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9

 

亲爱的人啊,就在这个时刻让心灵、知觉、气息、形体,溶而为一吧。

你要以这样的心来开始温养。也许大家完全没有理解让心灵、知觉、气息、形体溶而为一吧的含义,这句话讲得太抽象了,而中国的古人在描述这件事情上几乎超过湿婆经。

王勃的《滕王阁序》里有一句千古流传的名句,“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你能领会那个意境吗?这句话根本没有含义,只有意境!

当读这句话的时候,你突然就看到了一个画面,好像自己就站在滕王阁的楼上遥望远方的江边,看到一只飞鸟在天上张开翅膀,优雅地朝夕阳的方向飞去,此时万里长空,秋水和长天一色,你能感受到那个意境吗?你的身心及灵魂是不是都融进去成为一体了,在这个片刻,当你整个人融为一体的时候,就是最好的保任的时候,禅宗的保任是最后的温养方式,你怎么像母鸡孵小鸡那样温养?以怎样的方式来温养?你必须以融入一体的方式去温养。

大家看过西方的油画,也看过中国古代的山水画,你会发现这两者的风格差异是那么的大。西方的油画几乎是写实的,和拍照的效果几乎一模一样,一个美人、一棵树、院子的风景,完全写实性的画面,很少看到广阔浩渺的场景。但是中国的山水画却是抽象写意的,它不是以写实的方式来描述山水。

古人会去名山大川采风,回到家以后才开始提笔作画,画的山水也许跟他看到的完全不一样,并不是路上看到的山山水水,他画的山水是写意的,是他心中的山水,是他脑海里、灵魂里的山水。当你走到那幅画的前面,突然间就好像来到了江边,画面给你的感觉是身临其境的,你不是在画的外面,似乎是来到了画的里面,看到远方浩渺的云雾,远处的渔翁在一艘小船上撒网,远方的落日余晖,再远处的一层层山峦和白云,那个境界完全融化了你,你完全走进了画面里面。

为什么中国的古人喜欢以这样的方式画写意的山水?古人的心智非常非常的智慧,他以这样的方式来引发你的一体感,引发你灵魂的融化。其实你并不是融化到了画里,如果更深地了解这件事的话,它正好是相反的——是那个无限的感觉融化到了你灵魂的深处、意识的深处。你在看到那幅画的片刻,意识深处有了一个浩瀚感,忽然就经验到了某种内在的浩瀚,无以言喻、无与伦比的浩瀚,那个美几乎无法用任何一个词汇来形容。你能够形容在念“秋水与长天一色”这句话的时候感受到的美吗?你无法形容,用任何词都无法形容它,在念“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这句话的时候,全身的毛孔几乎都激动地张开了。

当听人弹奏古琴、弹奏古筝的时候也会有同样神醉的片刻,你几乎神醉到闭上双眼轻轻地扬起头,你的内在、你的灵魂、你的意识高点忽然经验到了某种深邃浩渺,在那个片刻你是完全忘我的,你的肉身被忘记了,你几乎忘记了外在世界的存在,它是那么的美,美得令你无法分心。如果以这样的方式开始母鸡孵小鸡的旅程才是正确的,你站在了最最正确的点上,你的旅程非常有可能因此变得轻松完美,变得不那么艰辛了。

这是一个方面,适合于意识非常容易上升的智慧型的人。

摘自《融入永恒——中道湿婆经的 112 条道路》

 夕阳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