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些父母的小孩被诊断为白血病,去问医生为什么会得到这种病,医生也无法解释起因。

 

因为医学背后的理论基础是,“宇宙是意外产生,生命是意外形成的”,亦即否定掉了生命的意义。

 

现今全球种种的困境,都是其背后的基本假设是有问题的。

 

在医学教科书里面,并没有一句话叫“身体是心灵的一面镜子”,并没有“身体天生是健康的、身体是它最好的医生,有一个有智慧的知道它自己在做什么的身体意识”的观念。

 

所以看起来影响我们最深的医学与科学,正是把我们导向更深的灾难,并不是做法或智慧的问题,而是其背后的基本假设出了问题。

 

因此在学赛斯哲学体系的时候,必须要认出每个派别背后的基本假设是什么,去了解它们的基本假设,才能达到所谓的究竟的地步,以及自在跟解脱。

 

赛斯哲学体系从最根本的基本假设着手,它告诉我们这是一个有爱心的宇宙,而不是一个剑拔孥张的宇宙。

 

 



 

这个世界为什么有越来越多的人得到忧郁症、癌症?

 

因为你不知道为什么生病,甚至不知道为什么好起来,你找不到生命的原因跟理由,你不知道为什么要存在,也不知道人死后要去那里。

 

得到癌症的人越来越多,过去认为的饮食、遗传、污染的因素,那些都不是真正的原因。

 

癌症真正的起因是看不到生命的意义,找不到未来人生的希望。

 

身体本身是有智慧的,对它伤害最大的不是食物,也不是空气污染。

 

真正使身体生病、得到癌症的,是这个人承受太多的心理压力,是生命的不安全感、是看不到未来的希望、是找不到未来的存在的价值与意义。

 

你们以为是赛斯哲学体系与身心灵的观念让一个癌症病人好起来的,不是!

 

而是一个癌症病人经由学习赛斯哲学体系与身心灵的观念,重新建构了生命的基本假设,那个假设是:我是被爱的、安全的;身体是自己最好的医生、身体有伟大的自我疗愈能力。

 

 



 

所以我的老师赛斯告诉我们要建立“伟大的期望”。

 

伟大的期望与大小程度无关,即使连一枝小草也充满了伟大的期望。

 

伟大的期望建立在一种对实相本质的信心、对自然本身的信心、对你被给予的生命之信心上

 

透过伟大的期望可以将物质世界的不幸成分在一瞬间改观。

 

推动所有可能事件实现的动力,是人无比的想象力,人的内在就有伟大创造力,可带来在可能范围内的几乎任何的实相。

 

(((许添盛实用练习)))

你要某样东西,你要有意识的凝注于其上一会儿,有意识地想象它来的可能性,更接近你的现实;然后你把它像个小石子似地丢入架构二,两个礼拜尽量不去想它,以某种节奏这做。

 

摘自 | 许添盛讲座

整理 | 戴禹镔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