乔治·斯坦科夫 启动EVENT

  编译 | 马克兔文

 

第四章:心灵,心智和灵魂,以及它们的能量作用

 

在讨论了身体作为灵魂的一个能量 U 子集之后,我们现在转向 人类 物种的其他子系统。我们从心灵开始。

心灵,也称为情感身体,包括所有的感情(情绪),如恐惧(焦虑)和爱。它由 7F 创造能级的低频成分构成,也可以影响电磁频谱。因此,心灵比身体有更高的频率范围,但比心智的频率范围低。心灵在人际关系的环境(例如业力)中有许多功能。作为人格的一部分,它从根本上塑造了每一个化身。

在化身期间的心灵基本结构是灵魂在化身之间进行一种谨重选择,取决于她在这个特定的化身中为自己设定的任务。在哈塞尔曼和施莫尔克的《灵魂的原型》一书中,可以找到关于这个主题的一个很好的介绍。

按照任务的不同,每一个灵魂都被分配以一种特定的能量。在 7F 创造能级中有七种类型的灵魂能量,它们具有普遍性。灵魂七种角色(能量)的定义如下:

1. 治疗者  

2. 艺术家

3. 战士

4. 学者

5. 圣贤

6. 牧师

7. 国王

 

它们围绕学者( 4 为中心被分组成正弦曲线,并显示出不同的能量模式,这些模式可以在各种化身中重复发现。这种分类法是神秘学领域对灵魂能量光谱的一种流行的表述方式,也可以用波动理论中的数学方式更精确地表达。

灵魂在整个化身周期中仍然残留着她的角色:因此它被称为灵魂的基本角色。每一个基本的灵魂角色都配有一个高能量的行动原则:

1) 治疗者 观念:服务;

2) 艺术家 设计 / 格式塔;

3) 战士 战斗;

4) 学者 学习 / 教学;

5) 圣贤 沟通;

6) 牧师 抚慰;

7) 国王 领导。

 

这些原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地球上所有灵魂化身的基本方向和目标。人格的所有其他特征都可以从一个化身转移到另一个化身。它们还根据自我相似原则(赫尔墨斯原则)与灵魂王国的七个主要能量相对应。

每一个孩子都是作为一个完整的人格出生的,并且有一个明确的计划,打算在其一生中实现。我所说的 人格 主要是指心灵,也包括心智,因为它与心灵是不可分割的。由于灵魂的任务在大多数时候与这些世俗人格的任务不同,世俗人格的任务源自于小我的自由意志,它可以作出违背灵魂计划的决定,这一内在的张力经常在灵魂、心智和智力之间产生一种动态的相互作用,从而导致种种决定,这些决定也会以有害的方式影响身体。后面再谈这方面的内容。

化身人格的特征是灵魂以先验的方式决定的,根据 7F 创造能级的七种基本能量,其中每一个特质都包含七种类型。它们可以被归列为:

1. 基本焦虑模式,比如,急躁、傲慢等等(每种特质有七种类型);

2. 化身的目标,比如,减速、加速、接受、支配等等;

3. 行为模式,比如谨慎、毅力、力量、攻击性等等。

4. 心理,如寡欲、愤世嫉俗、现实主义、理想主义等等。

 

此外,在每一次化身中,七个能量中心 ( 身体脉轮 ) 中的两个主要中心,由灵魂按照 70:30 的比例发展。也就是说,来自灵魂的生命能量优先通过这两个脉轮进入化身实体的物质容器中。七个身体脉轮也与灵魂王国的七种基本能量相对应。它们不仅影响着身体,而且影响着心灵和心智。对某些脉轮的倚重在地球上的业力游戏进行中起着核心作用。我将在后面详细讨论脉轮的作用。

从灵魂心灵结构的简要介绍中可以看出,化身实体的人格在他出生之前基本上是预先设计好的。此外,他还获得一个生命体验的印记,给化身之间的灵魂进行评估。由于一个化身的所有经历都被储存起来,所以所有的化身都组成一个属于灵魂的人格链。因此,灵魂是一个多维度的人格,但它实际上更多。我稍后将深入讨论这一概念。

因此,心灵不仅仅是感情 ( 情感 ) ,它也是对象,它与人类情感的众多表现相关联。这尤其适用于我下面将单独讨论的恐惧。

这种方法与精神分析学的传统观点相反,后者将人类的心理结构划分为潜意识(灵魂模式)、 I-AM( 心智 ) 和超意识 ( 超我,以外界移植的信念建立起来的 ) 。同时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学把最低等级赋予潜意识,把最高等级赋予社会强加的超意识,也就是说,从所有化身的灵魂创造的角度来看,是完全相反的。超我通过环境、移植的评价以及化身周期中的社会信念所塑造,在每一次化身中,灵魂都试图将现实的人格从她的超我中解放出来,从而让 I-AM ,心智可以向原始的灵魂维度 ( 潜意识 ) 敞开。这个过程被简述为 小我向灵魂投降 。它是光体过程启动的基础 。因此,灵魂的进化才能在她的化身周期中发生。

我认为,这一观点首次以如此清晰的方式表达出来,它揭示了作为现代心理学的基础、所谓心灵的科学、被大肆吹嘘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是一种荒唐无稽的错误方法。

 

 恐惧(焦虑)对人类中发挥着核心作用。它塑造出个性和行为。就像所有的情绪一样,恐惧是一种能量现象,可以被描述为心理层面的破坏性干扰。人类的恐惧是复杂的波浪模式。焦虑是一种心智状态,降低了心灵的星光频率,在尘世人格与灵魂之间形成能量的隔离墙。可以说,人类的焦虑是化身实体的个人门户与高我之间的栅栏看守者。如果思考一下心灵、精神和心智之间的相互作用,便可以理解这种效应。

首先需要注意的是,有两种恐惧类型:生命存在的基本焦虑非存在恐惧,后者发生的频率更频繁,并在头脑和它决定的行动中表现出来。

心智 ( 头脑 ) 具有认知功能。它感知现实,并将其作为一个记忆存储在一个像磁盘存储器的非物质身体中。按照顺序发生的事情不断地被存储,人类可以找回这些存储,因为记忆力是连续、向前看和线性时间概念的前提。为此,遗忘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由于外界的刺激和感觉在神经系统的神经元突触上的延迟摄取和处理:

人类的感知只是起到记忆的作用。

一个众所周知但却鲜为人知的事实是,五感感知到外界的刺激,在传输到中枢神经系统被人类意识处理的过程是延迟的。原因在于突触 ( 神经元间连接 ) 传入神经元的动作电位 ( 脉冲 ) 相比实际发生的事件时间延迟可长达数毫秒,累积起来并给人类的感知相对于事件实际发生要多出一秒钟。

此外,某些刺激,视其强度而定,是以相反的顺序感知到的,从而暴露出因果关系原则,因和果的原则是荒谬可笑的。然而,在建立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以及业力游戏中,这一原则在对化身实体的有限认识中发挥着关键作用。因此,因果关系原则只是地球化身周期的反映,而不是像今天科学错误地相信的那样,是一种普遍的自然规律。

由此可知,我们的感知滞后于同时发生的现实:我们所说的现实已经过去,我们只能通过记忆去接近。这种记忆又在持续遗忘的过程中附加了调制和改变。这一神经生理学上的重大发现首次以如此清晰的视角讨论。它解释了导致人类感知局限性的原理。

与人类感知的任何东西都是客观的主流观点恰恰相反,它是高度扭曲的。更确切地说,人类心灵的恐惧在其中发挥了关键的作用。

恐惧从根本上调节非物质的记忆,以便它能更好地存储扭曲现实的画面。我把这些画面称为 充满恐惧或恐惧驱动的现实 。人类不知道还有其他的现实。所以我使用 现实 这个词来描述人类对生命扭曲和局限的感知。科学家不知道这种灵性知识。但没有它,人们便不能理解作为精神和社会存在的人类物种的行为。正因为如此,心理学和社会学等社会科学被证明是根本错误的和不可知论的教导。

人类记忆和感知的这种 设计缺陷 ”( 结构性缺陷 ) 是由灵魂来决定的:它是灵魂成长的身体器官。人的记忆是精神体的一部分,构成了所有人类感官的数据库,化身实体通过它来认识自己和外部世界。记忆中被扭曲的影像不断地挑战着人类的心智 ( 心灵 ) 。由于它的频率较高,它只能通过恐惧来解开扭曲的现实图像,才能看清楚它们。这些扭曲的现实图像是一种破坏性干扰所引起的能量现象。

我们可以把人类的焦虑 ( 恐惧 ) 形象地比喻为一个折射光线的星体透镜或棱镜,它所折射的光,只允许非常局限和扭曲现实的能量图像。头脑在这些不利的能量条件下去进化。通过对错误的图像不断进行建设性的干涉和纠正,以掌握这些恐惧驱动对人类现实的扭曲。这种心智能力在古代被称为 理则 (Logos) 。它是宇宙法则新公理体系的核心,在此基础上,整个人类科学能通过一致的方式统一起来。

由于人类记忆中的扭曲过程是反复迭加的,并且在潜意识水平上半自动地运行,人类的大脑并没有意识到这一事实。

这一过程既发生在整个转世的个人层面,也发生在历史记载的集体层面上,并在尘世的星光气氛中不断增强其行为模式。人类的历史,包括当前的所有事件都可以从这个角度获得更好的理解。

心灵,连同它的消极成分 恐惧,呈现在个体和集体身上的现象,持续为心智和灵魂提供它们成长的素材。扭曲的程度是主观的,只取决于化身实体的个人焦虑的程度,以及全体人口的集体恐惧。

恐惧驱使着人口和国家,比如像德国人,他们对现代历史的记忆和关怀与他们的集体神经症有关,他们所认为的现实比那些掌握了自身的恐惧并懂得如何处理的人要扭曲得多。这里我谈的只是非存在的焦虑,这种焦虑比生命存在的焦虑更频繁地发生,更深刻地影响着人类的思想和行为。

正如我们下面会看到,恐惧 ( 焦虑 ) 随着灵魂年龄的增长而减少。幼稚的、未成熟的灵魂表现出明显的恐惧模式,会成长出一种不断产生扭曲现实图像的强烈倾向。由于这些图像在社会层面上表现出来,它们所形成的社会形态和规范,远离了真正的灵魂现实,反映的只是年轻和不成熟灵魂扭曲的、受恐惧驱使的感知,而这些灵魂代表了当今人类人口中的大多数人。

由于这些社会结构对人类的心灵和行为产生影响,它们对个人的恐惧结构起到了强化作用。可以说人们是在集体恐惧的海洋中游泳。我将在后面的章节结合光体过程详细讨论这一点。

人类认知的这一基本方面至今尚未在他们的心理 - 社会意义中得到充分确认,尽管有几本通灵书籍中可以找到一些这个主题的线索。

我们需要认识到,人及其心智 ( 心灵和记忆 ) 是由灵魂有意错误地设计出来,这样她便可以在艰苦的能量条件下获得最大的体验,也许对人类自命不凡的小我来说是痛苦的。一个人需要认识到其可以在精神的帮助下从这种困惑中解脱出来,就像解决一道难题一样,这应该成为他痛苦的化身周期的一种激励。

在这种情况下,人必须更多地认同灵魂,更少地认同身体及其在尘世的人格和目前的社会形式和规范。这是光体过程的一个主要目标,它也揭示了人类存在的末世论是一个持续的化身过程。

在这种背景下,恐惧作为人类意识中破坏性干扰的主要来源,取代了灵魂成熟和爱的能力的遥控器功能。化身周期中恐惧的强度不断减弱,化身人格的爱(建设性干涉)能力稳步增强。当我们从星体光谱的角度来看待人类的心灵时,无条件爱的能力是恐惧和焦虑的高能量对手。爱化解恐惧:

爱是建设性干涉的条件

爱,敞开、并超脱于人类的人格,将自身与灵魂和万物一体结合起来。它消除了能量障碍。从广义上讲,我们可以说宇宙是按照爱的原理运转的。因而我们的意思是,宇宙是建设性的干涉。爱是这种和谐的精神和肉体 ( 躯体 ) 的感知。就人类的感觉而言,它在身体、心灵、心智和灵魂完全和谐的振动中体现。

在一种爱的状态中,心智的运作没有扭曲,并与揭示终极真理的宇宙精神相连。人体的生物调节功能运行平稳,没有任何疾病。所有的上述现象都是能量本质,也可以用更机械 ( 科学的 ) 的方式表达。

意识到所有的精神和心理现象都是建立在建设性的和破坏性的干涉之上的,并由灵魂有目的地创造的,这样人类意识就可以成长为精神的外在参照点,从根本上消除整个道德、宗教和伪神秘学的善与恶,以及长期萦绕在人类心头的二元性,它呈现出的是一种纯粹的能量现象。这种视人类恐惧结构为纯粹能量现象的清醒认识,比任何能想到的精神疗法加一起来更能降低焦虑。

化身的周期可以像人类生命一样被理解成年龄。它们有着相同的结构:

1) 婴儿灵魂

2) 儿童灵魂

3) 年轻灵魂

4) 成年灵魂

5) 老灵魂

 

灵魂的年龄将在后面详细讨论。随着灵魂年龄的增长,化身人格的恐惧也随之减少。这是灵魂体验不断增加的结果,灵魂从一个化身到另一个化身的学习,获得了更多的勇气,并愿意面对更多的挑战。

化身实体的最大挑战是,他愿意完全脱离物质世界,并有勇气完全投入到灵魂的呵护中去。这就是基督教中所说的 上帝羔羊 的背景 。正如我们将在下面看到的那样,这种对小我的完全抛弃是成功完成光体过程不可或缺的先决条件。由于光体过程的本质完全来自高频能量,以前未有任何神秘学的来源以正确和完整的方式解释过。

爱是最有效的嬗变力量,它之所以被允许在这个世界释放,是因为它打开了通往纯净之爱的灵魂入口。这是耶稣信息的重点。此阐述将唤起人们对情感作为能量现象作用的注意。它与纯粹理性 ( 纯粹的心智 ) 的作用密切相关。


心智(根据康德的说法是纯粹理性)是人类个性中高能量的一部分,是最近发展起来的,因而也是所有人类系统中最脆弱的部分。我们可以把人的心智看作是 万物一体 精神的外在参照点。虽然它一直受到灵魂的精神支持,但在周围环境的影响下它显然进化为一个独立的权威,而环境是由灵魂创造的。

精神具有最高的频谱。它有很强的适应性,可以在身体、心智和灵魂的频率之间摇摆。从更广泛的意义上说,只有精神。灵魂就像人一样是一种特定形式的能量,是由精神创造和运作的。精神是一种秩序和启迪同时存在的力量。

我们已经说过, 万物一体 ,即精神的所有部分都是逻辑数学性质的能量 U 子集。正因为这个原因,精神是完美的纯粹逻辑。同样的原因,古代哲学家把精神的表现理解为理则。因此理则既是所有时空现象的普遍规律 ( 宇宙法则 ) ,也是逻辑的缩影,人们可以掌握精神上的理智 (Nous) —— 万物一体。

人类的心智肯定还没有完全发展到能够掌握理智,因为它在不合逻辑的方式上运作得很好。心灵上的扭曲在恐惧的人那里尤其发挥着决定性的作用。人类的心智仍然无法克服这些扭曲,把它们整理好,从而与宇宙精神的成就建立起联系。这种状况必须改变,而且将很快实现。

当然,在地球上化身的周期中,心智的完美并不像发展爱的能力那样发挥同样的作用。其他行星上可能存在不同的化身模式,它在其中可能是另一种相反的方式,但我们还不知道。尽管如此,一个逻辑心智的形成确实是最困难的,同时它也是促进光体过程,与灵魂建立不受限制联系最有效的途径。

心智有最高的频率,能有效地利用合理的论点消除恐惧。由灵魂预先决定的感情或情感,是充满群体能量的自发现象,它们表现出比精神 ( 纯净心智 ) 更低的频率范围。如果它们站在前台,感情会显著影响心智,降低其频率并诱发焦虑,或者增加它的频率激发爱。于是,人更多的是受感情的支配,而不是受纯粹理性逻辑的支配。

显而易见,感情是自发的、充满能量的综合现象,即便它们的频率低于心智本身,但更容易连接到灵魂,因为它们具有更强的力度 ( 例如愤怒、义愤具有极高的强度和效果,可以改变生活中的许多事情 ) 。相比之下,人类的心智强度较弱,无法达到这种效果。

其原因在于,感情是 预制的 能量现象,它比人类心智更容易与 7F 创造能级共振,但人类的心智被充满恐惧的争论所削弱,并向宇宙精神发出矛盾的信号。每当人类的心智受到宇宙精神爱的理性 ( 我指的是因果世界的能量 ) 鼓舞时,这些能量会以灵感的形式显现出来 —— 它能够创造的奇迹,是任何感情所不能达到的。

因此,化身灵魂的进化包括消除恐惧的结构 —— 例如,老灵魂的恐惧最少。焦虑的减少可能是由于爱的增加,更确切地说,增加发生在化身实体灵魂结构的内部。

这个过程可以得到心智有效地支持和加速,就像它可以被小我减速一样。心智不能没有爱,爱也不能没有心智。理想状态下,在柏拉图所说的 厄洛斯 ”(Eros ,爱神 ) 这样一个完美的极乐状态中,心灵和心智会与灵魂和万物一体爱的频率完美和谐地振动。虽然这个星球上找到真爱是罕见的,但仍然比找到一个真正的逻辑心智更容易。因此本书强调的是逻辑思维。

恐惧也是一种能量机制,它促进了灵魂在化身和非实体状态中的分离。然而,恐惧并不是一种普遍现象。恐惧也以非常微弱的形式存在于星光世界中:它是灵魂从万物一体分离的一个方向。相反,在悠闲的世界里 ( 第五维度以外 ) 根本就没有恐惧,因为分裂在合一之丹 ( 统一的灵魂家庭 ) 中被抵消了,灵魂家庭现在作为一个实体发挥作用,与因果世界中的其他实体公开互动。

就通常解释而言,这里应该提到灵魂之外的灵魂和精神世界。因此灵魂只是一种特殊的精神组织形式。既然我们是灵魂的精华,我们只能某种程度感知到灵魂的世界。非灵魂世界的组织形式超出了我们人类的理解范围,而人类的理解本身势必是一种灵魂结构。

因此,当我在谈论精神和万物一体时,我指的是灵魂的世界 —— 是星光世界的灵魂,在转世周期的灵魂,以及在他们的化身周期结束之后居住在灵魂家庭父级因果世界的灵魂。这就足够了。

 

—— Συνεχίζεται ——

  译自:斯坦科夫宇宙法则出版社

 原文地址: https://www.stankovuniversallaw.com/2012/01/new-gnosis-the-evolutionary-leap-of-mankind-serial-4/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乔治·斯坦科夫》

 【全線閱讀】《前世模式》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