凡出现的,不必排除

 

(2018-03-03 23:15:18)

 

 

世界与你,不过是幻,止幻凭甚?

 

若你知道一切所知所见,都不是真的,都如梦幻般的,你还止它干什么?让幻象是幻象,任它像青草长出,枯黄;任它像树叶,发出,落下。

 

对待幻觉的态度,知道它就够了;不必消灭它,消灭它,你又在制造新一轮的幻觉。对幻觉的了解,就是正觉。对待幻觉的态度,如同对待实法一样,就是正等。真实的,不用你为它做点什么,虚假的,不必你为它做点什么。这就是一种歇的状态,休息万事的状态,闲道人的诞生及其修行生活。

 

世界是幻,没有可做的对象;自我是幻,谁是那做者?若能真的认识到一切如幻,那是真正的休歇时刻。心不再造作,彻底的不再造作,其身每天只是吃饭穿衣,其心每天只是看花开花落。一切作为,只是无为。无为无不为,老子已悄悄变成你,你悄悄已变成老子。

 

老子是一个人真正悟道后,活出道的状态。成为老子,就是再次成为自然的人,再次成为闲人——闲道人。一个活出道的人,虽然表面上看去他忙忙碌碌,但他只是个闲人。没有真理要追求,没有虚假要去除,他的心只是清闲。拥有这样的心,他才找到一个修行者真正的态度,活在世上的态度。

 

绝学无为闲道人,不求妄想不除真。体会这句话,活出这句话。这是圣人的生活,这是圣人的教导。实证它,活出它,才乃走上正道——修行者正确的用心之路。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应作如是观”,只能被动的观吗?可否“止观”?是否出离幻身才能离幻境呢?

 

观,没有主动或被动,观只是观。若观还有主动或被动,那观只是自我的一种把戏,它表面上是在修行——消除自我的造作,实际却变成了自我的训练——在悄然地加强自我感。这样的观不是在消除自我,而是在训练自我,非诸佛所教导的观。

 

若你的观还没有离开能与所——主动或被动的感受,那不是正观。正观是离能所感受的,它没有主动或被动,观只是观。它清净本然,离一切污染。它不是某种污染物的反应,而是本然状态的呈现。对于我们清净本然的自性来说,自我感就是污染。

 

菩提自性,本来清净,只找出这个本来,只用这个本来。以这个本来存在,以这个本来应见,是为正观。以正观观,自然见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那虚假的自然从真实体上蒂落。一切诸法清净本然,世界与你皆清净本然,当于此时,何事而为?何事可为?虽有为,清虚自然而已。

 

 

梦里醒来,梦易破,白日的梦好难出离觉受,不是不要修至性光如炬,如日月当空呢?

 

性光如炬,日月当空,只是照见万法,沥沥显然。修行人之所谓“离”,不是离开一物或使其消失,而是知道它的实际情况,认出它的本来面目。离幻,不是避幻不见,或让其消失,而是知道幻只是幻,是不真实的。既然不真实,你何必再和它计较呢?它幻任它幻,我觉独灿烂。

 

真幻并存,一任天空白云;觉光独耀,管它谁幻谁真。凡出现的,不必排除,所到来的,都是客人。好好对待,是修行人的态度。此种态度,于内在的国,化干戈为玉帛,转战事于祥和。内在无战事,安乐祥和,才称佛国。若不如此,只是魔国。

 

 一念行者/

   http://blog.sina.com.cn/xnfm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