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百年来,人们一直以为心脏只不过是输送血液的生物机器而已。2008317日,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科学研究中心的首席科学家威斯里教授向全世界宣布:心脏可以分泌救人最后一命的荷尔蒙,它不仅可以在24小时内杀死95%以上的癌细胞,而且对其他绝症也有极好的治疗效果!

 

这是上帝送给人类的最后一件礼物,也是上帝给所有绝望生命打开的最后一道出口。威斯里也因此被誉为揭开上帝“终极底牌”的科学家。

 

  今年48岁的大卫·威斯里是美国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科学研究中心的首席调查员。1981年就读于美国华盛顿大学生化系时,他与就读于物理系的科恩·詹姆斯和法律系的乔治·韦德是校篮球队的三大核心队员,在长期的比赛合作中,三人建立了深厚的队友情谊。

 

  2003年初,威斯里先后听到了两个不幸的消息,一是韦德患了严重的冠心病;二是詹姆斯被检查出直肠癌时已是晚期,两人都已没有太大的治疗价值。更为不幸的是,韦德的妻子安妮不久也被确诊为患有乳腺癌,而且也是晚期。得知消息的威斯里立刻前往华盛顿看望老同学,随后又赶往伦敦看望韦德夫妇,他下决心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挽救老同学的生命。

 

  威斯里此时已是南佛罗里达大学健康研究中心的首席调查员,他发现的3种荷尔蒙中有一种能够促使血管扩张,如果给韦德的心血管系统补充这种荷尔蒙,对他的冠心病一定能起到很好的治疗效果。但是令威斯里异常感动但又失望的是,韦德拒绝了他的建议。韦德说:“如果你不能同时治好我的妻子,我一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又有什么意义呢?”

 

  20034月,当韦德和安妮的生命进入一个月的倒计时时,他们只剩下最后一个心愿:周游世界。因为此时金钱对他们已没有任何意义,两人将4万英镑慷慨地交给了旅行社,并且和旅行社签了这么一个特殊的合同:因为不知道哪一站是人生的终点,旅行社不得限制他们的旅行时间,直到他们中的一个离开人世,旅行合同才自行终止。

 

  这期间,韦德夫妇诚恳邀请詹姆斯一同前往,詹姆斯对此怦然心动,但是威斯里却坚决反对,他认为三个人都不应该放弃治疗。然而韦德夫妇未改初衷,他们选择了57日从英国出发,乘坐豪华游轮到世界各地旅行。詹姆斯则选择了前往佛罗里达州,接受威斯里对他的治疗。

 

  此时,延续詹姆斯的生命医院已无能为力,威斯里才敢大胆为他使用当时尚未进入人体实验的一种生物疗法。在威斯里和生物工程实验室其他同仁的共同努力下,詹姆斯的病情很快得到控制,他活过了医生预言的“末日”,并继续存活了一年多的时间,直到20046月,詹姆斯告别了人世。这期间,韦德夫妇音讯全无,威斯里悲哀地意识到他们恐怕早已不在人世。

 

  然而,2004117日,威斯里突然接到一个从英国打来的越洋电话,竟是韦德的声音!韦德在电话里兴奋地告诉威斯里,他跟安妮刚刚结束环球旅行,如果按照合同两人继续旅行下去,旅行社可能要破产了!因为他跟妻子回到英国后在最权威的伦敦皇家医院检查发现,不仅安妮体内的癌细胞全部消失,就连他的冠心病也处在没有危险的稳定期!

 

  威斯里惊讶极了,他决定亲自前往英国,将这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弄个水落石出。119日,威斯里经过近10个小时的空中飞行,终于在当天晚上11时抵达了伦敦。当天晚上,威斯里详细询问了韦德夫妇旅行过程中的身体情况。

 

韦德直言,两人当时只贪恋旅途中的美景,根本没空想自己的身体状况。两人在北冰洋的冰川,极地不落的太阳中尽情体验生命的美好和世界的奇妙,只想让这一刻长久再长久,不知不觉就活过了医生预言的最后期限。后来在夏威夷的海滩边度假时,他们都感觉自己身体的种种不适似乎都不见了,而且精力越来越充沛。

 

此后两人干脆不把自己当病人了,他们只把自己当成是世界上最幸运最划算的游客,因为一年后他们在旅行中产生的费用已远远超过了出发前交的4万英镑,而只要他们不提出终止旅行,旅行社就不得不继续为他们按最高规格提供环球服务。一直到117日,已绕地球一周,重新回到英国伦敦的韦德夫妇才主动提出了终止合约,旅行社这才如释重负。而这时,距离他们出发前的20035月,时间已过去了整整一年半。

 

  一直到117日,已绕地球一周,重新回到英国伦敦的韦德夫妇才主动提出了终止环球。而这时,距离他们出发前的20035月,时间已过去了整整一年半。回到家乡的韦德夫妇迫不及待去伦敦皇家医院做全面身体检查,随后,他们被告知发生了奇迹:两人竟双双摆脱了绝症的威胁!

 

  听到这里,威斯里心里已经非常有数了,发生在老朋友身上的,正是人类一直没从“发生学”上揭开谜底的“自愈”奇迹!正是夫妻二人在这次对壮丽大自然的美好体验中渴望生命长久再长久的意念,让他们的身体细胞结构产生了奇妙的变化,成功击退了医学手段无法解决的病魔!

 

  想到这里,威斯里心里突然涌起一股强烈的负疚感:是自己强行将詹姆斯拉进了自己的实验室!如果当初詹姆斯也在那艘游轮上,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可能就是三个好友啊!强烈的负疚和自责让威斯里情绪极端低落,竟患上了轻度抑郁症,出现了头晕、心慌等一系列身体不适症状,实验室的工作不得不一度中止。

 

  威斯里在医生的建议下选择了“旅行疗养”。他亲自体验了韦德夫妇体验过的那种大自然的壮丽奇观。在那种被大自然的壮美震撼的忘我体验中,威斯里真切体验到了心情的愉悦对身体产生的正面调节和影响。为期一个月的北欧之旅结束时,威斯里的抑郁症已得到彻底缓解。他立刻投入到了紧张的课题设计过程中,这一次他要搞清楚,绝症自愈究竟只是个案和特例,还是只要在条件满足时,就一定能成立的普适原理。

 

  威斯里的课题立刻得到了院里的批准,他成立了一个特别研究小组,专门研究人体的自愈机制。对心脏功能的研究一直是威斯里的工作重点,他此前获得的所有荣誉都与这一项研究相关,这一次他更是将研究的对象锁定为心脏,他坚信心脏的功能决不仅仅只是输送血液的生物机器。

 

  果然,他拥有自己的实验室后相继发现了三种由心脏分泌的荷尔蒙。20053月,威斯里和他的同事将从人体心脏分泌物中提取的四种荷尔蒙全部注入到实验室培养的人体胰腺癌细胞中,发现癌细胞的增长速度明显减慢。

 

  他们又将这四种荷尔蒙分别作用于胰腺癌细胞,发现单独使用效果更好,其中一种名叫缩氨酸荷尔蒙——也叫血管舒张因子的心脏分泌物可以在24小时内杀死95%的胰腺癌细胞!最难能可贵的是,那仅剩的5%的癌细胞,其DNA的合成速度似乎也由此受到影响,它们将不会再扩散出新的癌细胞。这就意味着,心脏分泌的荷尔蒙能起到彻底控制人体癌细胞的作用!

 

  在此后长达10个月的时间里,威斯里的实验小组几乎对所有恶性肿瘤细胞,包括前列腺肿瘤、卵巢肿瘤和大肠肿瘤等都进行了反复的荷尔蒙灭癌细胞实验,最后他们得出了如下结论:心脏分泌的荷尔蒙通过直接杀死癌细胞和抑止癌细胞DNA合成以及癌细胞的生长来发挥效力,而非加速癌细胞的自我解构。

 

  此后,威斯里的实验室立即着手在动物身上做活体实验。在老鼠体内的实验结果显示,借助荷尔蒙疗法他们在短时间内治愈了66%-80%的人工胰腺癌和乳腺癌患病老鼠。同时,即使是在肿瘤没有完全消失的情况下,老鼠体内的肿瘤也会大大缩小而且不会发生任何转移。其中影响血管扩张的那种荷尔蒙抗癌效果最强,尚未发现心脏分泌的这种荷尔蒙对老鼠有任何毒副作用。

 

  威斯里还挑选了100个自愿者,分别对他们处于各种情绪状态下的心脏荷尔蒙分泌情况进行了跟踪采集,发现人的情绪越高昂,心情越愉悦,人的心脏分泌的荷尔蒙就越充沛。反之,人处在痛苦、担忧、抑郁等消极状态时,心脏几乎完全停止分泌这种激素物质。

 

  由此,千百年来困扰人类的绝症自愈“底牌”被彻底揭开了,只有在身患重病时保持心情愉悦,积极求生的患者,心脏才有可能分泌救命的荷尔蒙,当这种荷尔蒙达到一定量的时候,才能杀灭体内的癌细胞或抑制它们的生长,从而达到不治自愈的生命奇迹!由此看来,上帝其实给所有绝境中的生命都留下了最后一道出口,这也是上帝送给人类的最后一件礼物,只是这一张终极底牌,人类不走近生命的尽头,往往看不到它!

 

  2008317日威斯里向全世界公布这张上帝的终极底牌后,举世震惊,这等于为每一个绝望的生命都带来了重生的福音!当美国最权威的报纸《纽约时报》的记者在采访中盛赞威斯里这项发现的不同寻常时,谁也没想到,威斯里竟会情绪十分低落的说:“西医鼻祖希波克拉底早在公元前5世纪就说过,并不是医生治愈了疾病,而是人体自身战胜了疾病,但是我对这句话的领悟却太迟了。”

转载自微信公众号:彼尚富足天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