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回归你的心之所在,别让你的心零零落落。别人可以任你浪荡,但是你不该让你的心也如此这般。永远别掩埋你的心,你的心是你的路标。

 

遵从你的心。若你是个农场主,你用某种方法喂养你的羊,用另外的方法喂养你的鸡,你善待每一件属于你的事物,这是因为你有一颗心。

 

现在开始关心自己的心,我说的可不是心脏瓣膜等等意思。你从内心获得指令只是一件极其简单的事情,倾听你的心,关注你的心,你的心总在指导你,你的心说:走这里,这条路通往快乐。

 

快乐就该带来更多的快乐。

 

矛盾来了。你只不过是不能总是知晓你的纯善之心什么时候说话,或者,你心血来潮就把它传给你的一首歌或一段舞切断了。一旦你听见了真理,你还有空去傲娇?

 

地球上有谁知晓他或她的真爱?当然,你明白似乎不完全是这样。你会单纯地只想知道自己那一份姗姗来迟的真爱?你会在追忆中去知晓吗?你会看破红尘吗?会有一份真爱为你而存在吗?

 

你可能会去追求,然而你的心之所在,与它当前所在会有多远?

 

你的心或许想猛冲一把,看起来很靠谱,于是你好憧憬。难道这是你再次冲刺前虚荣的泛滥?你何曾知晓你真正所是以及你真正所想?

 

你,我用心看护的存在,不是屈服于自负的代表,但是你极度的不相信这一点。谁能确信?

 

一个人类存在如何才能知晓他的真心何时讲话?选择就象豪赌,所有的生活看起来都象豪赌。你不想豪赌,你只想要一份既定的赌注。

 

毫无疑问,生活并非掷币那样简单,但是你仍然不满足于这样的说法,你感觉自己象一位掌舵的瞎子。你如何才能知晓何时是你的心在运作,或者何时是它的掌控时间?某个灿烂的一刻,或两刻,爱的感觉很真实,然后它可能就悄然离去。

 

所有的灿烂并非黄金,黄金终会化为尘埃。

 

很快,你的心,如你所知,看起来不那么可靠了,你的心似乎不总是能容忍你,或许是短期,但绝不可能是长期。哦,你怎么知道的?

 

不管怎么说,你不明白如何去知晓你的心何时是正常运转,或者何时是你在自欺欺人。

 

难道生活必定要有启动和停止的环节?你的生活是这样?

 

似乎你不是太明白该如何投入生活,所以总留着一手。你仅仅是不知道如何识别标志,你太快地投进生活的漩涡,你还很年轻,你明白这一点。

 

你理解无局限的状态有很大的价值,当然你也不会介意几个交通灯约束你的行止,或者单向箭头而不是双向箭头指路。

 

生活是摄影?或者再也不是?

 

何时你才能过上真正的生活,并翻越重重阻隔?何时你才能转向没有麻烦的生活?

 

何时你才能做出有价值和长效的抉择?

 

至少,你能明白你在做着什么?象其他人那般做出合适的选择吗?什么时候你才可以正确地抉择?

 

喂,亲爱的,你怎么知道你不是这样!你在学习某些东西,你正在学习那些让你感觉不安和疑惑的东西。

 

或许生活的一个释义就是冒险。啊,是的,高风险,高回报。

 

如果你深入丛林,视它如寻常之境。当你汇入车流,常看两侧。无论你走哪条道,不论如何颠簸,生活总在激励你,让你拨开云雾见天日。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into-the-sunshine.html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xiyangyang

http://blog.sina.com.cn/s/blog_a49efd710102zc79.html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