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综合医院,一位病人经历了她人生中最美好的看病经历。接待她的是一位名叫Joel Salinas的年轻男医生。Salinas医生态度非常和善,他会仔细倾听完病人对自己病情的描述,表情随着她的描述生动地起伏。

 

Salinas医生安慰着她,表示自己完全理解她的痛苦,之后,他甚至向病人描述出了她自己都无法表达出来的感觉,最后,他满怀深刻的同情给病人开了药方…。

 

在整个看病的过程中,Salinas医生表现出无与伦比的耐心,更让病人几乎不敢相信的是,Salinas医生似乎能百分百理解她的痛苦,那种感同身受的样子,就仿佛医生自己也生了同样的病一样。

 

许多Salinas医生看过的病人都有相同的感受,他们甚至怀疑,这医生是不是有神奇的心电感应能力。这些病人的猜测是对的,Salinas医生的的确确能几乎完全体验到病人的痛苦,不过并不是玄幻的超能力,而是因为,他患有一种名为镜反射触觉联觉症(mirror-touch synaesthesia)的奇异病症!

 

“镜反射触觉联觉症”是一种非常罕见的疾病,简单来讲就是,一个人能几乎完全感受另一个人所经历的感觉,哪怕自己并没有真正经历相同的事,是一种差不多完全复刻的“镜像般的感同身受”。

 

每个人或多或少都有点“联觉”,例如看到其他人磕到牙,或者被足球踢到脸上,我们总会有一种“好痛”的同感。然而,在Salinas医生的身上,这种同感无比强烈,强烈到几乎能完全体会。

 

Salinas医生的“镜反射触觉联觉”是如此强烈,看到别人拥抱,他会体会到自己被抱住的感觉,看到别人手臂流血,他会觉得手臂有创口在隐隐作痛。

 

更有甚者,但他看到有人快死掉时,能感到身体正经历一种“诡异的”,能感受到冰冷的停尸房,甚至,能感受到胸口在慢慢收缩,自己的呼吸也越来越弱。这时候,他必须立刻离开现场,用其他的场景来刺激自己,分散注意力,重新意识到自己还活着…。

 

一个能完全感知他人痛苦的人,恰好成了治病救人的医生,Salinas医生这番神奇的经历,得从他小时候讲起…

 

小的时候,Salinas并没有觉得自己有异常,也不清楚自己对世界的感知其实和他人很不一样。在学前班的时候,当他听见各种声音,脑海中就会随之冒出各种色彩和数字。例如听见敲钟的声音,脑海中就会浮现蓝色和黄色,在他的认知中,黄色对应的数字必须是1。因为这样的神奇感知,他的听力和拼写都比一般人学得快很多。

 

他对拥抱也特别热爱,因为拥抱除了让他感到温暖和安全,还让他有感知,能感知到蓝灰色,以及对应的数字4。因此,他常常去拥抱同学,而同学总是感到莫名其妙…

 

除了在听见声音或其他感觉让他感受到色彩和数字之外,他还发现自己能感受到其他人或物经历的感受。当他看动画片时,片中的卡通人物粘住了自己的舌头,他会觉得自己的舌头无比难受。而当大反派被卡车撞了,他会觉得自己整个人受到了强烈的冲撞…。

 

那时候的他,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与众不同,只觉得这种“联觉”的体验太累了。为了消除这种看到别人难受自己也痛苦的联动感觉,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替他人消除痛苦。

 

只要能别人好起来了,自己也能相应舒服很多。为了让自己好受,他变成了一名真正的“治愈系”大男孩。无论别人有任何生理还是心理上的痛苦,他都想法设法,安慰对方鼓励对方,让对方尽快好起来,从而让他自己不受到“联觉”的痛苦。

 

到了高中,他开始对“治愈他人”着了迷。他想,既然为了让自己不断地感受到更好,干脆选择一份治愈的工作好了,那最合适的工作,莫过于当医生了!

 

于是,他勤奋苦读,最终凭借优异的成绩考进大学医学院,成为了一名医学生。进入医学院的他,依然认为世界上其他人和他的体验是一样的,只要是人类,听音乐时都能感受到颜色和数字,看其他人经历,自己也能感同身受。

 

这个真相,直到2005年学院组织去印度旅游才得以揭开其中的一角。当时,一个医学院的同学,对着印度满大街的各种颜色感慨到:“听说真的有人能在看到颜色时,脑中自动出现文字。”

 

Salinas随口回了一句:“这不是正常的知觉吗?每个人都这样啊!”

 

突然,同学转过头,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看着他:“这不是每个人都有的,这是特殊的病例…”

 

那一刻,世界在Salinas眼中,第一次呈现出不一样的形象。难道其他人都没有他那样的感觉?他自己…真的是特殊的一个?

 

真相,在他参加一次脑部外科手术实习时,彻底浮出了水面。当时,一名少年脑袋长了一颗良心血管瘤,医生要把这颗瘤从少年脑部移除,第一次全程观看到身体经历极度撕裂的Salinas,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强烈痛楚,仿佛自己的大脑被手术刀切了一般。他带着巨大的煎熬看完了整个过程,之后冲到洗手间狂吐不止。

 

他终于发现自己的异常之处,开始上网查阅相关的病例和医学论文。2007年,他拜访了顶级神经学专家Ramachandran博士,Ramachandran博士为了安排了一系列测试,确诊Salinas身患罕见病“镜反射触觉联觉症”。

 

这种罕见病的问题出在基因层面上,Salinas之所以一直没发现异常,是因为他家里的其他人,母亲,姐姐和弟弟,都有同样的症状。

 

普通人中至少有1.6%2.5%的人有相应的症状,只不过轻重程度不同。“联觉症”被确认为疾病的历史并不长,2005年才报告确诊出第一例。

 

Salinas自己就属于最早被发现的病例之一,得知自己这一病症之后,Salinas最终选择了自己的研究方向,神经学,并专注于研究“联觉症”。在这个领域里,他既是研究者,也是被研究的对象。

 

经过几年的研究,Salinas自己对“联觉症”也有了深刻的了解,“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心理镜像系统,大脑随时随地会为我们构建一个3D的虚拟现实,只是我们没有意识到而已。”

 

而科学家们也发现,我们每个人生来都有“联觉症”。最新的研究发现,婴儿会把不同的形状和不同的颜色联系起来。这种大脑里感知的混合,会随着大脑的发育,大脑会自动剔除它认为“没有必要”的感觉神经连接,称之为“剪枝效应”。

 

而有少部分的人,因为基因的缺陷,大脑并不会剔除这些“没有必要”的神经连接。从而使他们获得了比一般人更多的感知,这种感知和大脑构建的“3D的虚拟现实”一起作用,形成了比普通人更强烈的“感同身受”。

 

身患“镜反射触觉联觉症”的人,在生活中都遭遇了不同程度的痛苦和压抑,然而,在Salinas身上,却成了一项优势。身为医生的他,拥有完全感知病人痛苦的能力,这不仅使他成为了“最有耐心、最用心治愈”病人的医生。同时,治愈病人的过程,也能减轻他自己的“联觉症”的痛苦。

 

治愈他人的同时也治愈了自己。正如Salinas所讲,“镜反射触觉联觉症”于他而言,是一份“天赐的礼物”。

 

 本文網址:http://kzg.io/gb3ab0

(图片来源:Pixabay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