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生活是一出肥皂剧,我的孩子们多有戏剧天份呀,世界之内的生活就是块大画布。

从大戏到烘干机中褶皱的衣领都可以寻见悲剧,或者一支遗失的笔或者一封遗失的信,你可以将悲剧说成任意东西。一个悲剧为另一个悲剧留出想象的空间,一堆的悲剧又退出。

我的许多孩子实际上看起来象是喜欢戏剧超过平和,这是一种选择,就象:

杰克和吉儿坠落山崖的时候,就有一种动力,除非他们能抓住一截树枝来终止他们下跌的势头,要不然这个动力他们就会让他们下坠翻滚直到摔在山脚。

假设你生活的戏剧中有一种动力让你滚下戏剧这座山,甚至在山脚,你也能发现更多的戏剧,一块钱,或者一块隐藏的珍宝。如果没有坠落,你如何能发现珍宝?

为何摔下山会这么神奇?为何你卷入戏剧?

一个原因可能是你更感兴趣于所发生的事情而不仅仅是其他事情,你可能很愿意投入持续进展的事情之中而不仅仅是只对存在感兴趣。存在是基础,发生就是它于表面的浮现。表面就是戏剧存在的地方,表面就是竞争存在的地方,在这儿你可以赌上一把,有时候还能赢上几次。存在是坚实牢固的,它支撑着所有的行为和可能的结果。甚至在你遗忘了存在的时候,它依然确定无疑。

某种意义上,你匆匆忙忙间碰上红灯或者爆胎或者找不到钥匙找不到钱包,从你停顿于红灯起,你的日常生活就塞满了戏剧。戏剧,戏剧,戏剧。

存在可以依靠,存在藏在场景之后。

在世界上,总是头条新闻得到展示,但是我可没有地方去登个头条说:你是存在。

我也没在哪里听过好莱坞说存在是所有电影里的大明星,也没有哪儿有个存在的追星俱乐部。对存在的喝彩在哪儿?嘿嘿嘿哈,存在!

存在是理所当然。当然,它可以!它总与你在一起。存在不吹号角,它不搞大动作。存在不引人注目。存在可以依靠,它是基础,它时刻准备着。你撰写的小说需要多稳固?

一旦你渴求戏剧,你同样也在渴求奇迹,你需要它们,你希望它们很糟糕。存在寻常可见,它是它自己的奇迹,然而存在不炫耀。存在是一切可能性的范畴,可能性远比它的起源更吸引你。

这就是日常生活。暂时做个很重要的假设:存在自顾自地离去了。

你希望有些激动人心的事情告诉邻居,你也希望你的邻居将她全部的新鲜事都告诉你!

你不喜欢日常琐事--或者你喜欢?你想有些事情来讲述,你的目光停留在他人、新闻和头条之上。

原来如此。

你不太热衷于向内看,是的,你宁可向你的外在探索也不愿意内视,你宁愿动着不愿意静静坐着,这就是人类生活,亲爱的,这就是你来地球的目的,这很好,相当好。

想一想你从哪里来要去哪里要在哪里停留要在哪里徘徊,这很好。去爱所有这世界里与你并肩生活的人类存有,这很好。你是神圣的。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momentum-builds.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