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活在别人的看法里吗?

 

有时候,我们不是要去满足父母的期望,而是要学会去挫折父母对我们的期望。当你挫折别人对你的期望,你就自由了。可是,你挫折别人对你的期望,不是要你自暴自弃,而是要你拿回自己的力量,走自己想走的路。

 

你要挫折别人对你的期望,你才有自由。有了自由,你才能做自己真正想做的。比如说,你根本就不想结婚,你就不要为了父母而结婚,挫折父母亲想让你结婚的期待,去让他们失望,你才能做自己。当你做了自己,你才不会恨他们。因为如果最后你丧失了你自己,就是为了要满足他们的期望,你就会恨他们。

 

我常常告诉大家,许医师这辈子,一直在做一种功德,就是不让我对别人产生恨。当我不让自己对别人产生恨,我才会有慈悲。如果我一直符合你的期待,一直顺从你,一直压抑我自己,最后我一定会恨你。

 

 

 

不管是媳妇对公婆、女儿对父母,还是儿子对父母,或是太太对先生,或是先生对太太,如果你一直压抑自己,没有自我,想要去满足对方,最后你就会恨他。你会觉得:“是因为你,我没有自我,所以有一天我会要你加倍奉还。”你会觉得:“我都为了你没有自我,你为什么不能为了我而没有自我?我一定要让你加倍奉还。”

 

从这个角度来说,许医师我一天到晚在做功德。我不让我自己恨任何人,我不让我自己心中有恨,这就是功德。所以,挫折别人的期待,你才能真正拿回自己的力量。

 

有时候,我们常常会犯一种错误,低估了别人对自己的看法和期待。这个世界很好玩,有利就有弊。许医师常讲,我一直学习不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我才能自由,我才能有力量。比如,许医师最近越来越喜欢穿奇装异服,因为我不太在乎人家怎么看我。

 

 

那么,当你不太在乎人家怎么看自己时,最后就会演变成这样的弊病:你不太知道人家怎么看你。所以,许医师我就觉得有时候我是有盲点的,就是我不太知道人家怎么看我了。因为我为了要做我自己,为了不受干扰,所以我坚定一个信念,我不在乎人家怎么看我,久而久之,我就不知道人家怎么看我了。

 

因为你很在乎人家怎么看你,你就会想要知道人家怎么看你,所以有时候,我太太就会跟我说:“你好像不太在乎全世界任何人对你的看法。”我说:“对啊,他们对我的看法有关系吗?我会多一块肉或少一块肉吗?”所以后来你会发现,许医师很聪明,可是其实我变得很傻,搞不清楚状况,因为有利就有弊。因为我学会“世人毁誉,与我何干”,于是我就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

 

所以,有时候我就很矛盾。许医师我在做治疗的时候非常精准,可是我出了治疗室,我对人有时候一点都不了解,我对这个世界任何人都不感兴趣,可是我对心灵感兴趣,我对宇宙的运转、对哲学、对真理如何运作感兴趣,可是我对这个世界的任何人通通不感兴趣。也许你会觉得这很矛盾。

 

 

 

有一次我的特别助理跟我说:“许医师,我以为你很了解人。”我说:“什么意思?”原来她发现许医师一点都不了解人。我正是因为这样,让自己全心全意地朝心灵的方向走,因为我根本没有被卡在人类的世界里面。我常常告诉我自己:“为什么要在意别人的看法?人活得快乐才是最重要的。”所以到后来,我连别人怎么看我,我都不知道了,包括我的兄弟姐妹怎么看我,我也不知道。

 

但是,假如你让我去对准某个人,我会知道。当我一转变焦点,我会全部都知道,可是当我没有在聚焦之前,我几乎完全不知道。许医师我就像个精准的扫描器,平常我根本没有在运转,直到吸引到我兴趣的东西出现了,我才会运作,否则我对周遭的人怎么看我,我完全都没兴趣,这些都被自动遮蔽掉了。记得有位学者说过一句话:“我常常假装全世界旁边通通没有人,我才能那么犯傻。”我对此很有感觉,因为这句话我完全可以体会。

 

跟大家讲个更好笑的,如果说今天许医师更有名,台湾各地每个人都知道许添盛是谁,我都会假装所有人都不认识我。比如,我有时候坐高铁,有人就说:“许医师,来照个相。”我就毫无感觉地走开了。因为我走到哪里去,我都会假装所有人都不认识我。所以,为什么许医师这么自在,这么快乐?很多人巴不得全世界人都认识他,不过,就算今天全世界都知道我了,每个人看我一眼就知道我是谁了,我还是会假装我不认识任何人,任何人也都不认识我。

 

人真的很有趣。我对人了解得很深,可是又完全不了解,这就是我刚讲的“有利就有弊”。因为当我做我自己,我不想在乎任何人对我的看法,我就渐渐不知道别人怎么看我的了。但是当我想知道,我就会知道。

作者|许添盛

摘自|许医师《早期课(卷一)》读书会

文字整理|王甜甜

编辑 | 麦田心灵

图片|来自网络

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出处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