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07

 

 

一般情况下,痛苦是自己内在有要求、有愿望,然而又因为自己有恐惧、有惰性等,不能达成它,不能完成它,因而变得痛苦。倘若自己内在没有要求、没有愿望,或有要求、有愿望而能够顺利达成它,则也就没有痛苦了。

 

换一种方式说是,自己内在被一个无明的自我意识搅起了一股能量,这股能量想走出来,想活出它自己,然而它又被另一股能量所拉扯、所阻碍,这股没有活出自己的能量,就像难产一样,它被卡在产道里,痛苦、挣扎、悲号等,种种反应,都是它想出生的信号,都是它想成长的信号。

 

解决这点的做法之一是,我们要做个助产士,做个好的和敬业的助产士,帮助这股卡在产道里的能量生产出来,活出它自己,完成它自己。

 

体会你内在的能量,体会你是不是这样。如果是这样,认识那股能量,理解那股能量,帮助它生产,帮助它完成它的成长与消亡。

 

通常,一个人越痛苦,那股能量就越强;强到最极致的,变成了抑郁,变成了沉睡的巨狮或休眠的火山。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一个抑郁症患者是一位生命能量极强的人,只是他的能量长期被封锁,它转而进入休眠的状态。倘若他的能量被唤醒,他便能开出灿烂的生命之花来。

 

同样的情况,焦虑症、强迫症、精神分裂症,乃至一些躯体上的疾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或多或少的存在这样一种状况:内在的能量没有合理的出路,它被卡住了,它走向其他的方向,它变成其他的形式——变成精神、心理上的症状,或某些身体上的疾病。

 

倘若我们能认识这股能量,帮助它,疏导它,使它有合理的去处,让它在合适的地方开花结果,或许问题很快就消失了。

 

痛苦的人,观察你内在的能量,认识它,理解它,帮助它,让它走出你身心,在合适的地方开花结果。在我看来:痛苦,是一颗想开花结果的种子,焦虑、强迫、烦恼、哀伤——只是它想破土而出的呐喊,生命另一种形式的歌唱。生而为人,我们要学会倾听那一种形式的歌,也要学会听和听见这一种形式的歌。

 

祝愿我们都生命无恼,人间不再有痛苦,地狱不再有哀嚎。你整个生命就是子宫,愿上帝的化身——它的能量在你那里孕育但不再有难产。愿上天一切寄储在你那里的能量,都能够顺利的通过你,穿过你。愿籍由你的孕育、帮助和生产,让它们花开四季,灿若云霞。让上帝的回到上帝,你的归于你。

 

你知道什么是你的吗?静静地觉知。唯有静静地觉知是你的,其余的一切都归上帝。对于大多数人而言,他们认为是自己的东西,不过是上帝的;而他们自己真正的东西,他们却不知道。对我而言,我的一切都是上帝的,包括这血肉之体,唯有觉知是我的,我用它静静地感知上帝的礼物,就像用我的舌头品尝从商店买来的巧克力。

 

总体而言,从某种意义上说,痛苦是某种能量局限在我们心里走不出来,所谓痛则不通。你的生命能量有正常稳定的出口吗?如果没有,给它创造一个出口,给它创造一个平台。相对而言,创造性的工作是它最佳的出口,是它最好的活出它自己的平台,哪怕是一份普通的、并不优秀的手工制作。

 

痛苦,流动不起来的生命能量的呐喊。它的喊声如此大,都惊醒了天上的神。但可惜,有时还没惊醒那个做梦的人——那个痛苦者自身。理由是,他们并没有正视自己的那股能量,也并未为它寻找新的出路——未把它们从头脑里接引出来,流向上帝的世界。好吧,如果时候还不到,就让种子在它的硬壳里再待一待。时节到了,壳才破开,花才盛开。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