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comequantum 灵音悠扬

   2019-04-14

 

问:神是谁?神是什么?我们如何知道真理?你能给我们一个新的寓言故事来回答这个问题吗?

 

答:伍,和神的脸庞 Wo, and the Face of God

 

伍大陆上的文化正在成熟。因为赞美叫做的这个古代伟大英雄和圣人的部族已经发展进化大约500年了。现在它有着自己的议会,法院,甚至还有一个图书馆。他们整个文明创始人的后代有很多,但只有那些纯正血统的被尊敬,而他们全都被叫做。现在,为了这个寓言的目的,伍这个名字既不是指一个男人也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伍-Wo-man。所以你明白了,这和性别是无关的。但为了语言的方便,我们管伍叫

 

伍,当前的领袖和圣人,出生于他的血统中。他从不知道别的事情除了人民对他的爱戴,并在一生中都过着圣人般的生活,不是统治者或国王般的。民选的政府用典型的来来去去的官员治理着这片土地,但是伍,像是一个国王,是一直都在位的。他有一个年轻的儿子正在接受训练成为下一任的伍酋长,而一切看起来都很好。

 

在任何文明中,都有着成长。慢慢的,观点变化并成熟了,很多从未被问到或讨论过的问题现在开始浮现了。在过去,伍的祖先做了什么,他就做什么。整个群体的信仰结构是基于历史和书本上告诉他们的以前的伍酋长在他们和神对话时所说的话语。一本又一本的书是可以被阅读和观看的,但只有伍才能解读它们或甚至改变它们。作为唯一能和神对话的人,往《生命之书》中添加内容也是伍的事情,提供他自己的洞见和预言。

 

所以一切如常直到有一天很明显的可以看到很多更进步的思想者想知道关于他们崇拜的神的更多。他们开始问问题,关于他们是谁和他们如何才能够更好的服务他们爱戴的,以一个宏伟的方式提供给他们的神。他们开始把这些大问题交给伍,并快要准备好去请求他做一件不可能,无法想的事情。

 

伟大的伍大陆是一个被群山环绕的巨大谷地。所有人都住在这个山谷中,因为任何人只要走出去就会立即死亡除非他是一个后裔。信仰是这个山谷是被祝福的并被神保护着。山是神圣的,唯一能爬上它们的人必须是伍部族里的圣人,而伍必须亲自带领他们。一年又一年,伍都会爬上主峰并举行年度仪式以保持雨的持续到来去滋养精通农耕的人们。

 

的确,雨会从天而降,河会从山上流下,而它们会充满人们建造的储水的地方。在这片土地上没有湖泊和海洋,除了指出主要的水必须和神在一起并藏在某处的神话。水是神圣的。

 

当伍进行他的年度神圣旅途时,他的部分任务是在最高的山上爬的尽可能高并和神对话。他这么做了,而每年他都有势不可挡的灵感带下来给与人们。他从未真的听到过神,但他从没告诉过任何人这个。而是他给出通过他的灵感接收到的来自神的信息。他知道他的祖先也是这么做的,而一切都很好。信息充满了指令和协议 - 没有多少是新的,都只是历史上已知道信息的肯定。

 

然而,就在他的一次旅途中他看到了它。他把自己和其他的后裔分开并来到了山顶。云已清,当他朝山谷的反方向看去时,他看到了它。他跪下并凝视着。在那儿,随着云以一种不同寻常的方式散开,是一个巨大的海洋!据他能看到的,就有比伍曾经看到的还要更多的水!这是水的源头!这一定是神住的地方,而伍是唯一一个看到它的。他觉得这是一个他已经看到神的迹象。伍讲了他的故事,给出信息说水不知怎的从神的海洋中被提起,然后从山上的天空给与他们,流进他们的水库中,允许食物和生命的存在。

 

一天,长者和政治家聚集在伍面前。这是一个重要的年度灵性事件,一个伍很享受的表达和感谢,提问和回答的时间。但今天有所不同。议会的头说:

 

高贵的伍,他宣说到,我们正处在我们的文明中我们真的需要知道关于神的更多的阶段。我们有历史,书籍,洞见和来自你祖先的教导。但现在我们已经准备好了接受更多。

 

伍沉入了对话,有点害怕接下来会有什么。他们从来没有带着要求来找他...除了疗愈和其它一些人们想从他们的圣人那儿得到的普通事情之外。

 

我们想让你,唯一活着的能做这件事的人,去到大山的另一边面见神。我们想让唯一有能力和有授权的人,去浸入到伟大的神之水中,睁开他的眼睛,并汇报神到底是什么样的。我们没有神的想象。我们没有神的肖像,而是时候我们能够画出他的神圣肖像了,把神放进我们的视觉想象中,我们的硬币上,并增长我们的灵性知识。我们需要知道神的脸庞,伍大师!

 

伍被震惊了。他们想要我做什么?他们还不如让我往火里跳!难道他们不知道这会让我挂掉吗?我又不是神,伍想。我只是一个后裔。我甚至都没有自愿要当后裔,我只是生来就是。现在他们想让我忽然成为比我更大的东西,并去做一件无法想象的事情...进入神之水域,神的身体!

 

当然我会去做的,伍说。他不敢相信他如此快的就同意了,但毕竟,伍是首席后裔。他是现有的人中和神最接近的,而他知道这是他的工作...死或是不死。他悲伤的同意去了。

 

伍愛他的人民。他们对他很好,在很多出生和死亡的时刻他都在那儿。他知道他们,他们的家人,以及他们的愿望和需求。他实际上同意他们现在是时候知道更多了,但私下的他希望这会交给他的后人。他看着他的儿子并暗自想到,还是我去更好,我的孩子。伍意识到这可能是他生命的终结,当他没有回来时,部族就会知道危险,就不会再叫另一个人去尝试。他们会哀悼他的离去,下一次也会更明智。伍已经准备好为他的部族而死并拯救他的儿子免于以后的请求。

 

他们派出了一对年轻的后裔跟随伍踏上了登山的旅途。随着从一层上到另一层,他们做了所需要的仪式,并最终来到了只会让伍继续前行的地方,而他们其余的人会等他去向大海,然后回来。伍提醒他们说:当我一周之后还没回来时,他说,你们就该知道神已经带走了我。他们所有人都十分了解伍的意思,因为他们都共同体验着他即将要做的事情的恐惧。

 

伍离开了团队往下朝海边走。他停下来祈祷,停下来祈祷,祈祷任何能让他不要尽快来到海边的事情。最终,他来到了山脚下的海边,面对着小的海浪。听起来或许有点奇怪,没有人曾走进过这片大地上的海。他是第一个。进入造物之水会什么样子的?当伍浸入自己并看到神的脸庞时会发生什么?

 

最终,在经历了足够长时间的拖延之后,伍走进了水中。他的第一个震惊是水是冷的!这是没预料到的,因为雨通常都是温暖的,而伍知道雨不知何故是从这儿来的。第二个是水不能喝!这水太咸了,几乎让他呕吐。这样一个遥远的海是如何把纯净的水带到村庄的?伍意识到有很多东西是他尚未理解的。

 

是时候了。水现在已经足够深了,伍可以把他的头和身子潜入水下并四处看看。他不知道如何游泳...没人知道。在他的土地上没有湖或池塘,而水是神圣的,不能在其中游泳。伍很害怕。这整个经历让他恐惧的颤抖。但他深吸了一口气并潜了下去。

 

接下来发生的几乎都是立即的。几乎就在伍潜下之后,他睁开了眼镜看到了一片模糊的景象。他知道无论他看到什么都将是神的脸庞,因为这就是神居住的地方。的确,他满了自己的愿。因为在他面前就有着一张脸!这和他想象的任何事情都不同...因为这个脸很窄,有着紧靠的眼睛,两边拍动的小鳃,胳膊就是鳍。伍看到了!神就是一条鱼但当然,人们都没见过鱼,所以伍也不知道这是什么。

 

伍从水中出来,非常高兴的知道了他来此找寻的东西。他立即开始往回爬到其他人等待他的地方,并在记录的时间到达。他们很惊讶他这么快就回来了!伍心满意足。我知道神的样子了!他不断的重复到。

 

当他回到村庄后,他仔细的画下了他所看到的,而他周围的人都很敬畏。神是一个多么美丽的造物啊,他们说。所以就是从那以后鱼的形象成为了他们后来崇拜了好多年的形象。它出现在他们的硬币和祭坛上,而他们满意了...几乎是。

 

三年后,议会又来到伍的面前并说,伍,我们请求你再次去面对这个形象,重新强调你对神的誓言。我们一直在思考这一切,我们认为当你在面对神时,你没有荣耀这个事件。你只是看到它然后就迅速离开了。伍一直在等待此刻,因为他知道他们是对的。他没有去荣耀神的脸庞,而是走开的太快了。

 

当然我会再去的,伍说,但知道他实际上不想重复这个旅途。但他还是去了。离开队伍再次去见神的脸庞。他会说什么或做什么?他无法和神的脸庞对话因为他是在水下。他该如何交流?

 

这次他告诉团队他很快就会回来,就像上次一样。他们知道,然后伍就再次走上了去大海的路。他像以前一样到达了,什么都没有改变。在很多祈祷和赞美神之海后,他再次准备潜入水中。然后,伴随着伟大的仪式,他再次的进入到水中。

 

伍没有立马看到什么东西,但他已准备好了再次看到神的脸庞。然后他被震惊了!因为在他面前的是一个球状的脸比那个神鱼的脸大多了,还有着八只长触手。这很吓人!神变成了啥?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他该怎么做?这张脸看着伍并在他周围移动。伍向这张脸示意所有人都熟知的向神祈祷的词语。他希望这会帮助传达他对神的崇拜并拯救他。然后这张脸消失在了黑暗中。它管用了。

 

伍缓慢的从冷水中出来,想着该怎么办。神的脸庞改变了,他说。这是啥意思?我能告诉村民们什么?他缓缓的回到山上加入他的队伍并回到了村子。他沉思着走进议会并慢慢的告诉他们这个故事。他们也同样被震惊了。他们期待着加强他们的通信,但却得到一个神的脸庞改变了的消息!他们现在该怎么办,重画所有的神像?但这个形象也太那啥了吧!没有人说出来,但这张脸的确很丑!他们很困惑。

 

伍知道在这一切当中一定有什么问题。他这一生都擅长崇拜和冥想。他知道神之美和神之愛的存在。有些事情就是说不通。伍直觉的知道他还得再回去,但他对此保持沉默,等待议会的请求,而的确他们这样做了。

 

几个月之后,议会再次尊敬的来到伍面前。伍,他们开始到。这儿有些不对劲。我们在想你看到的是不是真的是神的脸庞,为什么它会和上次的不一样?神就是神,不该在三年间就有这么大的变化!他们是对的。

 

伍知道他必须回去得到更好的答案,但他需要帮助。这次伍请求一些长者,议会成员和后裔来举行一个大的冥想,在伍不在的时候。这个想法是伍会得到这些会祈祷的人的帮助,而这会帮助伍在水中找到真相。他们会在伍刚要进入水中的时候祈祷。他们计划好了并做了准备。

 

又一次,伍踏上了他的旅途。他的支持团队,也就是那群后裔,照旧扎营等着他下到山的另一边并再次进入海中然后回来。

 

伍感受到了他人的力量和帮助当他放眼望向大海时。神啊,求求你,他说,这次我希望知道全部的真相。伍满怀着信心和智慧走进大海。这次他不会只带回他第一眼看到的。这次他将留下直到疑问解决。他知道他无法离开直到他有了答案。谁是神?他长得啥样?为什么面孔改变了?

 

伍深吸了一口气并径直向深处潜去。到现在他已经学会了关于潜泳的更多并潜的更深...更深。伍看到了一个奇迹。一群神之脸游过!这怎么可能?他也遇到了有触手的脸有好多。难道神是一个群体?到底发生了什么?接下来伍意识到他无法再屏住呼吸了...他就在呼吸!这是一个奇迹,伍被给与了在水下呼吸的能力并在那儿呆了一会。然后他看到了它。

 

伍看到了一扇门。在神之海的海底为什么会有一扇门?伍看了看这扇门并看到了上面的字。它写着,神的脸庞。他笑了,因为这就是他要找的。伍现在意识到了是他的深入海底创造了他的真相,而他以前随意和恐惧的访问并没有给他答案。他需要展现更成熟和纯粹的意愿来获知真相,而现在他找到了这扇门。他打开了它。

 

山上的后裔等了又等。好几天过去了,他们开始担心。他们相互看着,但没有说出他们的害怕直到五天过去了。然后没有多少对话,有的是满眼的泪水,他们知道伍已经不在了。他们开始下山,没有和他们的先知,和他们如此热愛的并在信仰上帮助他们很多的人一起。

 

当这群年轻,悲伤的后裔接近村庄时,他们听到了喧闹。从村里传来的是欢庆和喜悦的声音,伴随着不绝于耳的欢呼和呐喊还有歌唱。真个村子都在跳舞!这是咋回事?接着这群非常疲劳和忧伤的登山队全都停住了并倒吸了一口气因为伍就站在那儿!

 

当伍打开了海底的那扇门时,他收到了一个景象。一个镇静但强有力的声音进入了他的脑海并对他说到。伍,这个声音说到,我们愛你。伍不知怎的正站在一个干的地方。伍,这个声音继续到,我们尊重你的探寻并会向你展示真正的神之脸庞。伍想回答,但却不能。他被一种无法理解的神圣方式凝固住了;几乎所有他的身体功能都被暂停了。此刻他高兴的哭了起来。

 

在这个景象中,伍被展示了他过去所有人类家人的脸,然后再是村里人们的脸...慢慢的。似乎这花了几个小时,但实际上只过去了片刻。伍得到了这个信息。神的脸庞就是他家人和他周围人,还有议会里的人的脸庞。他们全都被包含在这个神奇中,尽管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做到的。然后他开始意识到他被展示的景象的意义。人是以神的形象创造的!因此,男人和女人的脸庞同样也是造物者的脸庞。这对村民来说是多么那啥的一个信息啊!

 

然后,不知怎的,伍瞬间被传送到了村子里长者正在为他祈祷的圈子中央。当他出现时,长者和伍都被震惊了!在开始的片刻他们只是相互盯着对方,想着发生了什么。然后他们开始欢呼,意识到一个真正的奇迹发生了,确证了当下的真理。神把伍送给了他们这样他们就能理解和相信。接下来的就是历史了。

 

渐渐的,村里硬币上的头像变成了村民的。每个人都在某个硬币上有着他的头像,还有在神的祭坛上,在各种仪式中。伍活了很长时间,而他或他的儿子或其他任何人都再也没有被请求去回到大海,因为大海不知怎的已经来到了他们这。

 

--------------(译注:这是一条分割线)

 

这是一个有趣的故事,不是吗?我对你们讲的是普通人日常所做的事情在他们的人生中寻找神。这个故事描述了在所有的人类神话故事中,人类看待神的一些非常基本的方式。尽管这个故事对于你们来说可能过于简单了,但这就是人类和神之间的互动方式。

 

你们穿越帷幕的时候完整无缺的携带着你们所有的神话,并看到了任何你的人性所希望看到的。如果一条鱼游过,那神就是一条鱼。如果你向左看并看到了一条八爪鱼,那神就是一条八爪鱼。你明白了吗?当你进入叫做帷幕的另一边的浑水时,你携带着你的3维觉知。而在你周围的全都是互联维度事物的光,正是由于你自己的这个限制,导致你游走在黑暗中。

 

很多年来,你们的先哲们曾深入到神真正是谁,以及地球上正要发生什么,又将要发生什么,等这些领域。但大部分除了鱼和八爪鱼之外,都没有成功的看到任何东西,因为他们满意于他们所期待看到的,然后回到地球以一个人类的视角给你们一个人类的故事。他们带回来了更多的神话,这些只对后来需要把它们结合在一起并看出其中意义的后人们造成了困惑。很快它就是一个故事,歌曲,部分真理,扭曲和矛盾的混合物,而在所有的文化中你们都管它叫做圣典。

 

当人类以纯粹的意愿和冥想中实训的努力跨入互联维度区域时,他们就会被示以真相。而就是这个真相把他们放入一个在其中奇迹发生,家人真正展现自己的状态中。真正人类难以做到的事情是没有的,过去的大师都证明了这点。奇迹都是真的,疗愈都是伟大的。但你们只是去崇拜这个人,而没有去了解他们带来的意义深远的信息:人是以神的形象创造的。这个形象意味着你们全都是整体的一部分,并都能通过找到你自己内在的神性而触及神的脸庞。

 

这真的是一件如此奇怪的事情吗?这真的有那么困难吗?你们喜欢把自己的力量交给历史上可能就从未真正发生过的雕像和概念。而走进内在并找到真相是不是更加简单?

 

进入2008对那些希望在地球上找到和平的人们来说是一个新的开始。你们通过看鱼是找不到它的。是时候该向内在看了。

   【全線閱讀】《克里昂》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