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球的生命与意识》

 

 

 

光之工作者的灵魂,远在地球和人类形成以前就诞生了。

 

灵魂在波之中出生。在某种意义上,灵魂是永恒的,无始也无终;但从另一层意义上来说,它们是出生在某个时间点——就是在这一刻,它们的意识接触到个体自我感。在这之前,它们早已经是个「可能性」了,但那时还没有「我」和「他者」的意识。

 

当某种界线被用来区分能量群时,就产生了「我」的意识。我们必须用一些比喻来解释。想象一下海洋,把它想成一个巨大的流动能量场,能量流不断地交融又分开。想象某种意识弥漫在整个海洋,如果你想,可以称之为海洋灵魂。过了一段时间,海洋中有某些地方出现意识集合,那里的意识更集中,不像周围的意识那么分散。整个海洋都在分化,形成各种透明形态,这些是意识的集中点,独立于周遭环境而移动。它们体验到自己不同于海洋(灵魂),这就是初步自我感或自我意识的诞生。

 

为什么意识的集中点会出现在海洋的某些部分,而不是其它地方?这很难解释,但你能体会到这个过程是自然发生的吗?当你把种子撒在大地,你发现那些萌芽的小小植物会按照自己的时间和节奏生长——有些不会长得像其它的那么大,或那么容易成长;有些根本就不长。分化的状况遍及整个土地或能量场,为什么?因为海洋(海洋灵魂)的能量会直觉地为它的多流意识或多层意识寻找可能的最佳表现。

 

当个别的意识点在海洋之内形成时,有种力量会从外部对海洋造成影响,或至少看起来是这样。那是神性灵感的力量,可被视为你的创造者的男性面。由于海洋代表了女性的、接纳的那一面,男性面则可以想象成注入海洋的光束,加强了分化和分离的过程,形成个别的意识团块。

 

海洋与光束共同塑造了一个实体或存在体,可称之为大天使。这是同时具备男性面和女性面的原型能量,而且是一个会向你显化或表达自己的天使能量。

 

当灵魂诞生为个别的意识单元之后,就会慢慢离开海洋般的合一状态,那样的状态长久以来都是它的家。灵魂越来越意识到自己是分离的、独立的。

 

于是,灵魂第一次产生失落或匮乏的感觉。当灵魂踏上作为个别实体的探索之路时,会带着对整体性的渴望,冀望属于某种大于自身的事物。灵魂的内在深处会保留对某种意识状态的记忆,在那个状态中,万物合一,没有「我」与「他者」之别。灵魂认为「家」应该就是这样:一种令人狂喜的合一状态,一个具有全然的平安和流动性的地方。

 

带着这个记忆,灵魂展开了走遍实相、走遍无数经验和内在探索领域的旅行。新生的灵魂受好奇心驱使,非常需要「体验」,这是海洋般的合一状态里缺少的元素,而灵魂现在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自由地探索任何事物,自由地以一切方法寻找整体性。

 

宇宙之内有无数的实相可供探索,地球只是其中之一,而且从宇宙观点来说,地球形成的时间相当晚。实相或次元总是源自内在的需求或欲望,就像所有受造物一样,它们都是内在愿景和思考的显化。地球就是从一股内在渴望中创造而出,渴望着集合来自彼此冲突的不同实相的元素,想成为大量影响力的熔炉。这点后面会进一步说明,现在你只须知道:地球在宇宙舞台上是一个相当晚出现的成员,而许多灵魂在其它实相(行星、次元、星系等)已经探索和发展了很多世,甚至老早在地球诞生之前就存在了。

 

光之工作者是早在转生到地球之前,就在其它实相经历过许多许多世的灵魂,这就是它们与「地球灵魂」的区别。地球灵魂则是个别意识在发展初期,以肉体形式转生到地球上的灵魂。有人或许会说,地球灵魂是在自己灵魂的婴儿阶段展开它们的地球生命周期,那时,光之工作者的灵魂早就是「成人」了,已经有过许多经历,它们与地球灵魂的关系,就好比父母与孩子。

 

地球的生命与意识

 

地球生命形式的演化与地球灵魂的内在发展紧密交缠。尽管没有一个灵魂被束缚在特定行星上,但地球灵魂可以说是你们这个行星的原住民,这是因为它们的成长和扩张大致与地球上的生命形式一致。

 

当个别的意识单元诞生时,在结构和可能性上有点类似单一的肉体细胞。正如单细胞的构造相当简单,新生意识的内在运动是透明的,尚未出现太多分化的情况,未来是无限可能的世界——在肉体和灵性上都是。从一个新生的意识单元,发展成一种自我反射且能够观察环境并做出反应的意识,这个过程大致上可比作一个单细胞组织发展成一个用多种方式与环境互动的复杂生物体。

 

我们把灵魂意识的发展与生命的生物学演变作比较,这不只是种譬喻。事实上,发生在地球上的生命演变,是基于地球灵魂对探索和体验的灵性需求;这份探索的需求或渴望,产生了地球上丰富多样的生命形式。我们说过,创造永远是意识内在运动的结果。尽管目前科学所接受的演化论,在某种程度上正确阐述了地球上生命形式的发展,但它完全忽略了内在欲望,也就是这个深沉创造过程背后的「隐藏」动机。地球生命形式的增殖,是由灵魂层次的内在运动造成的;一如既往,灵性走在前方,并创造了物质。

 

一开始,地球灵魂转生成单细胞有机体——这个物质形式最适合它们尚未发展完全的自我感。而经验累积了一段时间,并在它们的意识之内整合后,地球灵魂需要更复杂的物质表现手段,更复杂的生命形式因而出现。意识创造出物质形式,以响应地球灵魂的需求与渴望——那些灵魂的集体意识是地球最初的居民。

 

新物种形成,以及地球灵魂转世成这些物种,代表了生命与意识的伟大实验。尽管演化是由意识,而不是由事故或意外驱动,但它并非按照某一条早就决定好的路线来发展,因为意识本身是自由且不可预测的。

 

地球灵魂试了各式各样的动物生命形式。它们居住在动物王国的几种身体里,但并不是全都经历同一条发展路线。灵魂的发展之路比你设想的更奇特、更有冒险性,在你之上或之外并没有任何法则,你就是自己的法则。因此,如果你希望从猴子的角度体验生命,你可能会在某一刻发现自己活在猴子的身体里——从出生开始,或只是短期居留。灵魂——尤其是年轻灵魂——渴望着体验与表达,而这种想要探索的迫切需求,对于在地球上蓬勃发展出多样的生命形式有重大意义。

 

在这个伟大的生命实验里,人类生命形式的出现,标示着地球上灵魂意识发展的一个重要阶段的开始。在详细解释之前,我们要先大致上讨论一下内在灵魂发展的阶段。

 

选自《灵性炼金术》 约书亚通过帕梅拉传导

译者:阿光 / 李平 / 林荆;

摘录编辑:柠静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