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門徒夫婦談論他們的關係。他說:「有句老話:相愛容易相處難——這就是發生的事情。」

每一段愛情都在劫難逃。它越偉大,它就越危險

 

奧修回答:

 

  相處難,相愛更難。但關於愛的想像是容易的——這就是人們對愛的誤解。

 

  所以每當人們說他們墜入愛河,他們只是在想像,投射。他們不斷把他們需要的一切投射到對方身上。他們讓對方成為他們希望的樣子,他們用自己的色彩來描繪對方的面貌。墜入愛河並不是真正的實相——它只是夢幻。你們兩個人創造出兩種並不真實的理想性,那是無法長期忍受的。一旦你們開始安定下來,真相本身就開始呈現,問題就出來了。現在你不再是一個人——還有對方存在。

 

  當你不得不為了對方,為了他真實的情況,為了他存在的方式妥協的時候,問題就出現了。一開始每個愛人都是單獨的,對方就像一面他不斷幻想的螢幕,對方是被動的。但慢慢地你們接近了,你們安定了,蜜月就結束了。對方必須開始真實,否則他就會開始覺得上當受騙,當真相出現,那是困難的:然後就會有衝突。

 

  你希望她聽你的話,她希望你聽她的話……這些都是無意識的東西。

 

  所以從某種意義上說,每一段愛情都在劫難逃。如果它是愛情,它就難逃一死,它越偉大,它就越危險。如果你飛得很遠,如果你真地走得很高,你將會一落千丈,掉進你能量的最低點——然後就是痛苦、哭泣和流淚。在這種狀態下,如果你變得覺知一點,如果稍微超然地看待整件事情,就像它不是發生在你身上,而是在兩個演員身上……不是針對你——如果你努力稍微超脫一點,這個痛苦的時期就會過去。你再也無法達到浪漫時的那種高度,但那不是必須的,因為每個高峰都帶來一個低谷,而生活必須安駐在中間的某個地方,處於一種平衡之中。

 

  就在那個地方,如果愛不顧所有的問題繼續下去,它最後就會安定下來。作為一種平衡,一種基礎,你們可以從這裏開始經營——既沒有高峰也沒有低谷,而是一種安寧,一種平靜。當然不會再有那種興奮。如果你渴望興奮,愛就永遠不會安定下來。你會不斷地更換伴侶,因為這種事情只有前半部分是美麗的。如果你不斷改變,你擁有的前半部分就越多,而每當後半部分開始了,你就逃跑。這就是在西方發生的事情。

 

  你只吃甜品——但那沒有營養。漸漸地,如果這成了一種習慣,你的整個生命都會被它破壞,它會破壞你的所有食慾。遲早有一天,一個人必須從天上下來,在大地上行走,紮根在大地上,讓真實呈現。有時候我們可以做點夢,但一個人必須和真實一起生活。

 

  所以這個點到了。(男方當時沒有做任何決定)沒有必要——只要觀照整個過程。事實上,對這個過程的觀照會帶給你一種非常非常深入的整合。這對你更加困難,因為女人更加感性。觀照對她們更加困難,她們無法保持那種距離。但如果你可以做到——這是可以做到的——來到女人身上的整合比來到男人身上的更加深入,因為女人更加現實。一旦你把根伸入大地,一個女人將達成比任何男人所能達成的更好的平衡。

 

  男人是個流浪漢。如果你製造太多的麻煩,這會很容易讓男人逃離你。事實上,他將會感謝你製造了這麼多麻煩讓他逃走。你創造出某個情境逼迫他逃走!男人是個流浪漢,他就是想要去找別的女人。

 

  所以要更加警覺一點。如果你想要哭泣、流淚,那就哭泣和流淚,但要一個人哭,不需要去打擾他。他沒有對你做任何錯事,所以為什麼要讓他痛苦呢?讓他面對自己的真相,你面對你自己的。每個人都必須面對自己,沒人可以在那裏——即使是你的伴侶。你必須單獨一人。

 

  所以只需要多一點覺知。愛本身是無法持久的。愛加上覺知就可以成為一種永恆的現象……某種深奧到連死亡都無法摧毀的東西。但那樣你就必須穿越所有這些消極的狀態。你享受過了高潮,現在你必須也要享受低谷!不要試圖逃離低谷——活過它!那也是成長的一部分。如果你們彼此相愛,那麼不管發生什麼,最後都是有幫助的,最後都有益處。這些都是成長的悲痛、痛苦。

 

  這就是我想要對你們說的:頭腦想要一次又一次地改變或生活在同樣的幻覺之中,如果幻想不可能了,它就想要更換伴侶。頭腦就是這樣運作的……頭腦沒有耐心,所以不要聽它的話。

 

  你們兩個更換的伴侶夠多了,那不會有太大的幫助。這次不如讓覺察成為你們的焦點,而不是愛,愛會隨之而來。

 

  (對女方說)不要製造不必要的問題。如果你可以觀照它們,放下它們——很好。如果完全無法放下它們,那就爭吵一下,製造點麻煩,但要保持有意識。至少你們可以做一件事情:當一方陷進去了,另一方可以保持有意識。做一個約定:當你的愛人陷進去了,你就必須有意識;當你陷進去了,他就必須有意識。幫助彼此成為有意識的。

 

  事實上,這是愛可以給予的最偉大的禮物——覺察的禮物。

 

  還有一件事情我想要告訴你們,兩個人在一開始相愛的時候,他們對彼此感興趣。遲早它會開始衰減,因為你們已經瞭解了彼此。

 

  你們對彼此好奇,因為你們還是未知的領土。遲早你們會成為已知的領土——身體和頭腦所有的地形都被知道了。漸漸地一個人就變得熟悉了。接下來如何繼續保持對對方的興趣的問題就出現了。要麼你可以偽裝——就像全世界的婚姻一直在偽裝的一樣,伴侶雙方都知道那是假的,是人做不到的……所以偽裝是不好的。沒有什麼比偽裝更能摧毀愛。一旦兩個伴侶決定偽裝,他們的愛就已經死了。所以永遠不要偽裝。然後要怎麼辦呢?如果興趣已經衰退而你又不偽裝,那對此什麼也做不了。創造出一種超出你們兩個人之外的興趣。

 

  在一開始,愛人們對彼此感興趣。如果他們真的希望繼續深入一段愛的旅程,他們就應該對某種兩個人之外的東西感興趣。在一開始,愛人們凝視彼此的雙眼。那不可能永遠持續下去,他們一起看月亮的日子必然會到來。一開始的融合就像彼此直接地融合。漸漸地,你們彼此就會間接地融合。

 

  你可以看到兩個愛人是否剛剛開始——你會看到他們是面對面的;他們還處於蜜月的階段。但如果他們安定下來,蜜月階段結束了,興奮消失了,他們就會變得沉默、安靜,你不會看到他們是面對面的。他們會面對某些別的東西——月亮,一朵花……他們也許會聽一首詩。有某種東西,作為一種共同的基礎,是兩個人都感興趣的。這就是現在他們對彼此感興趣的方式——一種間接的方式。

 

  所以在對彼此的興趣衰退之前,創造出間接的方式。否則的話,這是我的觀察——遲早許多伴侶會對彼此感到厭倦。

 

  一開始他們狂喜,然後衝突。這也是好的——至少有事可做。當這也經歷過了,然後就是空虛……面對彼此的空虛。一個人變得非常恐懼,怕得要死。然後他們希望某種東西——如果他們沒有創造出某種他們兩人可以分享的東西,他們還要在一起就會變得困難。所以第一個階段是狂喜,現在是痛苦的階段,第三個階段就要來了。

 

  在第三階段來臨之前,做好準備!彼此分離而又同在。如果你們可以找到一個共同的目標,一個共同的命運,那麼你們就可以永永遠遠地相愛,嗯?很好!但是要不顧一切,把它帶到終點。

 

OSHO:Be Realistic: Plan for a Miracle

http://www.osho.tw/OshoQ&A/Answer.php?Number=os0033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