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悲伤的目的可能会是什么?悲伤就像毛巾毯,当你感到寒冷时,你拉过来盖在身上。在这一过程中,悲伤就像你敷在伤口上的药,它帮助愈合。

正如悲伤可以让你痛心,它也像你含在嘴里的糖,可以抚慰你一时。不可否认,在悲伤中也有些甜头。怎么会是这样的?但的确是。在面临一个重大损失时,你也许痛哭也许默哀,你思前想后地担心着这个损失、担心着亲人的逝去所造成的后果,你用算计亏欠来安抚自己,似乎这能让你亲近那些从你的生活中消失的人事物。

在深深的悲伤之中怎么可能会有安慰?但的确如此。

这一个真理陈述起来并不难:生活中的一切都是暂时的,世上没有永恒的东西。你脚下踩着的细砂每时每刻都在变换位置;美丽的玫瑰会枯萎;此刻你手中紧握的财富也在消逝。每个时刻,生活中的一切都在逐渐地离你而去。

这一个真理陈述起来并不难:在这个世界,你一无所有,一切都是幻觉。啊,但为何你被幻觉所吸附?这对你的意义何在?你该如何随之起舞?

然,你的确拥有一件永恒的东西,她看起来很矛盾。实际上,你拥有两样永恒的东西。究竟来说就是:一、你拥有生命,跟身体无关的生命;二、你拥有无可动摇的爱,有或没有身体都存在。只是对你来说,你的爱是动摇不定的,像蜡烛的火光一般闪烁飘摇。但真实的爱就是一切。对你来说,爱是暂时的,死亡才是定局。

对我来说,分离爱与生命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我不知道如何才可能做到这个,正如我无法把我自己与我的孩子们分开一样。你每天都在做的这件事情,对在永恒中的我来说完全没有可能做到哪怕一次。我个人而言,根本无法想象生命与爱的分离,但我知道你接受分离。

我生活在真相中,对此我深知无疑。你也生活在真相中,但你全心全意地相信幻觉。对你来说,幻觉看起来才是自然的,而真相更像是虚幻。你相信并且经验着幻觉,而把爱与生命的真相认作是遥不可及。无论哪种情况,当你还未真正地把握真相,真相能对你有何益处?这在你看来可能更像是文字游戏,更像是童话,你对此真的一窍不通,感觉很不自在。在你看来,这个童话故事或说这个笑话,是我毫无理由地制造出来跟你开的一个玩笑。

你要求我完全消除掉幻觉与真相之间的鸿沟。你会说:

为什么不把幻觉与真相做成一个整体,上帝,就像你创造的其它美妙事物一般?不管真假,事实是,我感觉在寒冷中孤苦无依。我期望能被你的爱所温暖,我期望能与我逝去的亲人同在,说将来某一天我会与他们团聚是不够的。现在,我就想他们。我也想你,上帝,我现在就想见到你。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ruth-and-illusion.html-0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