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4-03 德隆瓦洛 探寻神秘园

 

 

本文摘自《生命之花的灵性法则 2 》——

 

现在我们切换到一个看似无关的主题,而事实上却与本书密切相关。

 

很多人都听说过「费城实验」。这是美国海军在 1943 年,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前进行的实验。有趣的是,这实验起初由特斯拉( Nicola Tesla )主导,然而他却在实验完成前过世。特斯拉对这个实验至为重要,但我们不知道,因为美国政府严密隐藏了真相。历史上建立和监督这个实验的人是他的继任人选冯纽曼( John von Neumann )。

 

实验目的是将美国军舰隐形,这当然会为战争带来无比的优势。本质上实验内容是把军舰移到别的次元再带回来。我相信,特斯拉和外星灰族沟通,并向他们学习跨次元旅行的秘密;据说特斯拉曾公开承认,他从外星人那里取得进行这个实验的方法。我确定 40 年代的人必定认为他在开玩笑。

 

很多人把这事儿当成偏激人士的想象。但你若想要,你可以取得原始资料的副本(当时的极机密文件)。当然,大多数文件仍以「国家安全」理由而难以取得,然而已有足够证据证明这个实验存在,并显示它的内涵。

 

从这份文件、许多研究它的同好,以及我与天使的静心中,我了解费城实验和其他实验在能量上的关联,它们透过时间、空间和次元彼此连结。第一次实验是 100 万年前,亚特兰蒂斯初期,火星人第一次来到地球。另一次实验是 13000 年前,亚特兰蒂斯末期,造成百慕大三角洲的混乱,并在遥远的太空引发许多问题。如第一册所述,这个实验因火星人试图制造合成的梅尔卡巴来控制亚特兰蒂斯而失控。

 

位于百慕大三角洲比米尼( Bimini )的这个失控的梅尔卡巴,在太空中引发许多严重的问题,灰族受到的影响最大,他们有许多星球因此被摧毁,因而来到地球解决这个问题。后来他们对人类做了许多实验,企图创造一种混合种族来解救自己,当然这和梅尔卡巴的试验无关。

 

为了解决那个失控的梅尔卡巴,灰族在 1913 年协助人类做了第一次实验,但不幸失败。我相信那导致了第一次世界大战。 40 年后,美国海军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做了费城实验。又在 1983 年,(另一个 40 年后)做了蒙托克实验( Montauk Experiment ),试图解决费城实验引起的问题。 1993 年又有一项小型实验,加速了亚特兰蒂斯时期引起的问题。这所有的实验都环环相扣。

 

这些事有必要先了解,因为这些实验都是以梅尔卡巴科学为基础的高次元实验。费城实验做的是逆时钟旋转的星状四面体能量场,与我们教学的内容相似;蒙托克实验做的是另一种可能性,逆时钟旋转的八面体能量场。

 

有次我在纽约长岛的工作坊,谈起费城实验,并在主办的女士家中待了几天。隔天早上我们在她家《看消失的 1943 》这部电影,我甚至还不知道有这部片。第二天有位听说我在谈论费城实验的男士来电,问我想不想和实验的幸存者谈话。我之前已和费城实验的一位工程师聊过,他很难相信我真的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兴奋之余给了我一些资料,所以我知道实验和星状四面体有关。而现在我有机会见到实验中幸免于难的人。

 

于是我和费城实验的幸存者邓肯 . 卡梅伦( Duncan Cameron ),以及写作费城实验书籍的作者普雷斯顿 . 尼克斯( Preston Nichols ),有了一次颇具启发性的会面。 1943 年,卡梅伦的脊椎被置入一个合成的梅尔卡巴,而尼克斯说他是 1983 年蒙托克实验的原始工程师之一,基于尼克斯对梅尔卡巴几何学的高度理解,我相信他。

 

当卡梅伦走进房间,他身上有件极为怪异的事,有两个失控的梅尔卡巴绕着他转动,彼此摇摆并不断改变方向,转速极慢,并且没有锁定合作的相位。当他走进我的能量场,好像有磁场在推斥他,他无法靠近我,否则便失去平衡并被迫后退。最后他只好走下楼梯,和我保持至少 35 尺的距离,我们就如此吼着谈话。我可以靠近他,但他必须待在我的能量场外,否则很不舒服。

 

我的梅尔卡巴能量场是随时启动的,而他第一个想知道的是我的能量场为什么有个黑色光环。一个转动的梅尔卡巴直径为 55 尺,当转速为 95% 光速时,会有一个黑色光环环绕着它(如下图)。黑色光环出现,表示银河已达最快转速,因为当事物以光速转动时是看不见的,光在那里,但相对你而言是黑的,卡梅伦的话表示他可以看见我的梅尔卡巴,这本身便非寻常之事。

 

 

接下来我发现卡梅伦没有情绪体,他说他被注射 LSD ,并以性能量剥夺情绪反应。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事。这当然和他有两个失衡的梅尔卡巴有关,他参与两次实验,被置入两个梅尔卡巴,都不是在爱中产生的,因此完全失衡。

 

 

 尼克斯坐在我旁边,看起来非常紧张害怕,他说他担心费城和蒙托克实验产生的梅尔卡巴力量正在结合,他手上的资料显示,他忧心这些梅尔卡巴回到地球时会酿成大祸,他恐惧自己和其他人性命不保。

 

离开他们之后,我问天使,我清楚卡梅伦的问题很容易解决。然而天使不让我介入。他们说 2012 12 12 日之后,会有一个为期 12 天的新实验,那会解决所有问题,把一切失衡带回平衡。他们不让我插手帮忙。

 

我带出这个主题,是因为这些实验都基于梅尔卡巴科学。而我们的政府不仅想用它在战争中隐形武器,更意欲用它来控制人的情绪和心智。

 

对你而言,重要的是知道当你在你的梅尔卡巴中,你可以免受别人基于这个知识的操弄。有许多政府对民众做的实验正在进行,加上地球的环境问题日益严重,明白和运用人类光体的力量,你不仅能恢复自己的平衡,也能促进整个世界的平衡。

 

我想让你明白,学习运用你的光体和认知它如何带来改变,在适合的环境下,透过你,任何事都有可能。你能疗愈自己和世界,而如果你有足够的爱,你能协助大地之母扬升,进入下一个世界。

 

 

我们的内在拥有如此宏伟的潜能,你可以选择继续过正常生活,追求物质的舒适温饱,或者了解外在的一切不是你,而只是一个机会,让你表达对生命的爱与喜悦。我们其实是内外合一的。

 

深吸一口气,让强大的生命能进入你闪耀的脉轮,活化你的梅尔卡巴。让我们握着这把通往宇宙知识的钥匙,对未知勇敢敞开心;我们将找到方法疗愈人心,并让这个世界再次回到合一的意识。就是这么简单。

 

 

生活的一切都是静心,生活就是一所重新忆起的学校。——德隆瓦洛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