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对我的要求也是对你的要求,为什么我这么说呢?我的意思是什么?我的意思是你可以自给自足,所有的答案已在你之内。如果神之王国是内在的,那它就是内在的。拜神者和被拜者都是同一个,你寻找的就在你之内,你就是你祈祷的答案,你既是求解者又是结论,那么在你之内寻找我吧。有种主张却认为力量在你之外。

超越你个体的是映照于心灵之中全部的荣耀和力量,是,我说全部,不是挑选出的一点点。

我们照这个思路看,如果全部被选择的话,我选了,那么你也就选了。我们且将其称之为团队合作的结果,但是它又根本不是什么成果。

在我说到我们是一体之时你觉得这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并不存在我们,有的只是我和我之所是的一体?谁在谈,谁在听?谁在说?谁在听?谁在写,谁在被写?如果我存在于某个人的内在,我就存在于所有人的内在。许多是合一的裂解画面,我们是否可以说这是错觉?这里我们又重复地讲了。是,总比说成你和我仿佛是分离的词语要好得多吧。

能同时存在一体性和多数吗?我假设可以有这个概念,你也可以有这个概念。你看到的全部是一体性的统计图表,不可能得到一个清晰的图片,只有一体的时候它才具有如此之众的像素。一体的另外一个名字就是整体,只能如此,实际上,不可能由分离的部分来合成整体。整体等同于一体,一加一加一加一还是一。

为什么说认识到这一点相当重要?因为这就是我常讲的我们作为一体的自我属性。我跟谁讲?为什么,当然是对我自己。相对你指称的你自己,我自己就不是什么新鲜称谓了。这个自我与自私的自我不是一个意思,也不是自负的代称。自负在一体性中起不到什么作用,浑然天成的一体性抛弃了虚化的自负。自负不能够存在于一体性之中,自负在一体性之中会筋疲力尽,只有逃窜,它没有选择,就如同一头河马不能安然通过一道门一样,自负也不能够穿越一体性的门户。自负穿得又大又肥,走不进去,也溜不进去,更别提呆在一体性之中了。如果自负极力想混进去,它会被中和掉的,我只能这么说。

当你倾听我的时候,当你阅读字里行间的时候,你和我就成为曾经是并且始终所是的一。而且,尽管你接受不了地球的生活方式,但你还是喜欢它的。你怪喊乱叫,但是你还是很喜欢它你也能定来心来,不仅是行动上,其他方面也是。你确实对世俗的生活思考了很多,你沉浸于生活,仿佛世俗生活就是全部。

地球是你的舞台,我们要面对它,你喜欢生活的多样性,还有其他地方值得你向往值得你惊讶吗?虽然如此,地球生活也不是你我存在性的边界。

我进一步地告诉你,除了你所有的报怨和诡计之外,生活要比之现在你看得到的和现在你看不到的要丰富得多。有一种存在,它在你之内,这种存在具有合一自身的广袤。你从来离不开在那个所谓的你之内的神,是神美化了你的自性,当然,也是我的。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your-very-self.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