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动EVENT  2019-05-22

编辑 马克兔文

 

 

  

Zingdad  2019.5.20

 

 

2019.5.20

为何更新缓慢?(上)

我收到很多邮件,它们是那些一直关注我的文章和视频(特别是阿达姆的传讯)的人发来的,人们想知道什么时候可以收到下一个更新。

这通常是一个非常合理的问题,因为有时两个更新之间的间隔很长。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距离我上次发布阿达姆的谈话已经有四个月了!在那段时间里,我的读者没有听到或看到我的只言片语。可悲的是,这不是我写作中第一次如此长时间的中断。

我喜欢有一个固定的时间表,根据这个时间表,我每月都会发布一篇主要文章,并在此期间发布一些博文 也许是每周一次。但我根本无法达到目的。我一直在批评自己,并为此自责。直到最近,我觉得有些不对劲,我需要努力工作去发表比以往更多的文章。

然后,今天,一个突如其来的想法震惊到我:为什么不问问阿达姆对这个局面的意见!因此我问了阿达姆,我从他那里得到的内容确实是最有用的,实际上是革命性的。并且,阿达姆与我分享的很多内容对我来说都是非常个人化的。

正常情况下,这次对话的部分内容,我从来没想过要公开发表。你们看,我对这种自我夸大有深刻的不适应。阿达姆对我说的一些话 就我而言非常讨人喜欢。所以我压根没打算公开发表这篇对话。我认为这是我与他进行的许多非常有益的对话之一,我可以因此而继续前进。

但是,正如你们将看到的,阿达姆极力鼓励我公开发表这篇对话。他很清楚,这篇对话可能对其他人有用,他们也许和我一样,在与 富有成效 拖延症 做斗争。同样清楚的是,我对潜在的自我膨胀的不适应并不是我需要关心的事情。

所以,我现在发表这篇对话。因为阿达姆的要求,因为我选择不被我的恐惧所左右。还有一个额外的好处是,每当有人问我什么时候有新的更新出来时,我可以推荐他们去阅读这个对话。喏,就是下面这个

-- Zingdad

Z :阿达姆,我想跟你谈谈我个人的事情。

A :我可以帮你做些什么,我的朋友?

Z :今天的问题相当简单,阿达姆。我不知道它是否可以帮助我。但我问你是因为它涉及到你。这个简单的问题是,  “ 为什么我收不到来自你的信息?

有时候我坐在这里,什么信息都没来。有时候我得到星星点点,并且它们没有正确地集合在一起。我知道那些信息是不对的,最后我删除了我记录的内容。但是大多数情况下我没有感觉。很多时候的感觉是,我应该去做些别的事情而不是写作。这是懒惰吗?这是拖延症吗?我不知道。还有,我很挣扎,主要是你的信息不能尽快地出现,所以我想问问你。

A :噢,我当然可以帮你。但在我回答你的问题之前,我问你一个问题:当你设法写一些东西时会有什么不同?

Z :一切!我可能有数月数月的挣扎,然后,某天早上醒来后感觉不同,我感觉准备好了。

A :接下来呢?

Z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容易。我坐下来并写出文字。但那并不是说毫不费力。获取信息是 繁重的 任务,在大脑里整合它们需要做许多工作。写作本身很容易。只需要进行一些编辑和整理,确保字词尽可能完美地表达我最初收到的内容。当然写作需要我动手敲键盘,但过程流动畅顺并且我觉得我可以完成它。

A :所以写作从胶着状态和不可能突然变得非常可行。

Z :对的,就是那样。

A :那么,有什么变了?你在其中做了些什么让写作变得可行了?

Z :我希望你能告诉我。然后我就可以随时做任何事情,我就能够继续我的写作!

A :(阿达姆笑了起来,大大的、长长的、和蔼的、肚皮颤动的笑。)噢,我亲爱的、可爱的孩子。你没看到吗?在你能够成功地写作时,你并没有做任何不同的事情。那仅仅是为了让你在剩下的时间里有一些非常不恰当的期望:在某种你可以控制的时间段里,你认为应该由你来公布我给出的信息。但事实并非如此。

当我通过你说话时,我并非在简单地谈论人类意识。当人类意识为我所说的话做好准备时,我会在非常具体的时间里发言。

有时候,当地球上的人类意识相对快速地转变时,我可能会有快速连续的事情要说,你会被我弄得很忙。有时候,人类集体意识中的障碍需要解决,我们便需要等待,需要一个长长的停顿。

关键是,这些事情不能匆忙进行,并且肯定不能在时机到来之前提供信息,那实际上会造成弊大于利的局面。

有时候,事情正在按照它们应该进行的方式进行着,这段时间也没什么可说的。

挚爱的朋友,我们不是在这里玩开心有趣的游戏!关于这一点,没有什么是偶然的,没有什么是随机发生的。我们正在一个非常有目的性、非常有意义的过程中。

所以,我请求你完全放弃这个想法:我通过你公布的谈话应该遵循你制定的常规模式。那些谈话不会跟随你的规律。当我认为时机成熟时,谈话将会出现。而且,正如你看到的那样,试图 强迫它出现 并没有让你得到任何东西。

你要有耐心。同时,哎,你的读者也要有耐心。耐心是你前进的首要步骤。除此之外,我相信你会发现,对你来说,耐心是一个非常有用的建议。

一个建议

与其纠结于每天的写作功课,你不如把把那些时间放在你称之为 调频倾听 ”(tuning in to listen) 的内容里。在那个时间段里,坐在你的笔记本电脑前 ( 这适合你的风格 ) ,用文字记录你接收到的东西。

但请注意:你不是坐下来 写作 ,你是坐下来 倾听 。如果你发现在此类倾听中收到的内容值得记录 那么将其写下来,然后按照你认为合适的方法去做。

例如,如果你在 倾听 中接收到咱俩的一些对话,那么把对话的中心内容记下来,将其添加到我的通讯中。如果你发现记录下来的对话在逻辑上是不连贯的,那么我们会考虑把它作为一个单独的 章节 ,你可以将其公布给你的读者们。

另一方面,如果你在 倾听 中接收到的内容只是与你和你的成长有关,它的价值肯定不比公开的信息价值低!相反,它更有价值,因为这是你实现你核心目标的一部分。这是有关你自己的自我疗愈和灵性成长的部分。

请记住,你要考虑到这一点:你正在疗愈你自己,并将自己与你神圣的内在自我 (divine Inner-Self) 联系起来,这时你才能帮助别人,才能提供治疗,才能接收到可分享的信息。

因此,你必须先做好自己的工作。你的灵性觉醒才是你的目的。其它的一切,包括向他人提供信息,都是次要的,那是你实现真正目的的有益的副产品而已。没有更多,也没有更少。

我看你对此有点困惑。你的灵性觉醒是你个人的事,非常个人化的旅程。它发生在私人的层面,或者顶多是与最亲近的人互动。即使你的灵性觉醒突飞猛进,也不需要大张旗鼓宣传。

相比之下,你的 公共 工作,获得了相当多的关注。它带给你 ( 几乎是普遍的 ) 积极的认可。它也成为你金钱上自给自足的手段。所以,你获得了金钱和公众认可两方面的收获。除此之外,你还提供一系列的疗愈服务,那些服务有目的地帮助你、为你提供疗愈的感受。所有这些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组合,很容易看出你会因此而感到困惑,认为这个次要的好处是你的主要目的。因此,现在是最恰当的时刻去提醒你:事实并非如此。

我再说一遍。你这一生的目的是你自己的觉醒,无论你做什么,那都是次要的。

Z :我可以问 ... 这不是每个人的目的吗?

A :不要在这里岔开话题,可以吗?我现在在和你说话, 谈的是你,不是其他人。所以我直接回答你,不,绝对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旅程,他们都是因为自己的目的而出现在这里。那些选择在此生提升意识密度的人,将与你分享这个觉醒目的。就这一点而言,你们是一个很小的少数。

现在,回到你的问题上。这种 调频倾听 的日常纪律绝对至关重要。如果你不愿意接收它,那么确实很难向你发送信息。通常我们必须等你提问才能给你答案。

以这个对话中发生的事情为例。实际上已经有几年了,你一直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你一直在折磨自己。因为你不能轻松地坐下来,写下你知道的你被召唤要写的所有东西。你一直在责备你自己,因为你知道还有两本《扬升书》要完成,你和 Llualarth 合著的书已经动笔了,还有关于 的书的新想法,你甚至还没开始动笔,而你的灵魂告诉你,你必须写。你只是觉得你跟不上这些计划,而你实际上是在折磨自己。

Z :喔喔喔,阿达姆,我认为你夸大其辞。我不认为我在做 折磨自己 的事情!

A :你可以使用你选择的任何字词来标记你的行为。但是,有人在做选择的时候,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他们有些不对劲,他们自己失败了,他们让别人失望了,他们没有实现自己的目的,他们没有送出自己的礼物,他们正在让自己的神圣内在自我离去 等等等等 无论如何,他们,或全宇宙的任何其他人,应该做得比他们正在做的要好一丝丝 但那是不可能的。对于我来说,那听起来像是一种令人震惊的自我虐待形式。我不认为自我折磨是对这种情况的夸大其辞。

Z :我 等一下。我不能做得更好?没人可以吗?

A :阿恩 *… 你显然还没理解我在这次谈话中告诉你的一切。不能。你不能接收和记录超出你能力的东西,或者比你拥有的更好、更快的东西。或者,相反地,要求完全准确的的东西。你可以花时间和精力去探索各种外围信息。你可以与我、与神圣喜悦 (Joy-Divine) 、与大师 8 、与任何数量的其他存有一起探讨无数的话题。你可以整日整夜地写作阳光下的任意数量的主题。但这意味着时间、精力、资源会被转移到你的核心目的之外

Z :核心目的是我自己的成长和疗愈。

A :正确。如果你放慢了自己成长和疗愈的步子 …?

Z :那我接收核心信息的速度会变慢且低效。

A :哈,看上去你终于明白了。一切都在按照神圣意志、神圣的正确秩序展开着。你不可能更快或更好地做到这一点。如果其他人有不同的想法,那是他们的问题,让他们去做得更好。当然,有很多人正在做各种好工作,接收各种有价值的信息。我不想评论别人正在做的事情。但是有一条核心消息是你自己提供的:没人可以完成你要做的这项工作,没人可以质疑你接收和传输信息的清晰度和保真度。

Z :哇,好的。谢谢你与我分享这个信息,阿达姆。我听你的,我欣赏你所说的一切,我知道那是真相。我会应用我所学到的技能。我会按照你的建议,每天花时间 调频倾听 。如果我得到像这样的个人消息,我会把它留给自己。如果我得到的内容能让别人产生更大的兴趣,那我会发布它们。所以,谢谢你,我期待在下一次的 调频 课中再次与你交谈。

A :呣,好的。两件事:首先,这个对话还没有完成,还有更多我要告诉你的。其次,我希望你在这个对话完成后公布它,其他人会发现它很有用。

Z :阿达姆,不。公布这个对话令我感到不舒服。

A :可以保留你的反对意见直到对话结束吗?届时我们再去处理它。现在,我想对你的读者、你的观众说话。

( 未完待续 )

 

 译自:Zingdad.com

原文地址:

https://zingdad.com/blog/217-adamu-why-is-the-next-release-taking-so-long

 

 

【相关阅读】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