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30

 

 

绪论(节录)

你即将进入一个世界,那裡有著所有问题的解答。藉著这本书,我将告诉你我的故事、我的体验──身而为人,我是如何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发现那既隐密又让人目眩神迷、与灵性扬升及我们的未来有关的真相。

 

想像你过著一种拥有超自然神力的生活:即时的「心电感应」让你可以确实地读取别人脑袋裡的想法,使话语形同虚设;有了「漂浮术」,你只要用一点念力就能腾空飞翔;藉著「隔空取物」,无论物体的体积有多麽庞大,你都可以命令它们升空,并且让它们随著你的意愿移动;透过「物质化」,你一开口就能创造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时间旅行」则是允许你神智清明地回到过去或快转到未来。在过去,你不记得自己在每一世必死的生命之外,还有著更伟大的身分。如今,阻隔在生命与死亡之间的「帷幕」已经落下。现在的每个片刻,你都全然地意识到自己乃是一个有著人类经验的灵魂,你的智能是如此巨大,远大于你在过去所能够企及的一切。

 

这是不是一场梦?一种毫无事实根据而又荒谬的痴心妄想?或者,有没有可能,那些伟大的灵性导师们说的都是实话?你是不是生活在失忆当中,忘了你是谁,还有你的真实本性?有没有可能,你做的选择和你思考的内容远比你认为的还要重要?在你日复一日乍看平凡无奇的挣扎中,是否代表著宇宙的正邪之战?而这场祕密战役,是不是也在全球重大事件的头条新闻背后暗中肆虐?

 

灵性的扬升(ascension)──转化进入更高的存在状态──是不是你身为人类的终极目标?宇宙裡是不是有一股邪恶力量,它持续地把恐惧、愤怒、罪恶感和羞耻感灌输到你身上,藉此阻碍你在进化上的量子跳跃?我们是不是正在目睹一场巨大的竞争,其目的是为了控制这个星球?如果我们不为邪恶势力提供能量,比如说我们的自私、嫉妒、物质主义、贪婪以及寂寞,它们真的会就此消亡吗?这些不同势力的战争是不是已经持续了数十万年──就他们的记忆而言?

 

你即将进入一个世界,那裡有著所有问题的解答。有个看似不存在的邪恶势力,正在以末日和毁灭威胁我们,除了有个「菁英集团」藉著製造战争、金融危机、天灾和混乱来让自己壮大,大自然似乎也背离了我们。我们的星球正在走向灭亡:水源消失了、动物受到捕猎濒临绝种、地球的气温逐年暖化、地震、火山、海啸、飓风以及超级风暴,都威胁著我们的生命和我们居住的星球。

 

人们经常认为古代的灵性故事只是「神话」,因为我们居住在一个「真实的世界」,和古代的世界相比,这个世界更寂寞,也更具威胁性。当人类面对不愉快的事情,或是大规模毁灭这种命定般的事实,通常会开始否认现状,或是对某些事物成瘾,藉此把这些事情抛诸脑后。当真相像纸包不住火一样爆发出来,便引发了我们内在一种潜藏的无力感,于是我们只能迫降在深沉、黑暗而又抑鬱的孤寂之中。这时候──当事情糟到不能再糟的时候──我们开始信神,然后在我们专属的地狱裡哭喊著:「为什麽?为什麽?为什麽?」

 

也许你有幸遇上众多先知所说的「永恒智慧」(ageless wisdom)。那可能是一次濒死经验,它让你超越生命与死亡的帷幕,瞥见更广大的实相;或者是一个极度美丽、令人摒息的梦境,它让你流著泪醒来,对于新的一天充满渴望;或是一次让你情绪攀上高峰的事件,无论是极端恐怖或极度狂喜,于是你穿越迷雾,进入一种充满光辉的宁静,那是所有伟大的心灵导师都享受过的奇异恩典──时间突然以蜗步前进,而你开始以一种「全观」的视角看著自己的生活。有一些相当奇怪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你身上,你无法否认那是一种超自然的力量,它让你整个人都因为惊奇而兴奋、震动起来。在这偶发的珍贵片刻,你触碰到某种真实奥祕的本质。你经验到了一种实相,其中没有恐惧、痛苦、失落或是寂寞──只有爱、喜悦、幸福以及明亮无涯的白光。

 

这样一种扩张、令人敬畏的永恒之感常常转瞬即逝,在那一瞬间,你看见魔法,但是没多久你又被平凡无奇的日常生活给团团包围。现实严酷的冷风熄灭了无限潜能的火焰──就像一般人目前的感受一样。幸好,事情不一定会这样发生。我们所属的这个时代蕴含著一个极大的奥祕,那就是正面的灵性存有(spiritual beings)确实存在,如果你遵从特定的指导原则,便能够和祂们取得直接的联繫。我每天都会收到一些信件,很多人告诉我他们遭遇了一些奇特而又神祕的现象。在过去,我付出许多努力想要接触祂们,后来也获得相当深刻而又充满意义的成果。

 

藉著这本书,我要告诉你我的故事、我的体验──身而为人,我是如何历经了千辛万苦,才发现那既隐密又让人目眩神迷、与灵性扬升及我们的未来有关的真相。诺斯替(Gnostic)传统的灵性教诲告诉我们,讯息是有生命的,只要接触和宇宙真实本质有关的讯息,便足以引发我们的蜕变,让我们踏上灵性扬升之路。在我之前写的书裡,我用一种科学的角度来传达这些讯息。现在我要利用这本书的前半部告诉你,这种形而上的真相,是如何以一种个人的层次显化在你的生活之中。

 

历史的谜团

 

科学这样教导我们:你从一种穷极无聊的洞穴生活演化而来。你远古的祖先是不识字的「猎人──採集者」,他们必须对抗大自然才能存活下去。后来,这些老祖宗终于有了足够的智能,于是他们发明了轮子、开始种植作物、驯服动物、发展交易系统、建造坚固的藏身之处,然后聚集在城镇或是都市裡。就这样,文明渐渐开展,文字、数学、陶艺、冶金术、政治、天文学、法律和宗教也跟著被发明出来。

 

同时,我们开始崇拜神祇。地球上的每个文化几乎都有类似的报导,记载著人类和某种具有超级智能的先进生物,进行了直接的接触。文明,就这样来看,并非无缘无故出现在地球上。有某种「奥妙的存在」(sophisticated beings)教我们如何说话、如何阅读、如何写作、如何种植作物、建造居所、研究星象,还有了解科学这种通用语言。过去的书写记录一次又一次明白地对我们诉说这样的故事:先进的、看起来像人类的种族给了我们通往知识的钥匙。在许多故事裡,这些人和我们一起生活著,就算没有几千年也有几百年,祂们可能就像国王一样,以一种神圣权力治理著这个世界。有些「神祇」教我们要对别人更有爱心、更宽容,而且还帮助我们创始了几个主要的宗教──这是个藏得很深的祕密,真正知道的人并不多。其他「神祇」远远称不上慈爱或是善良,祂们彼此争斗、卑劣放纵、说谎诈骗,有好几次,受祂们欺负的人们开始感到愤怒和上当,最后便起义推翻、消灭了祂们。

 

这些古代的「神祇」,就事实而论,有没有可能是外星生物?过去二十年来,我不断藉著各大公开媒体讨论这个问题,其中包括了我自己的网站「神圣宇宙」(DivineCosmos.com)、我的著作《源场:超自然关键报告》和《同步键》(编按:二书均由橡实出版社出版)还有在《远古外星人》(Ancient Aliens)这个电视节目超过八十集的谈话片段。《远古外星人》的第一集在「历史频道」(History Channel)播出,当我在写这本书的时候,这个节目已经进入了开播以来的第十季。不过,还是有许多人表现得像是那些拒绝从伽利略的望远镜去看宇宙的教士。目前一般人视为理所当然的世界观只不过是一种信仰体系,就和其他的宗教没有两样。人们捍卫当前的科学模型,态度就像是摆著传教士架子的狂信者,宣称真相只有一个,并且认为科学家拥有所有问题的答案。

 以上資料来源:http://mp.weixin.qq.com/s/n8Zi6wG6DUw74CSeGdPZWg

 

 


 

 

 正邪之战

当极为受人爱戴的甘迺迪总统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子弹爆头射杀,举国同悲,我的父母亦然。这桩暗杀显然是因为好几颗子弹从不同的地点向甘迺迪射击所导致,然而调查这个案件的“华伦委员会”却说罪魁祸首是一颗蜿蜒前进的子弹,以此敷衍了事。就像许多美国人一样,我的父母觉得华伦委员会的说法没有什么说服力。让枪手李.哈维.奥斯华一个人承担所有的罪责实在是太便宜行事了,况且奥斯华在还没接受审判之前就被枪杀身亡。那个时候,没有人会想到美国政府可能和甘迺迪的谋杀案有牵连。这个事件造成的恐怖为人们带来了吗啡效果,他们选择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低着头不闻不问。就算有什么大规模的抗议或是要求政府重启调查的要求,也没有产生什么具体的结果。甘迺迪的副总统林登.贝恩斯.詹森宣示就任成为新的总统──并且加速推行一项新的“警察行动”(policeaction),后来演变成了我们熟知的越战。一九六五年三月,詹森部署了第一波海军,总共有三千五百名。同年十二月,在越南的美国部队已经增加到二十万。

 

甘迺迪在一九六三年十一月被暗杀之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一波新的“英国入侵”以“披头四”的形式来到美国。就像我在《同步键》里说的,披头四的女粉丝们震耳欲聋的尖叫和哭喊,似乎是一次大规模的净化仪式,用来清理甘迺迪暗杀事件所带来的创伤─美国政府和媒体则是参与了这场拙劣的掩饰活动。约翰.蓝侬、保罗、乔治和林哥突然间成了新的英雄,他们不止填补了甘迺迪留下的巨大空虚,也创造出至今无人能复制或与之匹敌的音乐传奇。在某个意义上来说,披头四创造出了一个新的高潮,让人们遗忘不久之前才发生过的创伤──然后再也不回头。

 

一九六七年六月二十五日,披头四发行了单曲《你需要的只是爱》(AllYouNeedIsLove),运用自己的名声和当代的玩命强权对抗。这支单曲在《我们的世界》(OurWorld)这个电视节目现场播出,这是第一个完全使用新的卫星传播科技制作的节目。这次播出成了电视史上收视率最高的时段,有来自二十五个不同国家、超过四亿观众一同收看。披头四在上台前的最后一分钟更改了演出曲目,并且在这样的过程中触发了一场属于年轻世代的革命。和两次世界大战不同,英国没有征兵,只是派遣了大约两千名士兵到越南──但是披头四显然相当关心发生在它的美国兄弟姊妹身上的事。我的父母亲是几百万年轻人当中的两个,他们深深被这个时代的变革所影响。这时候事态已经变得相当清楚,保持沉默就等同于死亡,他们必须起身对抗当权的势力,才能保障自己的未来。

 

英国陛下的请求

 

在风云变幻的六○年代末期,唯一可以和披头四相提并论的另一个英国乐团是滚石乐团。在神奇的一九六七年,滚石乐团在十二月八日发行了一张奇怪的专辑,名为《魔鬼陛下的乞求》(TheirSatanicMajestiesRequest)。这个标题玩弄了每本英国护照上都有的一段文字,第一句就是“英国女王陛下的请求”(HerBritannicMajestyrequestsandrequires)。该乐团的主唱米克.杰格在宣传照片里头带着“笨蛋高帽”,意谓着他是个傻瓜或是弄臣──在莎剧里头,这个角色通常会揭露秘密的政治讯息。因此这张专辑看起来就像这个“弄臣”在介绍大英帝国,称其为“魔鬼陛下”。这张专辑的封面设计和音乐风格,显然是要模仿披头四在同一年发行的经典专辑。

 

奇怪的是,滚石的鼓手在宣传照里头打扮得就像是亨利八世──英国的传奇帝王。亨利有六个妻子,其中两个被他杀掉,他还因为和罗马天主教廷决裂而知名。亨利为英国的宪法带来了根本上的变革,创立了“君权神授”(DevineRightofKings)这个理念,宣布英国君主对于英国的教会有着完全的管辖权──这个作法成功地让他和他的继位者在基督教世界里成为像神一样的角色。亨利还透过“褫夺公权法”为许多反对者冠上叛国和异端的罪名,在异议者无法辩驳而且未经审判的状况下处决了许多人。

 

《魔鬼陛下》也引发了许多其他联想,有人认为它是用来向坠落在地球上的外星文明致意。在这张专辑的封面,一个有环行星,或许是土星,就出现在乐团后面。因为版权法,我无法在这里列出所有的歌词,但是这些歌词值得我们看一看。

 

在〈两千人〉(2000Man)这首歌里有这样一段合唱:“哦,爹地,为你的行星喝采,哦,妈咪,为你的太阳喝采……你们降落的时候坠毁了吗?”我在二○一四年得到一些内幕消息,我会在本书的后半部讨论这些内幕,直到那个时候我才明白这些歌词或许描述了另一个文明,它来自别的太阳系,后来迫降在地球上──它的领导者是一个我们现在称之为“路西法”(Lucifer)的外星人,路西法带着他的支持者们一起来到地球。

 

在地球上怎么会有人支持路西法?这看起来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即使是现在,如果你敢说自己相信这种说法,就等着被朋友和家人嘲笑、排挤吧。我花了许多时间和精力做研究、寻找内幕消息,此外还赌上个人的风险,才发现地球上有一个巨大的、秘密的信仰集团,它的信仰者认为路西法是好人。有些人称之为“新世界秩序”、“毕德堡俱乐部”、“三边委员会”、或是“光明会”,不过在这本书里我会用“阴谋集团”来称呼他们。

 

许多内幕消息人士向我透露,这个“阴谋集团”正打算向世人昭告他们的存在,这个计画叫做“大揭密”。幸运的是,现在有为数众多的YouTube影片揭穿了这个阴谋──其中许多影片都有上百万次的点阅率。这是新一波的年轻世代革命──和最早的胡士托音乐节相较,它的人数更多、影响力更大。许多在过去被忽略、遗忘的线索,现在都被挖出来重新检视,这个世代对这些谜团进行了一次广泛的调查。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菁英份子不觉得自己做了任何坏事,他们认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乃是为了要将我们从软弱和无知当中解救出来。为了通往他们所认为的“觉醒”,即使在追求“新世界秩序”的路上有任何伤亡,那也是可以接受的损失。他们死守着一个秘密,那就是他们相信自己乃是远古外星人的直系血脉,这些外星人比我们还要进步,到了地球之后成为法老、国王和神祇。这样的“神奇血统”是一种藉口,让他们觉得自己高人一等,因此也赋予了他们统治地球的权力─以及统治地球的需要。目前我所拥有的最佳情报都是来自这些组织高层的揭密者,他们说这些外星难民大约是在五万五千年前坠落在这里。他们在某个战争中输惨了,但是到了地球以后,却又没有任何技术或是方法可以离开。他们的人散布到全世界,建立了控制系统,他们经历了好几次文明崩毁、反对者起义,然而继续存活下来。

 

“流行音乐排行榜”这个节目将摇滚乐引进了英国,每周唱片销售量第一名的乐团,就会获得在这个节目现场演出的机会。让人吃惊的是,滚石乐团在这个节目的现场演出了三十三次。在二○一三年,大家才知道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吉米.萨维尔(JimmySavile)是个连续性侵犯。有超过四百五十名受害者站出来,讲述他们如何被萨维尔侵犯的恐怖故事,据估计,真正受害者的总数恐怕是三倍以上。萨维尔资助了许多儿童医院,而其中一名受害者告诉英国的《每日快报》,萨维尔把她带到其中一家医院的秘密房间,那里很暗、只点着烛光,萨维尔和一些其他人穿着长袍和面具,并且用拉丁文的“AveSatanas”或是英文的“HailSatan”唱颂“撒旦万岁”。我绝对不是说滚石乐团在撒旦仪式当中虐待或是性侵其他人,但是很显然,这个阴谋集团利用了滚石乐团的音乐来传播负面讯息。被萨维尔侵犯的人太多,英国广播公司不太可能什么风声都没听到──然而一直到一九九○年代,萨维尔仍然是相当受欢迎的一个电视明星。自二○一三年以降,有另外一些消息亦透露英国政府高层也有一些恋童癖人士──意思是,在某个强大的秘密文化里头,这样的癖好是可以被接受的。在二○一五年五月二十号,英国警方宣布有两百六十一位“知名人士”因为儿童性侵案件而接受调查,其中包括了一百三十五位影视广播人员、七十六位地方性和全国性的政治人物、四十三位音乐产业的工作者、以及七位和运动相关的人物……

 

我们之后会在书里介绍一位关键的揭密者,布鲁斯,他告诉我:“大卫,重要的不是你相不相信这件事,或是其他人相不相信这件事。这件事情是不是真的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真的这么相信。这是一种宗教──而他们是非常虔诚的信徒。只要知道这一点,你就会比较能够理解他们的所作所为。他们相信,藉着信教他们就会获得超自然的神奇力量,这能为他们带来声望和财富。拥有更多的金钱和权力,就代表你更加地觉醒。”这不必然意谓着这些乐手本身是撒旦的信徒,不过对于这些权力菁英来说,当他们的身分要曝光的时候,找个替罪羔羊来承担一切罪过是相当常见的事。他们的谎言不计其数,都是为了让他们的信仰看起来充满吸引力。

 

“流行音乐排行榜”这个节目将摇滚乐引进了英国,每周唱片销售量第一名的乐团,就会获得在这个节目现场演出的机会。让人吃惊的是,滚石乐团在这个节目的现场演出了三十三次。在二○一三年,大家才知道这个节目的主持人吉米.萨维尔(JimmySavile)是个连续性侵犯。有超过四百五十名受害者站出来,讲述他们如何被萨维尔侵犯的恐怖故事,据估计,真正受害者的总数恐怕是三倍以上。萨维尔资助了许多儿童医院,而其中一名受害者告诉英国的《每日快报》,萨维尔把她带到其中一家医院的秘密房间,那里很暗、只点着烛光,萨维尔和一些其他人穿着长袍和面具,并且用拉丁文的“AveSatanas”或是英文的“HailSatan”唱颂“撒旦万岁”。我绝对不是说滚石乐团在撒旦仪式当中虐待或是性侵其他人,但是很显然,这个阴谋集团利用了滚石乐团的音乐来传播负面讯息。被萨维尔侵犯的人太多,英国广播公司不太可能什么风声都没听到──然而一直到一九九○年代,萨维尔仍然是相当受欢迎的一个电视明星。自二○一三年以降,有另外一些消息亦透露英国政府高层也有一些恋童癖人士──意思是,在某个强大的秘密文化里头,这样的癖好是可以被接受的。在二○一五年五月二十号,英国警方宣布有两百六十一位“知名人士” 因为儿童性侵案件而接受调查,其中包括了一百三十五位影视广播人员、七十六位地方性和全国性的政治人物、四十三位音乐产业的工作者、以及七位和运动相关的人物……

 本文节录自:2章正邪之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