醒时、睡时、梦时,知你如光。

如果你可以在醒时、睡时、梦时都进入光,当然这是更深的功夫,这更深的功夫也是密宗提到的梦瑜伽的功夫。梦瑜伽提到过,首先要在进入梦的当口,也就是从清醒移入梦乡的这一瞬间的中间,你必须首先在这一瞬间的中间认出意识的明光,一旦认出了,你将有能力带着这个明光进入梦中,这个时候你的梦将不再是灰暗的,而将是明亮的、彩色的,将是能够控制甚至掌握的。

你将能够在梦里尝试出现任何希望的场景,你希望出现一棵树,就会立刻有一棵树出来;你希望出现一个想看到的人,就会立刻有那个人出来。因为它是一个梦,你开始创造它,你开始在梦里变得有那么一分的意识。

大多数人进入梦就是无意识,所以只能随着梦走,是梦在带领你。当在梦中变得有一分意识的明亮,你开始能够引领方向。当你有这个能力,意味着死亡在你面前变得如梦一般,因为死亡其实也是一个更深的梦。如果能够在活着的时候、在梦中安住在光明中,在梦中保持一分的意识状态,那么你将有能力在死亡当中也保持意识状态、保持你的光明。其实死亡的仅仅是身体,连大脑都不是完全死亡。

密宗也曾经提到过,实际上,你的思想是一种微妙的物质形式,它不完全是非物质,更倾向于物质,任何一个人死后,他的思想是散发到周围空间里的,以非物质的方式、以能量的方式散发到周围的空间里,所以思想仍然是一种微妙的物质。

这就是为什么当一个愤怒的人离开房间以后,如果你走进去,仍然会感受到整个房间的气氛当中有某种愤怒,虽然你并不知道前一分钟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着。或者一个忧伤的人住过的房间,当他死了以后,如果你在短时间内走进那个房间,在那个房间睡一晚上的话,你也会感受到前主人留下的某种深深的忧伤,你会被那个感觉影响,甚至都会感觉到自己变得忧伤了,这是因为他的思想、意识停留在那个房间里了。

实际上你的思想是一种物质,你的梦也是一种物质,而真正的非物质是那个光,你的意识中心的光。死亡的时候,如果能够住在那个光中的话,你将超越所有的物质,包括这个世界的物质、个人思想的物质,甚至更深层的能量的物质,它们都是物质,而你将超越所有这一切的物质。当你能够超越所有一切的物质,意味着你的意识将在一个瞬间融入真正的非物质源头,也就是永恒的源头、上帝。

密宗提到,在《中阴救度法》里面有一个即生成佛的方法。就是在活着的时候,没有能够证悟上帝、没有能够证悟佛性、没有能够证悟永恒的话,在你死亡的片刻,仍会有一个巨大的机会之门向你打开。密宗在《中阴救度法》里面提到:在死亡的片刻,尤其是在死亡的第一个片刻即断气的片刻,如果你能够维持住一分意识的话,将极有可能在那个片刻一瞬间融入永恒,也就是一瞬间成佛!这是密宗的术语,所谓的成佛就是融入这意识最终的源头,不必再回来投胎。

但是,这一瞬间据说极其短暂、转瞬即逝。接着,那些物质、那些梦境会再一次卷土重来,它会在你死亡后展现各种各样的层面、各种各样的形态。所以在中阴里面,如果能在第一个瞬间抓住那个片刻,你将超越所有的一切。而它需要你在活着的时候,就至少能够认出那个充满光的瞬间,否则你死后就更难认得出,因为它太短暂了,短暂得就像你看到超越云层的蓝天时经验到的虚明,一个瞬间以后那个虚明就没有了,你很难抓住它。所以古人讲真理其实非常容易,但真理又是最难的。

以前禅宗有个祖师叫庞蕴,六祖慧能曾经预言过他:“吾去七十年,有二菩萨从东方来。一出家,一在家。同时兴化,建立吾宗,缔缉伽蓝,昌隆法嗣。”他说,以后会出现两个大菩萨,一个出家一个在家,出家的就是指马祖道一,在家的就是指庞蕴。庞蕴是有老婆孩子的,他有一个儿子和一个女儿,非常了不起的是,他一家四口全部开悟,这个历史上都很少有的。

有一天,一家人在茅庐里坐着,庞蕴突然说:“难!难!难!十斛芝麻树上摊!”意思是修道是非常困难的,就像这十斛的芝麻要全部摊在树上,难成这样一个程度。庞婆听了不以为然,接着说:“易!易!易!如下眠床脚踏地!”也就是像下床脚踏地一样轻松平常,没有什么神奇。最后,他的女儿庞灵照说:“不难也不易,百草头上祖师意。”她的看法是,修行既不像父亲说的那么难,也不像母亲说的那么容易。百草花木,其实都有祖师意在上面,只是你抓不住,你一看到那个花开了,其实它也在向你显示那个永恒的真理,一朵花在向你开放,那个草在你面前随着微风摇摆,这都是在向你显示出祖师意,向你显示出那个真理,旷野里的一棵树伫立在那,它也是在跟你显示出那个真理,所以就是那么容易。         

庞蕴知道自己要圆寂了,就跟他女儿说:“我可能今天下午就要走了。”他女儿说:“啊!不不不,你怎么可以下午就走了!你先等一会啊。”他女儿就到房间里门一关,腿一盘,自己先走了。她的功夫已经到了这么好的程度,为了能够先于父亲离开,有意开这个玩笑。庞蕴进房间看到女儿后,拍拍她的背,笑了笑,说:“好吧,那我就下午走。”这些大祖师啊,已经生死自在到了这种程度!

如果你能够达到:在醒时、睡时、梦时都能够在光中,你才有能力达到像庞蕴这样的生死自由,这个是完完全全的真功夫。虽然第六十一条只用了这么短的一句话来形容这件事,但是这句话自古以来达到的人却很少,只有可以数得出的几个人,像莲花生、六祖慧能。

在醒时、睡时、梦时,如果你真的能够完全在光里,你才有能力达到这样一个深度,这是非常深的。《六祖坛经》里提到,你真正要达到如此的深度,几乎需要一生的时间,真正的安住在这个意识的光明当中,它才会渐渐地加深,以至于深到你的睡时、梦时都在明光里面,这个是真功夫。

摘自《融入永恒——中道湿婆经的 112 条道路》

 

SOURCE: https://mp.weixin.qq.com/s/ggZYNk1CF1KhJR73oViq-w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