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寂寞是什么,只是缺少知识?寂寞是什么,只是缺少自我的认知?寂寞是什么,只是天马行空,跑题了的,自我认知的缺乏?就寂寞而言,你已让你的心随波逐流。如同婴儿摩西,你自己最亲的心已离岸随波逐流。海岸离海不远,但是离上帝之海滨却遥不可测。我很好奇,如果这世上孤独已成为时尚,那么某些事情就很容易明白。

我们的合一性之间有什么样的裂缝可以成形?有什么样的假想线可以将你从我身边分隔,仿佛距离多明显,仿佛此事比合一性更靠谱?

难以想象你作为我的一个孩子,可以将你的头转离我。给了你海阔天空的自由,你如何能将你的头转离我,你如何能将你的心关闭?

你或许觉得你花了一生的时间来找我而且还没找到我,我不可能也没有将目光转移它处,我时刻在凝视着你。你可能会认为我不了解你或者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我没有关心你,我看着呢,我看着你呢,我一直让你站在我的面前,你从未逃脱我的视线或者我的思绪,我每时每刻白天黑夜冬去春来都在呼唤着你来我身边,你在我的头脑中,你在我的心里。我通过无数种方式说,我在这儿,你似乎总听不见我的话,你想让我靠近你。

我已来到你身边,我使尽浑身解数,我做着一切可能的事情来吸引你的注意,但是,你听不见我,你也看不见我。我在你眼前舞动,你飘飞而去还问我去哪里了,你如何会有这种失离的感觉?你为何执着于这个横亘在我们面前类似于毛巾一样的虚假距离?我从未离开你的身畔,我的手一直牵着你。我们有约定,你和我,我们永远是一体永远不可能不是一体。亲爱的,你的头脑很迷惘,你将目光投向那根本不存在的远方。我存在,天堂存在,上帝之王国在你之内,我永远都安坐于你的内心,你的心怎么可能最后才知道这些?

甚至是浪荡子离开我他的父亲,离我远去的时候,他也知道我在哪里,他明白他可以回归至何处,他回来了。然而你可能会说我并不存在,你没什么地方可去,你呼喊着:

你在哪里,上帝?你去哪里了也不带上我?你为何要落下我?你为什么要遗弃我?

你为何会剥夺自己降低自己对我的意识?缺失对于我存在的认知肯定不是你生活的最佳选项。这不是你要撰写的一部小说,你已花了足够长的时间去写它了,你已花了太久的时间来撰写这部黑暗奇幻小说。你不要拉长与上帝的距离,回归上帝之光吧,回归我身边,马上靠近我,说:

上帝,我在这里,我在这里,我回来了。我做过一个梦说你离开了,现在我知道这仅仅是我做的一个梦,我梦到我紧闭双眼,现在我又睁开眼看见你了,我已回到你身边了,上帝。我就在这儿等着你,你会安排我帮你干点啥呢?

原文:http://www.heavenletters.org/the-shoe-on-the-other-foot.html

中译:xiyangyang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