没有善恶。那个原始单纯的亚当是不可能存在善恶的分别意识的,拥有这个分别是被摩耶诱惑获得知识的表现,并非他的本性。

 

善和恶都是相对的,在不同的时代、环境和条件下,善恶会相互转化和抵消,而且在实际的行动当中其动机和结果也常常不能完全地匹配。一个看似极端的恶行为也包含着某种善的种子,比如对他人的恶行为里面尽管粗暴,也会带有强加个人意志的占有式的爱;一个看似巨大的善行为也包含着某种恶的倾向,只要产生自我所做之念,就一定会滋长值得欣赏和敬仰的傲慢心理。正是因为这种可转化的动机存在,才导致善恶都不是绝对和永久的,没有永远的善人,也没有永远的恶人。在善恶的天平上没有什么绝对的平衡,只有相对程度的比例分配。如果善恶能够平衡,那他就会解脱。

 

善和恶既是知识经验,也是二元性体验的一个重要参考准则,它是一系列个人好坏、苦乐、成败、爱憎、尊卑、荣辱等极性体验的必然延伸。二元性越是多样,它所形成的印象和业力纠缠就越复杂。人心想要从这些缠绕之网当中解脱就显得无比困难。因为很可能对一个事件结果的关注包含着诸多的复杂心理需求。善和恶的争论和偏好并不能真正改变人性,因为它们来自无知,而灵魂的本性却是纯洁的。真正改变人性的是认识到真理,认识到唯有一元存在、二元是幻相(不可能在二元之外另外存有一个一元)。也就是物质体验必然是一个虚假的体验,宇宙多样性本质是一个乌有,在这个虚假和乌有里面拥有绝对的实在和一元性。也只有通过认识这个真理并实践一元才有可能最终实现灵魂的自由和解脱。

 

尽管扬升在某种意义上也并不真实存在(它是不断感觉到业力松绑而获得的内在上升体验)。但在漫长地善与恶的实际较量当中,我们还是会非常“真实”地体验到一切善恶的存在及其带来的快乐和痛苦,体验到我们内心善力量的增长,恶力量的减弱和消除。物质幻相尽管虚幻不实,但无不受到因果律则和业力法则的约束。这个过程也许是长期的,也可能在某个阶段是一个快速的前进。摩耶的力量越垢重,我们体验到的世界就越黑暗、压抑、逼迫。只有在净化掉这些内在摩耶力量及其带来的后果的一半以上,我们才会体验到一种灵魂的上升状态,我们体验到的世界才会开始变得光明、轻盈、实在,离实相越来越近。

 

回归之旅意味着要做很多的内在工作。这些内在工作的成果之一就是不断地割断和世界的纠缠,从扭曲的世俗关系当中获得纠正、平衡和恢复自然状态。它是一个不断“抖落”不必要责任的过程,但那些抖落的仅仅是我们由内在的贪嗔痴的思想和情感所建立起来的一整套复杂生活关系之网而已,以及纠缠于这一切关系当中的过往业力联系,这一切看起来都真实无比而且强大得让人窒息。

 

沉迷于世俗生活的游戏无益于让自己被掌控在摩耶的幻相游戏当中,虽然我们的灵魂本性并不会受此污染,但是那些无意识当中的善恶观念及其二元分别仍然会让心灵饱尝苦果,因为不符合本性的事物最终是不会带来持久的自由和解脱的,不真实的事物也是不可能带来真实满足的。只有认出我们的本性,并有意识的跟随本性的意愿才能带来真正的自由和解脱,依赖于我们根深蒂固的思想和情感,将世俗观念强加于真理之上,将无可避免创造出更多幻相的纠缠。

 

三维度的物质世界是一个摩耶力量肆意横行的世界,所以常常被更高维度世界视为一个囚禁灵魂之地(但也是意识被迫快速成长之地)。当七个摩耶力量很强大的时候,物质世界就会发生很多灾难,即是末世景象和人类最痛苦的阶段。但是依照内心当中同样潜在的七种实在力量,如无私、正直、纯洁、仁慈、诚实、宽恕、谦卑,就可以认出真理教导的重要价值。认出自古以来真理的化身和以及他们留存下来带给人类的教导。

 

摩耶的力量极其强大,有时候我们觉得已经不受其掌控,但事实并非如此。因为在根本上认清楚这种力量必须要有足够的体验,那是灵魂所必须要获得的体验。正是通过善恶的两种极性体验让人心最终厌倦并渴望超越它。执着于物质和金钱带来的心理满足可能被认为是一种贪婪的表现,但是对物质和金钱的极度蔑视也可能是另一种贪婪的表现。对欲望的追求和对禁欲的追求,对世俗的追求和对上帝的追求,同样可能都是出于一种贪婪的动机作用。只是一种表现地直接,一种表现地微妙而已。有时候生活中的暂时挫折和打击让我们的动力丧失,也会给我们已经彻底放下这种贪婪的错觉。这些都属于摩耶制造出来的幻相。只有通过平衡两种极性的摇摆我们才可以真实地看到我们的内心,看到贪婪呈现出的不同样貌和伪装,而这总是从自己内心当下的实际动机和行为观点透彻地观察和了解开始的。这些都是非常个人化的体验过程,所以扬升过程也是完全个人化的践行过程。

 

现在是我们对世俗经验及其各种错综复杂关系的理顺和放手的时刻了。也正是基于源头的意志越来越强烈的在这个世界显现,对我们自身真实需求的觉悟,自身对于意识扩展和向真理靠拢的本性使然,这是扬升来临之前和过程当中唯一不变的主题。光明来临之前总是有一段特别黑暗的时刻,尽管它们也是幻相带来的反作用力。如果你能深刻地认识到世俗世界的大部分人,包括我们的父母辈、亲人、伴侣及朋友仍然被摩耶的力量深深掌控,很少有松动的时候(如果松动即是人类意识大量觉醒的时刻)。它表现在各种错谬和愚昧的思想观念当中,带来的各种非自然、受限的行动和行为,以及对觉醒和真理的无知和抵触。

 

这些现象如同低电压正弥漫于整个社会结构和家庭关系的每个角落当中,你要知道从内心放下它们甚至割断与它们的联系并不是一件什么坏事,它意味着放弃对它们的幻想和依赖,确立精神独立性,它是你扬升道路上的必然和必要保证。它是必然会发生的一件事,即使你目前是心存侥幸或是等待时机成熟你都会经历那一刻。不能支持我们的必然不会留在我们的关系和正常意识当中,而扬升带给你体验的将是完全不同的存在状态。

作者: yachak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yachak》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