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有些人可能无法接受:与其他次元的存有交流是可能的。但它确实在我生命中发生过,我没有渴求过它,但它就是发生了。从那以后,我几乎每天都与透特(Thoth,埃及智慧之神)跨次元交流(我和透特并非像我们现在这样用言语交谈,而是用的一种心灵感应与全息图像相结合的方式交流),这个过程持续长达数年。现在我知道,当我还在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念书时,我与透特的个人关系就已经开始了……摘自本书‘我的故事始于伯克利’”

 ——作者:Drunvalo Melchizedek

 

它从未改变,却被遗失

 

远在苏美尔人出现之前,在埃及人创造萨卡拉金字塔(Saqqara Pyramid)之前,在印度文明达到极盛之前,灵性便活在人类的身体里,活躍在每个高度文明之中。人面狮身知道真相。我们远比所知的伟大,只是我们遗忘了。

  

所有的生命都知道生命之花(Flower of Life)。全体生命并非只有此处,而是每个世界都明白它是创化的图腾——是进入与离开的方法。灵性用这个图腾创造了我们。你明白它的真实,它就写在你之内,存在于我们每个人的身体中。

 

许久以前我们从很高的意识跌落,这段记忆刚开始浮现。新旧意识在地球的诞生将永远改变我们,并还给我们明白只有一个灵性的知觉。

 

过去发生的事,正影响着我们生活的各个方面。将近13,000年前,我们星球上发生的一些戏剧性的事件,完全改变了我们生活的方式和诠释实相的方式。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所有的经验,包括我们正在使用的科技、曾经爆发过的战争、以及我们所吃的食物、甚至我们理解生活的方式,都是在亚特兰蒂斯末期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所导致的直接结果。

  

万物彼此相联!只有一位神,对应着一个实相,但是诠释这个唯一实相的方式几乎有无限种。有些实相是很多人一致认同的,这样的实相被称为意识层次。我们将会明白,某些特定的实相是数量极大的存有们所认同的,包括我们正在经历的这个实相。

 

呼吸方式的改变与松果体

 

我们曾经以非常高的觉知存在于地球上,远超过我们现在所及,以至于我们甚至无法想像我们曾经存在的状态。由于那些发生在16,000~13,000年前的一些的特别事件,人类从非常高的地方跌落,(这种意识上的坠落)非常像穿越空间的坠落,在一个无法控制的意识螺旋里往下掉,穿过许多意识层次,下降了很多个次元,增加了很多密度,直到我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我们称之为第三次元行星,地球,现代世界。

 

我们在生理上、作用于实相的方式上,发生了改变。其中最重要的改变是我们呼吸Prana(普拉那:能量,生命素)生命能量的方式。对于我们的生存来说,Prana比空气、水、食物或其他任何物质都更重要。我们摄入这种能量的方式,从跟本上影响着我们对实相的理解。

 

在亚特兰蒂斯以及更早期时代,我们呼吸Prana的方式直接影响着环绕在我们身体周围的电磁能量场。能量场的所有形式都是几何的,而我们要运作的是一个星四面体,它由二个反向相嵌的四面体所组成。也可以把它看做是一个三维的大卫星、六芒星。

 

人体中另一个重要的部位是松果体,它几乎位于头部的中心,对于意识有很大影响。它已经从原来的乒乓球大小萎缩成现在干瘪的豌豆,因为我们很久以前就忘记了怎么使用它。而如果你不用它,你就会失去它。

 

Prana的能量通常会流经松果体的中心。根据《光,未来的医学》的作者贾寇柏•赖勃曼的说法,这个腺体看起来像一只眼睛,你可以说它是一个眼球,在某处有个开口,开口处有一个聚光透镜;它是中空的,内部有颜色感受器。它最初的视野(虽未经科学证实)是朝上,朝向天空的。松果体腺可以从它被设定的方向起看到90度以内的东西,就像眼睛可以从我们面对的方向往上90度仰视。只不过我们看不到的是我们的后脑,松果体看不到的是下方的地球。

 

即使是萎缩的松果体,也蕴含着所有的神圣几何与对“如何准确地创造实相”的理解。

 

意识的坠落,二元对立

 

13,000年前我们可以觉知到一些我们现在已经完全遗忘的、关于我们自身的事:环绕身体周围的几何能量场能够以某种特别的方式启动,这仍然与我们的呼吸有关。这些能量场曾经在我们身体周围接近光速旋转,但是在坠落之后,它们开始减速直到不再转动。

 

当这个能量场恢复并开始旋转,就称为梅尔卡巴,它在这个实相的用途是无与伦比的。它让我们对“我们是谁”有一个更广阔的觉知,将我们与更高的意识层次连结,并且恢复我们关于无限可能的记忆。

 

梅尔卡巴(Mer-Ka-Ba)由三个更短的词组成,来自古老的埃及。其它的文明可能记做merkabah, merkaba, merkavah。它有很多种发音,但一般把三个音节分开读,每个音节都是重音。Mer 指的是某种特定的光,只有在第十八王朝的埃及才被理解。它看起来像是两个反向旋转的光场在同一个空间转动,由某种呼吸模式产生。Ka 是指单个灵魂。而Ba 指的是灵魂对它的特定实相所做的诠释。在我们的实相中,Ba 通常被定义为身体或物质实相。在其他不具形体的实相中,它指的是灵魂对它们所带来的实相的诠释。

 

我们在坠落时失去了记忆,而没有这些记忆,我们开始以不同的方式呼吸。我们不再从松果体摄入Prana并使它上下流经中央管道,我们开始透过鼻子和嘴呼吸。这使得Prana绕开松果体,导致我们以一种完全不同的方式、对唯一实相的另一种诠释(称为善恶或二元意识)来理解事情。这种二元意识的结果导致我们认为自己是从身体的里面往外看,让我们感觉与外在分离。感觉起来很真实,事实上并不是。这只是我们处于坠落状态时对实相的观点。

 

 作者:Drunvalo Melchizedek

文章摘自:《生命之花的古老秘密》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