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6 奥修 彼尚富足天使

 

 

问题:为什么我还是这么怕展现我自己?

 

  有谁不是?显露自己会令人感到害怕,这是正常的,因为你必须让人看到你脑子里装的那些累积了几世纪、好几辈子的垃圾,因为别人会看到你的弱点、你的局限和你犯过的错,最终的意义是,你必须让人见到你的脆弱。那就像是死亡……你必须面对你的「空」。

 

  在所有垃圾和头脑的噪音后面,有一个全然空寂的次元。没有神在那里,而你是空的,你想将这个赤裸裸的自己藏起来,你用好看的花将自己打扮起来,至少假装一下你是某某某,这不是你一个人的问题,每个人都会遇到这种情形。

 

  没有人能像一本打开的书一样,将自己完全摊在桌上给别人看,恐惧会抓住你:「别人不知道会怎么想我?」当你还小的时候,人们就教你戴漂亮的面具,你不必长得漂亮,只要戴张漂亮的面具就行,但面具是很廉价的东西,要蜕变你的长相需要很费力,但要在你脸上画些油彩可就容易多了。

 

  现在要你突然露出你真实的面目,你内心深处当然会颤抖,你在想:「别人看到会喜欢吗?我会被接受吗?别人会爱我、尊重我吗?谁知道呢?」因为过去他们爱的是你的面具,尊敬的是你的人格,称扬的是你华丽的外衣。现在,恐惧出现了:「要是突然我赤裸裸的出现在他们眼前,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我、尊敬我、欣赏我?说不定他们会转身而去,离我远远的,只剩我一个人?」

 

  所以人们总是靠假装在过日子,所有的假装都是出于恐惧,当一个人无所畏惧的时候,他才能够诚实。

 

  生命中的基础法则之一就是:所有你掩盖的事情将会愈变愈明显,所有你暴露出来的事情,如果是错的就会消失在风中,如果是对的就会受到支持。当你想掩盖时,对的事情会枯萎,因为它得不到滋养,它需要阳光和雨水,需要整个大自然的支持,唯有在真理之中它才能成长,真理是它的食物。若是停止供给养分,它就会日渐消瘦,于是人们的真实身份在饿肚子,假身份却愈来愈胖。

 

  假身份靠的是谎言过活,所以你不断在制造谎言,为了圆一个谎,你得说另外一百个谎,因为谎言只能被更大的谎言支持。当你隐藏自己时,真实的会凋零,虚假的会壮大;而当你展现自己时,虚假的会消逝,一定会这样的,因为虚假的无法被公开,它只能躲在黑暗中,藏在你无意识的隧道中,当你将它带到意识里时,它就开始消散。

 

  精神分析学之所以成功的秘诀就在这里,这个秘密很简单,但却是整个精神分析学成功的关键。精神分析师帮你将无意识的东西挖出来,带到你的表意识中,于是你可以看得见,别人也可以看得见,奇迹就发生了:你只看到而已,那些被挖掘出来的东西就开始消失。假如你能将那些东西和别人产生关连,精神分析做的就是这个,你在精神分析师面前解剖自己即使只是在一个人面前打开,那足已使你的内在产生巨大的转变。

 

  不过和精神分析师之间的互动是局限的:一切都在私密的环境下进行,他不会将你的事公诸于世,那是做医生、治疗师的职业道德,他有义务对病人的事保密。虽然对医生的打开是有限制的,那是在专业保护下的打开,但还是有帮助,所以精神分析才要花那么久的时间,原本几天就可以了结的事,要花上四、五年的时间,甚至有时四、五年都还做不完,世界上还没有一桩精神分析案子是已经完全结案的,这事还没听说过。而且在你所做的分析中都还不能算完全,因为进行的过程有一定的限制,你的医生有听等于没听,因为他不告诉别人你所说的,不过就算如此,还是有帮助的,你会有如释重负之感。

 

  如果你能以宗教性的方式打开你自己,不是在专业人员的隐密保护下,而是在你所有的关系中做这件事,门徒所做的事就是如此。这是一种自我精神分析,而且一天二十四小时。日以继夜在进行,在任何关系里你都可以做:和老婆、朋友、亲戚、敌人、陌生人、上司、仆人等等,你随时随地都在看自己。

 

  倘若你不断地打开自己,在一开始时会很吓人,但很快地你的力量就会大增,因为当真实的被抬到表面时就会成长茁壮,而不真实的就会凋谢。随着真实的成长,你会更根植于自己的中心,变成一个独立的个体,你的个性不见而个体性出现。

 

  个性是假的,个体性才是实质的;个性只是表面,个体性是你的真实。个性是外在加诸在你身上的面具,个体性是你的本来面目,是神赋予你的;个性是经过社会雕琢过的,个体性是原始、有着在野特质的力量。

 

  恐惧是自然的,因为从小你就被灌输虚假的事情,你深陷在对那些东西的认同之中,要你丢掉等于要你自杀,恐惧是由于你发生认同上的危机。

 

  你用某种身份活了五、六十年,问这个问题的人一定接近六十大关了,现在,在这个人生的最后阶段,要丢掉那个身份,然后重新开始认识自己是谁,是相当可怕的。死亡一天比一天接近,现在才要学一件新的事吗?不知道自己是否能够学得起来?谁知道?你或许会失去你旧的身份,而你没有足够的时间、精力和勇气得到一个新的身份,难道说你死的时候会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你要在这最后的时候失去自己的身份?这实在太疯狂了,想到这里你的一颗心就往下沉,就紧缩起来。

 

  你会想:「偶尔尝试一下新的是可以,不过还是维持既有的一切比较安全。」对此,你已经驾轻就熟了,好歹你都已经对自己是谁有一定的想法,而现在,我却告诉你要全部丢掉那些想法,因为你并不是那个假的身份!

 

  认识自己并不需要任何想法,事实上,你必须丢掉所有的想法,只有那时候你才知道自己是谁。

 

  恐惧是自然的,不要批判自己,不要觉得那有什么不对,那只是整个社会教育下的结果,我们只要接受它,超越它,而没有任何谴责,不要存着我们应该超越恐惧的想法。

 

  将自己打开,慢慢来,一步一步走,没有必要用跳的,你会受不了,不过很快你就会尝到真理的滋味,你会蓦然发现过去那几十年已经白活,旧的身份会丢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的观点,不能说是新的身份,而是新的见解、新的视野。你没办法再用「我」做为说一句话的开头,你会用是因为实用的理由,但你永远知道那个字没有任何实质的意义,在那个「我」的背后,藏着广阔无边、神圣的海洋。

 

  你将不会得到另一个身份,只是旧身份会消失,那时你才能首次感觉自己宛如是神的海洋里的一个波浪,那不是一种身份!因为你不在里面,你已经消失了,完全臣服在他的脚下。

 

  如果你禁得起失去假身份,真理将会为你所得,这是值得的,因为你失去的是假的,而你得到的是真理,你什么风险都没有,但你得到一切。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