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中有很多的可能性

 

有一部电影叫做《土拨鼠之日》,讲述一个骄傲、自大的记者到美国宾州一个小镇报道“22日土拨鼠节”的庆祝盛况。

 

然而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第二天,当他被六点闹钟吵醒后,发现自己再次回到22日,除了他本人之外,并没有人发觉有什么不对劲。

 

就这样日复一日,他被困在当地过着相同的一天,每天遇到相同的人,对他说同样的话。唯一令他欣慰的是,这种不断重复的情节可以让他占得先机,迎合女主角的喜好,并以此赢得芳心,可是隔天醒来,女主角依旧当他是普通朋友,所有的努力仅是徒劳。

 

这种被困在同一天的日子逼得他几近发疯,直到有一天他突然意识到,其实每天都可以有不同的选择和全然不同的心态,当心态改变时,命运也就改变了。于是他利用了预知情节的优势,在一天之内抱住即将从树上摔下的小孩,请路过的流浪汉饱餐一顿,劝阻吵了架的夫妇……

 

最后,当他找到心中真爱的时候,清晨六点的闹钟再度响起,他发现屋外变得不一样了,不再是“22日土拨鼠节”,新的一天终于来临。

 

就心灵的层面而言,这种剧情完全不真实,心灵是如此伟大,以至于每一种可能性都会被实现。

 

人的一生可以有很多的版本,所有的行动都有无数个可能性,每当采取一个行动,事实上你只依随了其中之一的选择。

 

比如每天早上醒来,你有很多选择:第一,不要醒来,继续赖床;第二,醒来,在家里晃悠;第三,去上班,踢老板一脚;第四,对老婆说:我要跟你离婚;第五,谋划去抢劫;第六,出家当和尚……

 

没有任何规定,限制你不能说什么或做什么,对于你一生从早到晚发生的事情,在理论上,你应该有一百万种选择,而且每个选择都不一样。

 

每个人的自我有太多的执着,当一个人没有别的选择,而正在走的人生道路又非他所愿,致使内心跟现实之间产生落差,就会想自杀。

 

如果你发现自己有选择权、主动权,当然会想得开,也就不会自责,甚至不会生病。就心灵的层面而言,所有的可能性都是开放的,每发生一件小小的事情,就会激起百万个涟漪。

 

 

 

每天只有24小时,可是在这24小时里,人的自由意志的变化是非常惊人的。去除自我的执着,就能按照自我的意志创造自己想要的生活。

 

心灵的潜力如此伟大,以至于单一的角色根本无法满足他。心灵是一个爱玩的小孩,他想体验每个角色,所以绝对不会只满足于唯一的选择。

 

生活中有很多的可能性,但人类的感官系统,一次只能追随一种可能性,而事实上,其它的可能性都已发生,只不过是发生在我们没有觉察到的神经系统下。

 

所以,当你以为被困在生命中而不得解脱时,要知道这一定是幻象,任何一个可能性都能从内我传达信息给自己,从而放下自我的执着。

 

有一次苏·华京斯梦见父亲向她抱怨,她非常苦恼,也向父亲抱怨:“你以为只是你有这些问题?为什么你永远只在意自己?”在梦里,他跟父亲翻脸了。后来,他在梦中遇到了一个人对他说:“你可以用不一样的方式去表达,让事情重新发生,创造一个新的可能性。”苏·华京斯顿时明白:当父亲向她抱怨时,是渴望女儿了解他的问题、困扰和痛苦。于是梦中的她又被骂回同样的场景,当父亲向他抱怨的时候,她静静的听他陈述,然后向他表达出积极的信念,父亲的怒气慢慢平息。

 

后来在同一个梦境里,父亲和母亲吵架,父亲生气地摔盘子,苏·华京斯走到父亲面前安慰他,又把宁静、健康的思想送给他,在梦里作了这些努力后,他突然觉察到,因为改变自己的心态,创造出新的可能性,所以本来可能发生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虽然我们每天都日复一日的生活,却随时可以向右边或左边走出来,然后回头改变我们的过去或将来。

 

做法是:进入可能的实相系统,让事情以不同的状态再发生一次,如此,每个人内心的感受会变得不同;假如你跟某某争吵,这个经历可以像用修正液涂掉一样,重新发现一次。

 

我们以为人生只有一次,但在可能的实相系统里,每件事情都可以重复发生,并呈现出完全不同的结果。

 

生命像是一串数列,你可以随意的重新重组或增删,当你加入新的元素时,将对原来的生命产生涟漪效应。

 

摘自 | 摘自许添盛《心灵疗愈的力量》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道名子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