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15 OSHO 奥修每日分享

 

 

[一个要回西方的门徒说:我在国内有些事情和工作要处理。我正在写一本书,揭发、谴责精神病医院里所发生的事情。他们把病人变成了机器人,扼杀了病人的灵魂。如果我能试着写点什么……]

 

OSHO 奥修:

 

很好,试一试。这很有价值。这份关于疯人院和精神病患者,以及在收容所里他们是如何被对待的工作,可以非常有意义,但别光写负面。也报道一些正面的东西。

 

批评、指责很容易,全世界很多人都在指责,但真正的问题是,他们不提供任何建议作为替代方案。当一个人疯了,这个问题非常真实。如果你说什么做法错了,他们的灵魂被摧残、扼杀了,这还不够,因为摆在社会面前的基本问题是:该怎么办?

 

你无法把他们丢下不管,因为他们是危险的。不能对他们撒手不管,也没有人准备好负责,连他们的家人都没准备好。要拿这些人怎么办?所以书要分两部分来写。

 

在第一部分,批评目前的实践/做法,在第二部分,建议一些静心和方法、方式来解决相应的问题。否则这本书没多大用处。人们不停的批评指责,但是除非你给出一些东西,比如一个更好的替代方案,光批评没用,你努力白费了。

 

所以不仅限于此,也包括生命中所有的问题——每当你要批评指责什么,首先决定你要给出何种有效的替代方案。如果你没有替代方案,就等一等。别批评指责,因为它毫无用处。如果你说这款药不对,或许你是对的,但对的药在哪儿?至少做点什么。

 

所以批评指责永远引发不了革命。作为有效方案的一部分,批评指责是好的。

 

所以首先决定出有效方案,然后一边想着这个有效方案,一边批评。这样你的批评才很有价值,被你批评的人甚至会感激你。没人会因此而觉得被冒犯,因为当你在批评时,你脑袋里一直想着有效的替代方案,你会给出一些建议。

 

所以这份工作能非常有价值。但很多人批评指责旧的精神病治疗方法,西方社会里病人是如何被对待的,但他们不给任何建议。我一直有在看那些人写的书。他们很喧哗。

 

[那个门徒说:你是我见过的第一个人给出方法的人。]

 

想出一些办法,运用所有的静心。你甚至可以做一些实验。跟一些门徒一起去一家精神病院——法国现在有一些门徒。请他们给你几个病人,你花三个月来治疗这些病人,给他们看成果。这样你做的事情会变得科学、严谨,你也能学到什么可以做。很多事情可以做。

 

他们的实践/方法是错的。它扼杀心灵。它之所以扼杀心灵,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该做什么。

 

唯一的办法,是在某种程度上强迫病患变成机器人,变得很机械,好让他们有固定的生活习惯,他们不会离开医院,因为离开医院的话他们危害到别人。必须剥夺他们所有的意识。必须对他们施以电击,好摧残他们的智力。他们差不多开始变成植物人了……一个死气沉沉的习惯:吃喝拉撒睡,仅此而已。

 

社会只是在保护自己,仅此而已。社会没对疯子做什么,它对如何对待疯子一无所知。社会唯一所做的是保护自己,因为那些疯子会危害到别人。所以把他们丢进黑暗的牢房里,你觉得这还不错,至少你做了点什么。

 

如果妻子疯了,丈夫会内疚,必须做点什么。妻子被送进了疯人院,现在丈夫松了一口气,他做了点什么。医生不停的给她电击,好扼杀她的智力——因为要发疯,你得有点智力才行。当智力迟钝了,疯狂也变迟钝了。

 

笨蛋从不发疯。事实上一个人越聪明,他就越有可能发疯,因为他脑子里思虑太重,压力太大,焦虑太多。笨蛋没有焦虑,没有紧张,没有压力。他过着非常平凡、简单的生活,一点也不复杂。

 

所以笨蛋从不发疯。这就是社会所做的——把聪明人变成笨蛋,强迫他们变得愚钝,这样他们就发不了疯。这样他们就不会危害别人,社会就安全了。

 

但寻找一些方法。那就是我所有的工作,如果你致力于此,你就能找到方法。

 

译自:OSHO A Rose Is A Rose Is A Rose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