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角星人战士:弗利菲奥斯 Frephios》(一) 

 

弗利菲奥斯( Frephios

 大角星人战士

 

和所有来自大角星人的通讯一样,连(“风”)这个简单的词语也都提及了一种多次元的现实。如果你是个大角星人的话,我就能在非常短的时间内把我想说的话传达给你。归功于心灵感应全息术,我能把你们物种的整个历史、你们目前所面临的情况以及未来的可能性都传输进你们的头脑当中。所有这些信息可以同时的被进行传输,可是在当前这个通讯中,我被(用你们称为标点符号的原始标记将词语按照语法串在一起的用法给)限制住了。不过,要是没有标点符号的话,意思会难以被提取。

 

以我的观点来看,这些标点符号类似于我们的心灵感应全息术中的一个个振动性的边界。其对你们来说就像一个路标。其给了你们有关:你们刚把什么留在身后,或是你们将要进入到哪里,的重要信息。

 

曾见证过人类进化的我,着迷于你们的全球语言的历史,以及它们是怎么样实现了,或未能实现对信息的正确的描绘。

 

人类意识的现实,就是被语言所过滤的现实,其决定了你们认为什么是可能的,什么又是不可能的。因此,如果你们是印欧语系的话,则在你们的语言之中会有过去、现在和未来。你们会以现在、过去或未来,来描述这些时间、这些时间带以及某些事物。无疑,(现在、过去或未来)这三个东西不可能同时存在,可作为大角星人的我们却正是这么看待它们的。

 

这是因为和你们相比,我们是从一个不同的角度来看待时间的。取决于我们的进化水平的不同,我们存在于第五和更高的次元之中,因此我们是从时间之外来看待时间的,对于我们来说,所有来自于你们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事件都是同时发生的。我知道这对于生活在线形时间中的人来说是一种非常难以理解的概念,就连考虑一下(有可能存在另一种看待这件事情的方法)这种可能性都很困难。

 

因此,当我对这个管道说:“改变之风正笼罩着你们”的时候,我正开始一项单调乏味的工作:试图通过一种你们称之为英语的原始语言来传输一个心灵感应全息图。由于他个人围绕外星智能所延伸出的个人观点上的问题,他在最初的几句话后就开始拒绝,所以我没能完成我的传讯。

 

人类啊!

 

我所说的“改变之风”既有按字面的意思,也有比喻上的意思。在我对这个管道传讯的那个时刻,正刮起物理上的风。我发现这相当有趣,因为那(阵物理上的风)并不是我所要指的“风”,但是在英语里这两个词是一样的。我所要指的是太阳风。

 

是太阳风之流量的增加正在你们眼前激活并改变着人类。还有另一个方面是关于“你们”这个词。我再次受限于一种原始语言的限制,而无法传讯心灵感应全息图的广度和庄严。

 

这是因为,“你们”这个词(在英语中)即可以指一个单独的人,也可以指你们集体。但我那时是要同时全息式的传递它的两种意思。这是因为:人类个体播种出集体,集体又播种了个体。我这里的意思是,个体人类在以你们看来也许并不明显的方式影响着人类集体,不管你们是否注意到这一点,这种影响都存在,并且同时,很明显集体又影响着个体。因此,当我那时说“改变之风正笼罩着你们”的时候,我的意思是,由太阳风所产生的变化正影响着这个管道以及所有的人类。

 

在我们看来,你们作为一名人类个体,在你们自己内在包含着你们整个种族的,潜在的未来的历史。这同时发生的过去、现在与未来的现实就位于你们自己之内。这就是为什么当你们在你们的个人现实中做出一个大的改变——意指你们如何看待这个世界,以及你们怎么样生活在其中——,其就会影响整个集体。

 

于是,当有足够多的人类个体改变了他们怎么看待这个世界以及如何生活在其中,你们就会有一场意识革命,并且,这场意识中的革命是一种未来的可能性,其同时存在于你们当下的时间之中。如果你们能把你们的智力观点稍微向前倾斜一点点,你们就会高兴地摔倒,跌进你们的未来之中,这里的“高兴”是指欣喜的步入一种伟大的,自由的感觉之中——自由的去创造新的现实。

 

你们作为一名个体,以及人类作为一个集体,都正处于一种时间的加速之中,并且,你们全球社会中的改变正以一种不断增加的速率在进行着。你们正处在非凡技术的风口浪尖上,它们既能增强也能毁灭你们行星上的生命。

 

这既是一个伟大的进化机会,同时也是一项巨大的挑战。通过和大量的人类个体间建立更多的通讯用微通道,我们希望通过促进一个有关这个宇宙以及人类在其中的作用的更大的视角,来给与(人类)启发。

 

信息的自由流动是一个聪明和自由的社会的标志之一。这是大角星人文明的特征之一,也是我们衡量所有事情的标准。凭借通讯的发展,互联网已经极大的服务于这个目标。不用说,其是有价值的信息与垃圾的混合。和所有事情一样,这是你们的任务,你们要区分出哪些是真实的哪些不是,哪些是有价值的哪些又是无用的。你们人类个体是唯一能在这件事情上对你们自己负责的人。

 

随着控制这个旧世界的力量对这个新世界的适应,他们正利用——并且会一直继续利用——技术来协助他们。

 

散布误导的信息,和对违背他们议程的信息进行压制,这从人类文明最初的时期开始,已经有很长的一段历史了。那些掌权者们往往会为了他们自己的利益而试图永远维持他们的权力。很少会有一种文化上的力量会为了其社会的利益而利用其影响力,但是对我们大角星人来说,这对于有智慧的统治来说却是必须之物。

 

在我们看来,你们正处在一种进化的两难之中。

 

你们的科技会进化成为肯定生命的力量吗?还是会成为幕后的权力经纪人们为了他们自己的目的而操纵世界大事的工具?如前面已经指出过的那样,我们的策略不管是好是坏,都是开启更多的与个体人类通讯的微通道。我们这么做是期望他们能被有关新的可能性的一个新的视野所启发。

 

我在开始这个讨论的时候分享说:我就是这个灵媒(汤姆)在拉巴多斯高处的山岭上,和在名为“光船”的音频模式的制作过程中所遇到的大角星人,并且我还是护送他上比加拉什山的飞船的人。

 

我想以我(就他第一次上飞船游览所做)的评述,来结束我这一节。他的来访后来成为船员间交谈的一大话题,并且,他同领航员的交锋逗乐了所有人。确实,对这个灵媒来说,领航员看起来非常怪异。

 

这个特殊的外星人,是你们也许会称为的“交换船员”,是一种对你们来说还是未知的外星种族,他们称自己为“Ahktul”。他们的个体是独特的,他们的集体也是独一无二的。他们通常大约有10英尺(3.048米)高,在他们的前额正中有一只独眼,他们几条胳膊中的一条能被视为像一只龙虾的钳子,这是这个灵媒对他的视觉印象所理解的样子。

 

Ahktul人特别喜欢他们的外表,并且常常会对那些并不支持他们的这种自我欣赏的人们表现出一点点的好斗。当他走近这个灵媒(汤姆),对他进行质问的时候,汤姆的回应机智多谋又准确无误。对他们双方来说,相互看起来都很怪异。此外,当我陪同这个灵媒来到舰桥的时候,这个领航员也在那里,他非常的放松自在,并且能看出那个场合的幽默气氛。

 

你们的宇宙中充满了外星智能,其中一些与人类相似,但是大多数却并非如此,当试着在你们的头脑中设想他们中一些人的时候,需要尽可能的去伸展你们的想象力,因为他们是那么的外星人——意指看上去很怪。不过我给你们的建议是,不要以他或她看上去的样子来判断一个外星人。

 

你们必须要透过表面,去发现个体的个性和品质,以及他或她的文明的文化价值观,尽管其或许非常不同于你们的。

 

既然我们谈到了视觉印象的话题,那么就让我稍微谈一下大角星人通常看起来怎么样吧。我们的容貌非常像人类。就像你们一样,我们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一张嘴巴,两个眼睛,两条胳膊和一双手,两个相对的大拇指(译注:opposing thumbs,意指和人类一样,大拇指与其余四指相对,这样方便用手拿东西),两条腿。不过我们的脑袋倾向于稍微有点方形,并且在某种能量状态下,我们的脸类似于马脸。

 

实际上,我们的外观会根据一个大角星人个体的能量状态,以及看这个大角星人的那个观者的能量状态而发生变化。其是一种混合。因为我们存在于第五或更高的次元中,而你们的大脑模式是第三次元实相的,所以大部分的人类在很大程度上会根据他们的期望而过滤看到我们的样子。大多数较高次元的存有和比他们层次低的人遭遇时都会这样。

 

最后结束之前,我想对你们说,你们是星际间的王室成员。你们从无数的星际文明那里分享到DNA。正如俗语所说的那样:你们正处在一条(朝着你们之更高的进化可能性前进的)快车道上。

 

你们正活在这当下,同时又弥补着过去,并且正创造着一个壮丽的(如果你们选择如此的)未来。如果你们没有选择你们之可能性的更高的共振频率,则你们会被你们的过去所诅咒,并且会活在一个不值得活下去的未来之中。

 

这样的挑战并不会吓住一名大角星人。(相反,)它们会激励我们达到更高的境界。

 

在你们人类的本性中蕴含着真的伟大的种子。我希望能把(我认为是真的的,有关人类男女全体之可能的未来前景的,)我的心灵感应全息图原封不动的传输给你们。

 

你们会有一个值得活下去的未来,和一个将会被通报给全宇宙,和被整个宇宙欢呼的命运。

 

—完—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