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译:becomequantum 今天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是正在增长的被诊断出患有对多种化学物质或环境过敏疾病的患者之一。这个失调主要是免疫系统的紊乱,影响到体内的每个器官。我们中有些人不只是对我们环境中的普通,日常物质过敏,还有像我这样的对气味,光线,触摸,声音和味道都高度敏感。有些人还对他人的情绪敏感,当有敌意的人在场时会发展出中毒症状。

 

所以我的问题是:为什么有这样症状的人一直在增多,在这个失调背后的灵性本质是什么,我们怎样才能够让我们自己对周围的物理和情绪环境不敏感?

 

答:首先来说化学物质:这是这个星球上日益增加的有毒物质的结果。星球自身越是不平衡,就会有越多的依靠平衡的人受影响。所以过敏人数增加是由于地球环境污染我想这你已经知道了。

 

而这往往会一同影响那些能感知情绪的人,因为那些在化学上精确调谐的人同样也是在能量上精确调谐的。这其实并不关于灵性。而是关于能量。如果你敏感,那你就会对所有的事敏感,不仅仅是在3维中。甚至那些根本不认为自己是灵性的人也会处在这个问题的旋涡中包括对他人情绪的敏感。

 

我们教导过你们可以缓和它,而这归类于通过想象和冥想来控制你的细胞结构。你们自己的科学现在已经确认你们的思想能够改变你们的免疫系统,而这就是开始着手的地方。你们真的能够控制这些事情!开始每天想象一个能够更加容忍不平衡环境的免疫系统。不要把自己看作很敏感和易受伤害,而是能够平衡一切所到来的事情,对其感到舒适而不是沮丧。

 

 

问:我的问题是:关于饮食,我最近做了很多(个人的)研究。首先是基于阿育吠陀的素食,然后是长寿(macrobiotic-based)素食,接着是生素食,再是原始生食(就包括了生肉在里面),等等。

 

我从没能长期坚持某种饮食方式,更多的是为了从不同的视角了解我所吃的东西。但尝试所有这些之后,我是更加困惑了,因为我们的消化系统看起来和猫的类似,我们的牙齿像杂食性动物的,而我们的胃则看起来不像是为了消化谷物和生蔬菜设计的。

 

另外,我同情吃肉是有道德后果的这个由来已久的观点,而我采取的态度是我个人不吃任何我自己(从心理上说)不忍心去杀害的东西。因此我只偶尔吃鱼。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正确的观点。

 

我的问题是,你能不能更多的谈谈饮食,特别是关于生吃一切东西的真相?还有素食是不是一个很好的方式,根据这么多年的研究,看起来有些营养,或者至少是它们的生物有效成分,是更容易通过吃肉制品来获得?或者我是不是应该吃我最近的血缘祖先所吃的东西(我是犹太人,有德裔或波兰犹太人和非犹太人祖先)?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先感叹一下每个人在他们的问题中所花的智力和心思。而回答也很另人满意。我的问题和健康有关。为了理想的健康什么才是最好的饮食?我们应该回归旧约并遵守犹太饮食习惯?还是应该坚持素食?吃不健康的食物和超重会影响DNA激活以及在灵性上的进展吗?有没有一个特别的饮食习惯我们都应该遵守?有没有一个特别的锻炼是我们该做的?

 

答:所有你所说的都是有道理的,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并是被尊重的。人类身体有着很多其它是你们进化先祖的动物的特征,而这说明基础的核心进化是真实的。你们是很多地球过去生物进化的组合。这意味着你们的多样性是在楼梯的顶端——非常高的。

 

这里真正的问题在于很多人尝试想把饮食问题整的对全人类通用。然而,你们全都是非常不同的,不仅是在化学上,也是在能量上。因此基于血型,出生月份,甚至能量场来研究饮食问题都是有效的。真正的关键是:找到适合关于你的上述情况的饮食习惯并遵照它。不要错误的认为你发现的适合你就能适合所有人。这对吃肉同样适用。如果所有的人类都决定不吃肉,人类就会挨饿,因为并没有足够的耕地能够养活你们所有人。

 

你提到的所有东西都有其合理性,包括生食,乃至犹太饮食(最初是根据直觉发展出来的,以让你们远离变质的食物)。但它们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解决方案最终将会是提供一个测试以帮助你们去了解对每个人来说什么饮食才是最合适的,然后不对其他有不同饮食习惯的人有评判。这些测试其实已经有了,但它们还没有被结合起来。这又是一个你们的线性和分类偏见,在你们的科学中,当你们找到解决方案的各个部分时,你们都给它们贴上很重要的标签,好像其中的每一个都是最终解决方案或是一个终极系统。而事实是它们必须被结合起来。

 

因此,去找到对每个人各自适用的饮食,并且不要把通用的标签贴在你研究发现的适合你的方式上。它们会对与你类似的人有效,但不会对所有人都有效。从血型开始,再进展到其它一些会让你们每个人都很不同的独特特征上。哦...还有别忘了你的业力团体(karmic group)(克里昂微笑)。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是一个照顾老年痴呆症患者的护士。我的一项工作就是找出什么药物能够帮助他们身体舒服,并让他们足够的安全和平静,好让别人能够照顾他们。

 

这些药物是有毒的并有副作用。我的确有意愿让我开的药物能够对他们最有益,但这看起来还不够。照顾他们的员工经常受到伤害并且他们看起来也在痛苦当中。请帮我了解我如何才能够更好的帮助他们。

 

答:你的意愿是被尊敬的,但你无法为别人做这件事情。换句话说,你的希望那些物质不伤害到他们的意愿是不够的。这必须是他们自己的意愿,但不幸的是由于他们的精神状况,他们无法这样解决问题。这看起来不公平,但更大画面是由于灵性上的原因,他们的灵魂正过着一个充满了挑战的人生,而这在超越你理解的层面上是合适的。

 

有一些物质能帮助他们并且没有副作用。还有一些能量系统也能有帮助但所有这些在你所在的机构中都无法给与他们。而这又是一个让你沮丧的地方。但你在那儿维持住了这一切的能量并注入了光,否则情况就无法维系。相信我,你在你所在的地方是有价值的,他们那些看起来都不了解自己在什么地方的人仍能感受到你的关心和平衡能量。这对他们有帮助。

 

有一天或许你能够给他们一些效力强大的草药,就是古人用在这上面的,同时也能帮助他们平衡能量。这些物质就是被美国印第安人用的那些,而在你们的文化中被依法取缔了因为它们的一些属性被误解了。

 

 

问:亲爱的克里昂,我们是恐龙吗,关于恐龙发生了什么?

 

答:不,你是人类,和恐龙没有关系除了你们都是地球上的生物这一点之外。恐龙是地球进化的产物。你们的DNA结合了人类自身进化和来自另一个恒星系统(昴宿星)的播种。恐龙离开了你们由于它们的食物没有了,而这归因于地理和天文环境的变化这对此星球的成长是非常合适的。

 【相关阅读】  【全線閱讀】《克里昂》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