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6-27

 

《中国报道》杂志访谈

受访人:胡因梦   提问:李音、游艳玲

 

 

 无为是不运用意志力,就是内心没有暴力。没有暴力时,是最能善待自己身心的状态。意志力不断运用的过程,事实上是在虐待身心,是内在的暴力在不停地进行。

 

 《中国报道》:在职业生涯的过往中,我们清楚的看到,不少人都会出现不同程度的职场疲惫职业枯竭的现象。他们虽然收入可观,职位显要,可总是缺乏工作动力,唤不起自由的激情和快乐的感受,您认为背后原因是什么?

胡因梦:通常的教育尤其是华人的教育体系,就是教人如何挖掘自己的能量以适应生存的压力。这个基本教育就错了。我们知道抛开生存的压力去追求内在的召唤的创造力才是生命的本质。
  
如果一个人活不出他天职的召唤的话,他不可能对这份工作有爱,这份工作只不过是谋生的工具,那他内在的许多潜力都不可能发挥,而是把自己的能力降低到最动物性的生存的层面,久而久之,这个人内在的能量就枯竭了。
  
就像我放弃演艺工作,放弃拍一部片子能挣几百万的片酬去挣一个字4毛钱台币的翻译费,这个对比的差异太大了,但是,在做翻译的过程中,我有爱,很快乐,那些真理的文字充满了感动和喜悦;而在拍片的过程中,我拿了很高的片酬,可是过程让我痛苦万分,因为我觉得我只是导演的一个工具,完全没有办法表达我的人生观,我的见解。最后让我觉得,我真的快要活不下去了,真的不能再做那份工作了。我想人的生命到了个瓶颈的时候,一定得做出个选择,要听从内心的召唤,你的创造力在哪里。
  
人必须超越自我中心才能有爱,你到底是爱工作中的你,还是爱你心中的这份工作?艺术也是一样,你究竟是爱心中的艺术还是艺术中的你?到底是以自我中心出发还是抛弃了你的自我中心,去追逐你真正专注的那个对象?你本身能不能融入进去,忘我的融入进去?
  
从极致的程度看,眼前的任何一件事情都可以变成爱,只是我们太有抉择性,如果我们把每份工作都当作走路一样,每一步都认真的走,即使目前你做的这份工作不是真正内心召唤的工作,你也还是可以爱这份工作。只是,大部分人是在满足自我,而不是说为了工作完全付出,可以忘掉我自己的选择,去融入眼前的事情。全然地投入本身就有喜悦。



《中国报道》:因为工作的原因,接触到许多社会公认的成功人士,他们头上罩着炫目的光环,有着光鲜的外表,住别墅开名车,仿佛都是呼风唤雨。可当我与他们进行深层对话时,能时时感觉他们精神的困惑和幸福感的缺失。我看过一份调查报告,说财富阶层的成功人士,有20%的人群有宗教需求,您对此有何看法?

胡因梦:能追求到财富、名利、声望的人,大部分是倾尽全力向外追求的人,是目标导向型的人。目标导向本身就容易忽略身心。在向外追求的过程中,他一定是在奴役他的身体,驱使他的身体获得他要获得的东西。这个过程中,他会忽略身心、耗费能量。
  
事实上一个人的幸福感、对生命的美感、愉悦感,甚至是一种高层意识,完全取决于身心的健康和能量的饱足。为达到成功的目标,付出的代价就是丧失从心灵存在的源头涌出的愉悦感。人们从外部取得的愉悦感是暂时的,跟身心无关,与存在无关。拥有财富后,才会体会到财富并不能带来他所想要的生命的高品质,这时他会觉醒,才会开始意识到应该向内探索,这也就是心路的历程,从追求外在到追求内心



《中国报道》:我接触过很多的企业家,不少人说永不放弃是成功的关键,还有INTERCEO也曾说,未来只有偏执狂才能成功。这种执着与道法自然所展现的生命意义是不是矛盾?这样是不是偏离了生命的平和与从容?

胡因梦:永不放弃就是要不断地运用你的意志力,意志力在身心的治疗中,就是一股内在暴力,这和中国传统文化中讲的无为是冲突的。无为是不运用意志力,就是内心没有暴力。没有暴力时,是最能善待自己身心的状态。意志力不断运用的过程,事实上是在虐待身心,是内在的暴力在不停地进行。



《中国报道》:爱是人生永恒的主题,在现实生活中,无论是在家庭中的亲子关系,还是在情爱之中的人,我们看到许多人都是以的名义去占有、去执着,好像并不是爱,那么您认为什么是真正的呢?

胡因梦:真正的爱不一定和感觉有关系,我们会有很多的匮乏,所以我们希望有人能够填补我们的匮乏,能够填补得了的话,就能产生好的感觉,填补不了,就会产生失落的感觉。真正的爱是与感觉无关的,你可以对这个人没有什么强烈的感觉,但是还是可以有爱,那这份爱是源自精神性的意愿,有这个意愿要彼此扶持,彼此的转化和成长。关系是成长中的最佳工具,这个关系达到成长的功效,就是爱。
  
如果两个人达不到成长,两个人是在消耗,就如同我们看见生活中,家长与子女的争战,夫妻之间的剥削,这些都与爱无关。
  
真实的爱是有点违背人性的,人性的需求多半是物化的,把对方当成能够满足的物来看待的,如何来超越这个物化的倾向,逆着物化的人性去发展更深的心甘情愿的意愿,这是非常困难的。道成肉身是在关系中完成的,关系是最明澈的镜子,可以看到我们人性中哪些是自私的,哪些是逃避的,付出的。关系中一定会有不断的分别意识的反应,包括抗拒的反映,自保的反应,排斥的反应,这些反应是提供我们观察自己的资粮。否则我们怎么知道自己还有局限?产生对自己的批判、谴责的反应,都是没办法和解的,都是种冲突。在冲突的过程中,不能善待自己,善待自己是要看到自己的这些反映,然后化解,这就是善待自己的方式。



《中国报道》:纵观人类历史,好像战争从未停止过,许多统治者都以和平文明的名义去杀戮。在现今社会,我们随处觉知到人际相互之间的冲突和内心深埋的愤怒也是越来越多,这些现象背后的动力来自于哪里?

胡因梦:杀戮的动因、战争的动因、内心的冲突,从这个角度来看,人的冲突来自人对自己的冲突,就像我们常讲的所谓人、我。观者和被观者的分离就开始,因为这个无明和不清楚就产生了自己和自己的对立,对立里充满了社会化的教育的过程所带来的标准、批判、要求,形成逃避合理化的压抑自己的冲突、矛盾。这些冲突、矛盾形成后就会造成内在的焦虑,这个焦虑无法承担时,就会投射在别人的身上。再糊涂一点就是投射在其他民族、其他的国家。集体意识是一群人,每个人都把他的内在焦虑投射到其他人身上,就变成一个共同业力投射到其他国家和民族身上、另一个宗教信仰的族群的身上,就会产生这样的对立。所以这个源头还是他自己的观者与被观者的关系。
  
宗教是一种集体无意识的投射。信仰本身是不容置疑的。不能置疑怎么产生智慧呢?而事实上是:人只有在不断的置疑中才会不断的接近真理,才会更有可能用智慧去发现生命的真实,才会让心灵回归真正的家园。

来源:http://mp.weixin.qq.com/s/-sOmDwBw-frlMEbYSZibww

圖片:anna-dittmann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