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二)(三)

 

 

  艾克塔拉( Ektara

科学官

 

揭开无知的谜团

  从第五次元实相到第三次元实相的,通讯上的悖论,就像是一个(拥有一个电子的)氢原子包含着潜在的结合力。

  很像一个人类,氢原子也存在于它们自身的独特空间中。时不时的,它们会与其它的原子结构相结合,创造出新的构造和新的可能性。

  例如,氢和氧的结合。它们单独都是气体,是转瞬即逝和高度不稳定的,但是当它们结合在一起,就转换为一个全然不同的状态:你们称之为水。从外太空看,你们的行星的视觉特征是水。从太空中看,你们的行星主要是蓝色的。

  就像人类一样,水并不理解它自身的根源或它自己的构造。它只是根据它自己的性质或外力而移动或坐着。如果水有像(或类似于)人类一样的觉知,它也许会明白它覆盖着这个行星的约三分之二的表面。这将是它们的实相。但是它既不会理解到——它本身的创造要感谢两种气体的偶然结合——这个事实,也不会明白第三次元的实相只是一种可能性。

  只有那些从外太空看你们的行星的人们才有可能理解其轨道的性质,以及其表面的明亮颜色。

  以历史的眼光来看,我们将——人类的冒险进入太空,以及你们第一次从那个角度观看地球——看成是一个基准点,其标志着一个扩展了的人类的意识。

  有些事情在那些(看着这些来自外太空的地球照片的)人们的想象空间中发生了。地球的稀薄和脆弱的本质,连同地球那精致的美丽,对于任何人——除了最愚笨和智力缺乏的个体们以外——都变得显而易见。这个简单的(从外太空观看地球的)视角上的转变开启了一条进入更大的行星意识的通路。

  这个在视角上的转变,这个从外太空观看你们的行星的能力,是向前的一个进步,但是这个视角仍受限于第三次元的实相。

  你们作为一个人类所面临的困难是一种催眠的状态,其要归咎于你们的大脑和神经系统的作用。你们相信你们对这个世界的感官体验就是实相的全部,但其实不然。你们生活在一个远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更加广阔的,更加复杂、神秘和奇异的宇宙之中。

  你们的视觉能力是(你们的视觉神经和你们大脑的视觉中心)进化式发展的一个结果。但是这些复杂的神经系统的构造只能感觉出能量谱中非常窄的一个带宽。在没有外在帮助的情况下,你们无法看到紫外线、X光或伽马辐射,更不用说你们的科学尚未发现的更高频谱了。但是由于你们对这个世界的感官体验是如此的庞大,所以你们相信其是真实的,但实际上无论你们感觉到什么——无论是通过你们的眼睛、你们的耳朵、你们的感情、你们的味觉或触觉和嗅觉——它们都只是位于你们面前的东西的一小片而已。

地球上的智能

  有一些存有,他们处在电磁频谱的其他部分中,你们不能也不会感觉到他们,但是他们在你们中间行走,在你们之间移动,在这个地球上。这里我们并不在谈论来自外太空的外星人。过一会儿我们会转到他们的话题上去。现在我们谈论的是你们行星上的共同居民。

  如果你们训练你们自己变得有可能感觉到你们周围更大的宇宙,则你们也许会发现我们正在说的事情的真相。可对于你们中那些被封闭和已经习惯于重力监禁的人们来说,我们的话听起来肯定就像是某种类型的神话。

  你们的遍及世界各地的萨满教传统都注意到了这些(存在于电磁频谱之其他部分中的)存有们。萨满们经常把他们当成是灵,但是对我们来说,他们只不过是位于存在的不同的振动场中。对我们来说,他们只是另一种形态的,有着(就像人类一样的)希望、梦想和渴望的意识。与这些(生活在你们的地球表面和地球内部的)高电磁(频谱)智能交流是有可能的。

  有一些这样的电磁智能生活在你们的大气层中更高的海拔上。

  如果你们与一个电磁智能接触,要意识到它也许是善意或恶意的,并且在某些情况下会很中性——既不是为了你们,也不是针对你们。一些这样的与地球有关的电磁智能有着比你们更先进的有限的技术,并且他们中有一些人以圆盘形设备旅行(译注:不是飞船,而是设备,后面会进一步提到他们没有飞船),并且这些圆盘能从更高的电磁频谱进入第三次元的时间和空间的外围。

  换句话说,当你们看见一个UFO,其也许是来自外太空,但其也有可能是来自于地球。因为你们人类只能看到你们眼前世界中的一小片,所以你们倾向于相信你们是最智能的物种。我们会对此提出异议。我们要说,鲸类动物在某些方面要更加的进化,在我们心里毫无疑问的是:栖身地球的高电磁(频谱)智能在很多情况下都要远远的超过人类智慧。

  我前面说过,你们生活在一个远比你们所能想象的还要更加神秘和更加奇异的宇宙之中。

  在我们早期的地球探索中,在现代智人出现之前,我们遇到过那些属于行星上的高电磁频谱的智能。他们在你们成为一个物种之前就已经在这里了。

  在你们早期的史前时期——意思是你们的历史中那些尚未被(以一种你们能认识的形式而)记录的时期——有很多早期人类都感觉到了这些高电磁(频谱)智能的存在。感觉到了这些存有们之存在的早期人类变成了萨满,并且萨满教传统在世界各地都有发展,他们每一个都被他们的地理位置所塑造。他们在这个世界的某一个地区比在其他地方更多的遭遇到了不同的高电磁(频谱)智能。

  根据我们看待事情的方式,世界各地的萨满教传统之间的差异,一部分并不应只归咎于地理位置、文化和历史,而是这些差异一部分是因为萨满们在这些地区遭遇到了不同的高电磁(频谱)智能。

  (除此之外,)再把地外智能(的情况)加到这个非常复杂的状况当中,你们就得到了一幅非常、非常复杂的织锦画卷。

  我前面说过,人类所遭遇到的UFO有一些是地外起源,而有一些则是地球起源,这些地球起源的能采取(在频谱上比你们更高的)电磁智能的形态。并且这听起来也许很古怪:这些飞艇有一些是来自于你们的未来的,人类起源的访客,他们为了探索和理解的目的而旅行回到过去。这些来自未来的人类旅行者有一些人回来是为了试图改正他们所认为的“不平衡”。

  根据我们的观察,大部分的这些来自你们未来的人类访客都以圆盘形飞艇旅行,因为这是他们开发出的主要技术。以最正确的说法,我应该说那是你们开发的。因为这些访客是你们未来的祖先。这是一个非常怪异的情况,以至于也许很难被理解:未来的人类乘着圆盘形飞艇穿越你们的时间的这种可能性,只不过是扩展的意识的一种表达。换句话说,不只是你们对三次元实相的理解是狭隘的和有局限性的,你们对时间的理解也是受限的。

  当一个物种到达发展中的某一个点,在时间中向前或向后旅行的能力就简单得像是进入你们世界中的一辆地铁。请想象一下未来的人类会怎么样通过时间流动力学的扩展镜头,来看待他的历史和他远古的祖先——意思是指你们。

  你们认为时间在一条线上流动,但是,这就如同(对于物理实相的本质)你们的感觉对你们发号施令一样,是在限制一种理解。你们生活在一个远比你们所能想象的还要更加复杂的第三次元存在之中。

  你们位于时间中的一个点上,未来的探索者们正返回到这里,为了找出什么地方出了差错。你们位于时间中的那个尖点上,你们是众多观察的观察对象。对于未来的人类来说,你们就像是尼安得特尔人。

  这是其中一层的复杂性,请允许我们再加上另外一层吧。

  我们现在所谈的是地球上的智能,意思是指人类(未来人类)和高电磁(频谱)智能。下面让我们谈一下地外智能。

地外智能

  在这里,我需要提出一个流程图。让我们先从三种地外存有的分类开始,然后再进一步从其扩展开。

  首先,之所以存在着你们所称为的外星智能,只是因为你们还没有理解他们的本质。(当我说,对他们来说你们看起来同样是外星人的时候,请相信我)

  第一类——没有优先,而是按照任意顺序——是那些拥有旅行用物理飞艇的外星人。这些地外智能有一些待在第三次元的飞艇中,你们会称之为飞船。他们中有一些有能力以某种方式转换他们的星际飞船的分子结构,而能让他们从一个次元上升或下降到另一个次元。

  我们大角星人拥有这项技术的一种非常先进的形式。其能很容易让我们的飞船根据需要移动进入其他次元。我们的飞船主要驻留在第五次元,但是在需要的时候能进入更高的次元,并且在非常、非常罕见的时刻,我们也曾转换进入过第三次元实相,但是这么做要花费巨大的能量,所以轻易是不会这么做的。

  第二类地外智能访问者涉及到高电磁(频谱)智能。类似于地球上的高电磁(频谱)智能,这些存有们没有飞船或飞艇。他们穿越空间就如同穿越不同种类的电磁场——以集体的、单独的或两者皆有的方式。他们拥有单独的身份,而且能够集体的移动。

  第三类是最怪异的一类——尽管对你们来说我一直在谈论的一切似乎都很怪异。这些地外智能是来自遥远文明的一种心智的投射。他们是只是来进行观察的多个能量点。他们不会进行互动。他们完全是为了他们自己,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观察,观察有什么正在你们的行星上和在你们的太阳系中发生。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