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16

 

 

当我说是什么就是什么,那意味着你的心看见了如实的现实存在,它停在那儿,它望而止步,就像它看见了沟壑边一巨大的山崖,它停止了任何想攀爬的举动,它停止了任何心灵的造作,它静止在那里,它无思亦无念,就像它变成了另一块山崖一般。这是一种心灵的止,一种安静的休息,一种与事物共处的方式。这是我所说的尊重

 

当我说是什么就爱什么,那意味着,你的心在是什么就是什么的基础上开始觉知,它觉知那现前的事物,觉知那每一样,觉知那每一种,觉知它们的每一个分子、每一个原子、每一个细胞。当你这样觉知它们,会有一些东西在那心里长出来,有人称它为慈悲,我称它为爱。这份觉知就像一种醒着做梦,你仔细体会梦中的每一个人,每一种身份,每一种存在,每一种发生。

 

一个人正在殴打另一个人,或一个人正在虐猫或狗,通常,我们的心会自然、本能般的变成那个被殴打的人,或那个被虐待的弱小者等——我们想象它们在受苦,我们能想象出每一只拳头打在脸上,每一条鞭子抽在身上,甚至每一刀扎进身体里的感觉……于是我们也跟着痛苦并害怕起来。为什么我们的心会自然、本能的走向变成那个弱小者或受害者呢?因为我们感性的心像水,它自然的流向低洼处,因为我们原始的心中埋有一颗受苦的种子,那是慈悲的胚芽。

 

///

 

仅仅持有感性的心是不够的,我们要发展出一点点理智——心需要引导它自己爱上全体,爱上它全体里的每一个分子,每一个原子,爱上它里面的每一员。唯有如此,它才能是完整的,它才能是和谐的,它才能是不分裂的。唯有如此,它才能是自由的,解脱的,究竟自在的。爱的前提是觉知,觉知心它自己,觉知它自己里面或它自己面前的每一种存在——觉知它的每一个分化,每一种化身。就像一个清醒的做梦者了知梦里的一切都是它自己,他会选择爱上那梦里的一切一样。

 

当一个人在伤害另一个人,觉知那个受害者,也觉知那个施害者,平衡的觉知她们二者,同时也觉知那个观察者,觉知二中的每一个,同时也觉知二会和成的那个地方,那个存在。觉知是爱的先行,觉知是一条爱的途径。每当你开始觉知什么,你就即将开始爱什么;每当你真的爱什么,你就即将开始觉知什么。从某种程度上说,爱和觉知是同一回事,它们就像一张纸的正反两面,它们是同一体的,它们相互领向对方,它们相互披露和显露对方。

 

在个人自由解脱的路上,我们只强调觉知,不强调觉知的对象。我们不分析、不剖析、不解析觉知的对象,我们只是觉知它们。因为分析、剖析或解析,让你走向支离破碎,让你走向更深的幻象;而不加分析、剖析或解析的觉知,则会把你带回一,带回整体,带回完整,带到真相上来,带到解脱自由中来。所以我说,觉知,不要分析、剖析或解析觉知的对象。

 

///

 

当我们仅仅去觉知存在本身,我们将从人类为它创造的虚假概念中脱落,我们和真相在一起,我们将会免除心识给它创造的痛苦。纯粹的事物自身不关种族、不关民族、不关国家、不关肤色、不关道德、不关法律、不管条例……它只是单纯的事物自身。你唯有只是觉知这单纯的事物自身,纯净而博大的爱才能生起来。真正的爱,本性的爱,就站在这些种族、国家、道德和法律的背后。在一个超越一切概念、在一个单纯一贯的觉知者那里,没有好人或坏人,没有善人或恶人,没有这种人或那种人,没有这里的人或那里的人,有的只是困惑的人或不困惑的人、有觉知的人或没觉知的人。

 

那些主动伤害他人者,通常都是一些困惑的人和没有觉知的人,倘若一个人没有困惑或充满觉知,它是不会去伤害另一些人的。在清醒的觉知者那里,伤害人的人和被伤害的人,同样都是需要帮助者,他们一样的痛苦,只是一个人的痛苦是显性的,一个人的痛苦是隐性的,一个人的痛苦是表浅的,一个人的痛苦是更加深层的,通常那个施害者、那个看起来是胜利者、那个在高处、那个占有主动权、那个奸笑或淫笑的人是更深的困惑者或痛苦者,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他们是病得更重的精神分裂症患者,病到他们丧失完全的自知力,病到他们沉入百分之百的幻象里而不知晓,病到他们百分之百的将幻象当作真实。他们没有觉察力,他们的觉知之光完全穿不透幻象的黑云,那光完全被那黑云挡回去。

 

伤害者是贪嗔痴更重的人,他们是中毒更深的人,在诸佛们的眼里,他们是一群更需要帮助的人,甚至比那被伤害者更需要智慧的帮助。他们是更该帮助者,是更该需智慧者哺育和养育的人。你不能恨他们,恨他们把你自己推入到贪嗔痴的黑暗之中,推入到他们的行列中,推入到他们的队伍中。你应该觉知他们,觉知他们把你自己拉离他们,同时也可能把他们拉离他们的愚痴黑暗,拉入到你的光明仁善之中。因此,在魔罗的道场里,觉知才是救赎,如果你不觉知而去爱憎,那么这恰种了魔罗的圈套,魔罗就是这样增加它的队员,加强它的队伍的。因此,觉知是诸佛的嘱咐,是诸佛的教诲,是诸佛赠予这个世界的最好的遗言。

 

///

 

别先说爱,觉知吧,在是什么就是什么的基础上觉知,觉知你眼前的一切,觉知你心前的一切,如是觉知,觉知那存在本身,觉知任何概念未加诸之上的事物存在自身,觉知,觉知……当你能够觉知到那清净的事物自身,爱就涌来了,就像清澈的溪水流向干净本然的石头,就像阳光普撒到新鲜美丽的植株,就像……因为你看到事物最美的本质,于是你的爱止不住,爱引发爱,美引来美,就在那不知不觉中,一切都变了,地狱的幻影褪去,真实的天堂显在,就这么你到了阿弥陀佛的世界,就这么你来到西方极乐国土,阿弥陀佛经说的不错……一切从觉知开始吧。

 

身置富饶的世界,觉知每一个,觉知每一种,一个也不要放过。你认为中好的事物要觉知,你定义中坏的事物也要觉知,觉知全部,觉知全体,觉知那和合成全体的每一分子、每一原子、每一粒子。一粒尘埃也不要错过。爱在觉知中产生,爱跟在觉知的后面。当爱出现,觉知与爱并肩而行,那就是慈悲,那就是诸佛的心理体验,那就是你最终想要的礼物,你致力于索求诸佛也致力于给你的礼物,生命本有的幸福感和满足感的流露,你自身妙心流淌和分泌的糖浆与芳香,那治愈你、治愈全人类万世之疾的良药,那般若波罗蜜,那三藐三菩提,那佛陀温暖的眼神,那你可重新觅得的体验。愿你再次拥有。

 

如果你身陷某种头脑的困境,觉知可以带你走出来。单纯的觉知。觉知越单纯越好,单纯到它从所有的概念中脱落出来。单纯的觉知,看清所有概念的虚无。当概念对我们不再起作用时,是我们解脱之时。在开始,概念在你的心里,像文字刻在石头上;随着觉知的加深,概念在你的心里,开始变得像文字写在沙滩上;然后是,概念在你的心里,像文字写在水面上;直到最后,概念在你的心里,像文字写在虚空之中。当那时,你就从你现有的困惑中解脱了。在此之前,试着去觉知万物,单纯的觉知,单纯到文字概念和觉知是分离的……直到文字概念穿行与觉知中,就像虚花漂浮在虚空里——根本没有漂浮,是纯粹的幻象现行于一颗清净无幻的心。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