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01

 

  

他曾经是非常著名的人。他奄奄一息地躺在墙后的小屋里,那个曾经被精心照料的小花园现在已经无人问津了。妻子和孩子们,还有其他一些近亲围着他。离他去世也许还有几个月,甚至更长的时间,但他们都围着他,屋子里充满了沉重的悲哀。



我进去的时候他让大家都出去,他们很不情愿地离开了,除了一个小男孩在地上玩玩具。他们出去后,他示意我坐在一把椅子上,我们坐了一会儿,没说一句话。家人的吵嚷和街上的拥挤声传进屋子。

 

他说话很困难。

 

你知道,有好几年的时间我考虑了很多关于生的问题,更多的是关于死,因为我已经病了很久了。死亡看起来是多么奇怪的一件事。我读了许多关于这个问题的书,但它们都相当肤浅。”

 

所有的结论不都是肤浅的吗?

 

我不能确定。如果谁能得出某些令人非常满意的结论,它们总有些意义。只要能让人满意,得出结论有什么不对呢?”

 

没有什么不对,但那难道不是在追逐一条虚假的地平线吗?头脑有能力创造各种形式的幻象,陷在其中是没有必要和不成熟的。

 

我这一辈子生活丰富多彩,我认为我也履行了我的责任,但当然我只是一个人。不管怎么样,那种生活已经结束了,现在我只是个没用的东西。幸运的是我的头脑还没有受到影响。我读了很多书,我仍然渴望了解死后会发生什么。我还会继续吗,还是身体死后就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先生,可以问一下吗,为什么你这么关心死后发生什么?

 

那不是每个人都想知道的吗?”

 

也许是;但如果我们不知道生是什么,我们怎么能了解死亡呢? 生和死可能是同一件事,我们把它们分裂开来可能就是痛苦的根源。

 

我明白你说的这些,但我仍然想知道。你不愿意告诉我死后发生什么吗?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为什么你拼命想知道呢?为什么你不能让生死之海存在,而不干扰它呢?

 

我不想死,”他说着,手抓住了我的手腕。



我一直怕死;虽然我用国家主义和信仰来安慰自己,但它们只不过是深深的恐惧表面一层薄薄的装饰。我所有有关死亡的阅读都是一种要逃避这种恐惧的努力,要找到一条出路。我现在恳求你告诉我也是出于同样的原因。”

 

逃避能让头脑摆脱恐惧吗?难道不正是逃避才产生恐惧吗?

 

但是你可以告诉我,你的话就是真的。这个真相会让我获得解放……”

 

我们安静地坐了一会儿。很快他又开口了。

 

安静比我焦虑地提问更有疗效。我希望我能在安静中平静地死去,但我的头脑不允许。我的头脑既是猎人也是猎物,我饱受折磨。我的身体遭受实际的痛苦,但它完全不能和我头脑中遭受的相提并论。死后存在一个身份确定的连续体吗?这个享乐、受苦、知道的‘我’还会继续吗?”

 

你头脑中念念不忘、要继续下去的“我”是什么?请不要回答,安静地听,好吗?



这个“我”只有通过确认财富、姓名、家庭、成败这些所有你成为你的事物和你想成为的事物存在下去。你就是你用来确认身份的事物;你就是由所有那些事物构成的,没有它们,你不是你。



你想要延续的、甚至超越死亡的就是用人、财富、思想来鉴别身份的办法;它是活生生的事物吗?或者只是一大堆自相矛盾、痛苦胜于欢乐的欲望、追求、满足和挫折?

 

可能是像你所说的那样,但总比什么都不知道好。”

 

知道比不知道好,是吗?但是已知是渺小、微不足道、有限的。已知是悲哀,而你还希望延续它。

 

想想我,可怜我吧,不要这样固执。只要我知道了,我就能快乐地死。”

 

先生, 不要拼命地想知道。所有想知道的努力停止了,才会有头脑无法创造的东西存在。 未知比已知广大得多。已知只是未知海洋上的小帆船。让所有的事情都顺其自然吧。

 

他的妻子这时进来给他一些喝的,那个孩子起身跑出去,看都没看我们一眼。他让妻子走的时候关上门,别让那男孩儿再进来。

 

我不担心我的家人,他们的未来会得到照顾。我关心我自己的未来。我心里知道你说的是对的,但我的头脑就像一匹没有骑手的飞奔的马。你会帮我吗,还是我已经不可救药?”

 

真理是很奇怪的事,你越追求它,它越躲着你。你不能用任何方法抓住它,不管是多么微妙、狡猾的方式。你无法把它局限在你的思想之网中。



认清这一点,让事情自然而然地发生。在生死的旅途中,你必须独自穿越;这个旅途没有知识、经验和记忆能使你得到安慰。

头脑必须清除所有渴望安全而积累的东西;神和价值观念都必须还给产生它们的社会。那必须是完全的、不受污染的单独。

 

我的日子屈指可数,我的呼吸短促,而你却给我一个难题:我不知道死亡是什么地死去。但是我已经得到了很好的指导,让我的生活自然而然地发生吧,并带给它祝福。”

 

文字来源  | 克里希那穆提《生命的注释》

图片  |  Robert Chang Chien

http://mp.weixin.qq.com/s/5F7kZkPstqTuYVC8PLYEPw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