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3-20 夕阳 无古亦无今

 

 

一个开悟者也有可能会骂人,但他的骂里开始潜藏着智慧,将会是一个有作用的、有帮助性的、有推动性的棒喝。

我记得以前佘老曾经讲过:当一个人开悟以后,他就发现整个世界只有他自己,没有第二个人。我当时立刻就说:对对对,真的是这样。当一个人真的开悟以后,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根本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你能听懂吗?这个世界没有别人,只有你自己,因为整个世界其实就是你本人,这个桌子也是你,你旁边的所有其他的人他们都是你,只不过是能量在不同的你的这些焦点上显现。这个能量在你的身上显现为你的个性、你的思想、你的表达,而在另一个人身上显现为好像是他的思想、他的个性、他的表达;但其实,你的思想、个性、表达跟另一个人的思想、个性、表达,其实是同一个能量在背后串联着,所以你们永远也无法真的把两个人完全割裂,做不到这一点。

印度教讲,神通过所有的灵魂体验到他自己,因为所有的灵魂其实都是神本人。你也是神本人,我也是神本人,天上那只鸟也是神本人,地上的一块石头也是上帝的化身——神本人。这个世界上只有一个人,就是神,没有第二个人,每一个人都是神的化身,每一个人其实都是同一个人。

如果你理解这一点,你会发现它太妙了。也许从来都没有人讲《楞严经》讲出过这一点儿,至少我看到的各种解释里没有人提到这一点,但这点是如此重要。身界二尘等无差别,这点是如此重要,几乎是整个禅宗的核心,几乎是整个印度教的核心,它意味着你消融了你的个体感,它意味着你开始认出世界是一体的。

我记得克里希那穆提年轻的时候,他开悟以前,曾做了一个梦。在梦里,他忽然梦到他走在一条美丽的路上,走着走着,他在梦里非常奇怪地发现,脚下踩的那条路是他自己!他觉得太惊讶了,脚下踩的路面竟然也是我,但他无法表达为什么会是这样,不能表达。他突然发现,他路过的那棵树也是自己,树旁边的一根草也是自己。他在梦里完全惊讶了,因为梦里他走过的那条路、美丽的远方、路两边的树……他说每一样东西都是我,都是我的一部分。他梦里梦到的,但他当时并没有开悟,说明他内在的灵魂已经在暗示了他这个境界。他内在的灵魂发现他有这个潜力,有融入整体的潜力,所以暗示了他,虽然他在梦里还没有完全领悟这一点。

但是很快,半年或者一年以后,他真正在现实当中开悟了,他真正在清醒的状态下领悟到了世界跟他是一体的,他不再迷惑了。他后来说,我终于明白那个梦意味着什么。那个梦是对他的一个提醒、暗示,他也领会了这个暗示。他在现实、在清醒的状态下,领会到世界其实都是他,那个梦里表达的这些感觉,忽然在现实里发生了,他在现实里也像萨古鲁一样,发现旁边的那个水壶也是他,这张桌子也是他,这个凳子也是他,会场里的所有人——每一个人都是他本人,多么美妙!

你可以想象一个人达到这个境界以后,他的整个世界观就完全颠覆了,他进入了多么美妙的状态。你没法再骂一个人,因为你骂的不是别人,就是你自己;你也没法不爱一个人,因为你爱的不是别人,就是你;你没法再去菜场买一只鸡,然后用菜刀割开它的喉咙,你做不到这样,因为你割的不是别的,当你杀一只鸡的时候,你会发现疼痛的不仅是它,而且也是你。当你毁灭一个生命的时候,你也在毁灭你自己的生命,因为别人都是自己,所以我毁灭别人的时候,我也在毁灭自己。它不仅仅理论上是这样,你的灵魂都感觉到你在毁灭内在的某种活力。这只鸡是死了,但是你突然发现,你内在某样东西好像也跟着死了。这就是为什么一个达到领悟的人,他无法做这样的事,因为死亡的不仅仅是鸡,还有他内在的某种东西都会感觉死了,他会感觉自己的一部分莫名其妙地进入了死亡。

在这样的状态下,一个人的爱是天然的,他的爱变得拥有了智慧的级别。我并不是说,这样一个人他不会骂人,他有可能也会骂人,但他的骂里开始潜藏着智慧,他的骂将不再是发泄性的、攻击性的,他的骂将会是一个有作用的、有帮助性的、有推动性的棒喝,它不会是无缘无故的,它一定有什么作用在里面。所以上帝很奇妙,它并不是说,一个开悟的人只会做正面的事,只会微笑,只会慈悲,只会祥和,不是,他也会棒喝,他甚至会扇你,他会显现忿怒相,他会变成金刚。所以佛陀并不完全是寂静相,他也有秽迹金刚这样的忿怒相,但他一定是有用的。

摘自《楞严今释012》,夕阳老师著。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