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今天就到我面前来,不是作为一个企求者,而是作为一个给予者。你把你的注意力给我。你正伴随着我。你的所作所为,都是代表我在作为;你所作为的一切,都是因为我的缘故。只有一,全一。当然,在世界上,看起来像是你是我的附属。看起来像是与真实之所是 --- 是完全不同的两者。你的个人身份,虽看起来如此真实,但却是个假象。

我说,我是我所是。现在,你,我的本真之我,我对着讲话的人、称为你的人,我请你说:我是我所是。这就是你全部的故事。你是。你的存在不止是你的身体。你存在着。你是。我们是。我们是一。所有的其它一切都是感知上的历史。整个世界就是识感。洞见这个真相:你与我不是分离而存在的,我们是一。作为一,你还需要什么?作为一,你向着谁要这要那?你只能向着你自己也即我自己来要。

当然,你远比你所相信的你要伟大,必须是这样的。如若我是神,且我向你保证我的确是,那么你还能是谁?你作为分离的我而存在的情况,只存在于这个世界的幻相中。你真实的身份并非这世界所显现出的这个,这一个是你的假身份,我才是你的真实身份,我才是你的强大的自我。一切荣耀归于全一。你是觉醒意识,我是觉醒意识。我们是合一的存有,分离并不存在。

当我演说这一道理,你可能会挠着你的脑袋瓜,但你现在可以停止抓挠了。这是真理,其它一切都是幻相,每天所发生的事情是幻相。所有你的经历、通过它们你得以成长的一切 --- 都是幻相。这可爱的幻相,看起来好真实,但仍然是幻相。存在着比你的眼睛所能看到的深远得多的东西。有一个内在的我在看,我看到的你本具一切辉煌。开始去看你的本我,是他在发散着我的光芒。

以我的形象造就的真正的你,可能对你来说还难于理解。长久以来你所紧抓不放的是另一个不同的形象,然而,这个你紧抓不放的形象可能很难被你丢弃。

即使有一百万美元在你的口袋里,如果你把自己看作是个穷光蛋,那么你就是一个穷光蛋。你可能正是如此。

如果你认为自己不美,不管你多么美丽,你所携带着的你的身体,就是你看自己的样子,而非你真实的形象。

如果你觉得自己有病,哦,天哪,你不顾真相,正是这么认为的。我,上帝,会否感觉不舒服?一点儿都不会,你也不会,除非你接受虚幻的疾病。

在这世界里,你可能会被表面显现的各种困难所包围。你忠诚地归顺于你所感知到的这些困难。你用心也用灵魂地相信着它们 --- 哦,不是灵魂,因你的灵魂要明白得多。你的灵魂不会老化,但你看到年龄;你的灵魂不会动摇,但你看到摇摆。事实上,没有什么问题,除非你说它们在那儿。

即使你是身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但你自认身裹破衣烂衫,你把自己看作是一个衣衫褴褛的人。你是否开始看到幻相是如何可以低估一个人的了?

尽管存在种种让人迷惑的表象,但你我是一。我是全一,你是同一个一。文句无法传达关于你的真理,世界看不到关于你的真理,常常这世界也看不到关于我的真理,或者即使世界看到了它,但却因其难以置信而远离了它。

知晓比相信强大。真理不需要谁来相信。真理就是真理,无须信仰。

你是真理的一个知晓者,你现在就知晓,现在就看清真相。看哪,整个世界就在你眼前变化着。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mistaken-identity.html

中译:随意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