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7   

机器人是否会超过人?这是近代社会人类才开始酝酿的一大疑问。就这个问题的本身来说,表达的并不是十分地明确。它没有给出具体的范围,以目前的现象来说,机器围棋手已经实现了对人的胜券,其它许许多多的人工智能、机械手,在特定的范围都超过了人的能力。其实我们提出这个问题的出发点是担心哪一天机器人反客为主,恐惧出自人造的机器无意之间变成了统治人类的“主人”!如果正是这样的情况,我们在意的机器人和人相比,指的应该是二者的生命主宰能力,也就是说,机器人是否会超过人,主宰社会命运的沉浮。

站在系统宇宙观的立场来判断,人无疑是物质世界极致的生命智能,任何物质世界的机器人岂能骑到她的头上。这也可以认为是宇宙的基本生存规律,生命智能是造物主的嫡系血统,自然也是万物之灵!他们之间根本的差别:一个是造物主赋予先天意志的有根之人,另一个是无根之机器人,是人的被造物。这里的根指的是生命的灵性,人具有的从宇宙初始就存在的生命线。(参阅《我的生命线理论》)

宇宙的本质在造物主创世的刹那就“一切皆定!”了,这也就是中国传统文化中所说的不变的“道”!也可以说是根本无法改变的“命”!所以无法改变是因为这个过程在另外的一个时空世界已经发生过了,“生米已经煮成了熟饭”。所有处于运动之中的变化,我们称之为现象世界的产物都不过是“道”投射之幻影,其中“道”之光的形式为空间;“道”之寿的形式为时间,时空与万物互动产生了世界,世界便是“运”!人的命运来自自由意志按照“道”之规律的自我选择,即不变的命以及自我掌控的运!(参阅《揭秘宇宙的终极真理!》、《命运的真实诠释》)

因此,命是不变的运是可变的。所谓世间有改变命运的常理,体现的就是时空的变化,时空不落“道”而在运中,用改运来回避命中的不利是造物主赋予人意志选择的初衷。这样的道理也就提示我们:尽管机器人从宇宙的“道”理所决定是无法超越人的,但在“运”的现象世界仍有可能获得暂时的主宰。这个暂时即可能是某个时段,亦可能是局部空间。或者说,只要人消沉在堕落之中,失去了自由意志的力量,和“道”发生背离,它照样会爬到人的头上。这里的道理非常容易理解。

与人类的历史相比,机器人概念的出现时间并不长,因为它需要现代高科技的支持。即使今天的科技,仍还不至于产生与人发生对抗的人工智能,人们对机器人发出的质疑,确实是对未来的考量。就像《凤凰网》的一篇报道《人工智能消灭人类,2045年会成为奇点?》认为“在不久的未来,人工智能技术会全面超越人类的智慧,甚至会反过来控制或毁灭人类——这一灾难性的预测来自一群世界上公认‘最聪明的人’,包括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英国科学家史蒂芬·霍金以及美国的‘科技狂人’埃隆·马斯克。”事实上,尽管目前的机器人还处于较初级的水准,有关机器人伤人的事件却并不少见,以日本为例:19892月底,在日本的一个无人工厂里,发生了一起机器人将一名维修人员强行拖入转动的机器中绞死的事故。自1987年至2014年,日本已有十余名工人死于机器人手下,致残的有7000多人。

当然,我们现在要讨论的并不是个案,而是涉及到全体人类系统性的可能事件。那么,一旦机器人企图“改命”,向人类发起造反的可能有多大呢?尽管已经说过,机器人反客为主的现象最多会存在某个时间片段,或局部的地区,不过发生的概率恐怕会出乎意料。

首先,人类世界的不平衡,会造成某些落后地区身陷机器人的统治。这也可能是某些人类的故意行为。一些强国、高科技国家向落后地区派出机器人实现统治或管理,甚至军事行为。

其次,机器人无法超越人类的理由是因为人类具有的智慧。机器人可能会达到比人类聪明,甚至聪明的多,但机器人不具备智慧,因为智慧来自灵性,智慧来自道德。人有不变的“道”作为背景,机器人主要只是“运”气的产物。但是,如果出现这样的情况,一方面是机器人的聪明性高度膨胀;另一方面是人类道德智慧的普遍丧失,到达一个临界转折点,机器人全面战胜人类是完全可能存在的。类似这样的现象大量的科幻影片早就向我们发出过警报。

再次,随着星际文明的公开化,外星高科技对人类社会的冲击,也会出现机器人的统治现象。尽管从官方公开的信息否认有外星文明的存在,不过事实恐怕很难再进行长期的掩盖。据大多科学家掌握的资料判断,至今为止,和人类发生直接关系的外星生命以机器智能为主,这样的道理按宗教的说法也比较合理。地球的生存环境很难适宜高层次能量级别的生命驻留,所以这类生命往往凭借高科技能力向地球派遣她们的“代理人”。人类并不能保证这类外星生命出现走火入魔的可能,也无法保证人类自己堕落至兽性层次,外星生命发起的干涉。

最后,人类生命结构向机器人的演变。严格说这属于生物的退化,是最不敢想象的悲剧。这样的可能往往发生在不知不觉之中。先是大量人工器官的替代,而后是灵性的泯灭,人类自宫成了无根之人。现代人类科技的克隆术、换头术应该说就是这条路。如此下去,未来的人类不再需要灵魂的投胎,不再自然分娩,需要什么样的孩子直接到超市选购就是。(参阅《机器人的梦魇》)

如果说我们上述的推理造成了人们对未来的恐惧,其实也没有必要产生过分的紧张,仔细的分析,所有产生人类有可能受制于机器人的后果,其根本的原因都发生在人类的自身,我们真正需要担心的,并不是未来高度聪明的机器人对人类所发起的主动的攻击,而是人类本身的堕落和无能送给对手制衡的力量。

数千年以来的人类物质文明进程,对于大多数人的看法是人类对宇宙交付的一大贡献,因而也出现一些科学家所言的:人类已经完全具备创造出超越人类生命能力的机器智能,他们所指的主要就是克隆生命。而另一种强烈的观点则是:人类的物质文明根本就是一个社会“熵增”的世界,它必然的结果就是接受最后毁灭的代价。(参阅《颠倒的世界》)

再一方面,尽管不断有科学家们未雨绸缪,发出事先的警告或开始策划“世界性政府”来规范机器人世界可能会出现的肆意横行。不过,按通常的发展过程,那些至少也是30——50年以后的事了,而人类的物质文明走到今天这一步,按乐观的估计,最多也就在20年之内,将会出现一场洗心革面、翻天覆地的变化,是福还是祸,大家还是根据自身的利益,自己去对号入座吧!

 

张工

2017.6.27

http://blog.sina.com.cn/ztg126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