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你正夜以继日地接收我的信息,我曾经给你发送过信息,信息也到你那里了,那只是一部分,现在你该打开看看了。通常,你甚至都不会注意到它们的来临,你又如何打开看?你象丢弃报纸一样把它们抛在门外。

把我的信息捡起来,信息是专门给你的,对你来说它们是很好的新闻,头条就是:上帝想你了。

可是你想,哦,他想我干什么?

我的信息没什么让你好害怕的,你不用内疚什么,你担心你会为什么事情愧疚,担心被责骂或者噩运降临。不用担心那么多,是爱来了。

不管你有意或无意,我的信息都会等着你,但你担心会有噩运爬上身。噩运的反面是什么?我觉得是好运,爱,你所期盼的答案正向你走来。

你可能都疑惑着我的信息对你可能会有所帮助,你害怕捡起信息,你担心那些信息会不会是送错了地方,也或许它们有某种印刷错误,或者,即便是真的,但信息是如此地老化以至于它所包含的真理都过期了。

但若你真的就是我记挂的那位呢?如果是我尽力将我的祝福传达给你呢?如果我的祝福没有过期的那一天呢?如果那信息就是回复你的你最期望的爱呢。

也许你害怕失望多于希望。

上帝将爱的信笺给了你,你觉得现在该看看吗?你认为它是种误导人的广告吗?我是真理,除了真理什么都不是。

或许你半信半疑它可能是真的,但会不会是给其他人的呢?如果你正在看,那就是给你的。如果你不愿意看,那也是给你的。我很公正地爱我的孩子们,我喜欢所有的孩子。

我能给的全部宠爱都直接给你了,

想一想这意味着什么,

我想你最好是捡起你的信息,

我认为你会很高兴,

高兴的消息正等着你呢。

你自己的运气好不好你自己知道,你完全不必麻烦我来帮你整那些事。

如果你已经遭了噩运,让我来帮你消了它。对你来说它太沉重了,对我来说就太轻松了。我知道噩运的真相,一片放大的尘土而已。但即使它是你认为的那种沉重,对我来说它还是轻飘飘的。我明白如何驾驭事物,我知道怎样消除噩运。若不是你心念过于执着于它们,噩运根本算不上什么东西。

我给你的信息,有些你还未打开,你会认同吗?

进一步说,每个人和每件事物均是我的信息,我许多的信息都曾经路过你的眼前,你从未打开过,你基于上述原因而恐惧于打开我的信息,老实说那些原因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从今天开始,你就盼着我的信息吧,从你遇到或交谈的每个人那里寻找我的信息,倾听你正在传播的那些来自于我的信息。

我的信息是一,但是你如何传播它那是你的选择。你可对我的信息断章取义,或者你可以让信息更清晰明了。你可以不传播它,你可以把它丢朝一边,你可以包装它,你可以销毁它,但是在你内心深处,请你知道你是我选定的信使。

你如何接收我的信息仍然要看你的意思,毫不犹豫,或者偷偷地,或者没半点兴趣,都是可以的。你可以曲解它们,谢绝它们,不去阅读它们,读错它们,上下颠倒着看它们,从不打开它们,也是可以的。

但总会有条信息让你去送出或接收,也许它只是半成品。它也许被掩盖着,但你所有的时候都可以去传播和接收信息。

因此我建议,一旦你在意它,请看一眼我的信息,你可能就会接收我的信息,也会传播你的信息给我,因为你传播信息就是为了我。我是信息的传播者,也是终极的接收者。正儿八经地与我相处,我的孩子们也是真心实意的。你在等什么?我已经在这儿了,我已经在等你了,我亲爱的。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gods-message.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