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本文作者J.C.时常在个人博客Q4lt.com上发表有关大脑松果体、褪黑激素分泌、二甲基色胺、睡眠有关现象等的文章。本文是其中一篇,由大纪元英文版「超越科学」(Beyond Science)版块转载。作者所表达的观点不一定代表大纪元。

 

现代研究发现,在不同的精神状态下,脑电波会以不同的频率振动。在「顿悟」的时刻,大脑会释放出伽玛波。

 

我曾经在另一篇文章《伽玛波与灵感》(Gamma Waves and Inspiration)中讨论了这个问题。现在,我们将进一步看看冥想如何生成超棒的伽玛波,带来顿悟时刻。

 

腦電波類別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腦電波類別示意圖。(大紀元製圖)

 

关于冥想的好处或理由,普遍的看法是它可以让心灵安静,也纾解身体的压力。有趣的是,尽管很多人都分享说冥想总体上有令人放松的效力,另一些实践者则体验到非常深刻的「灵性」。

 

这些经验目前还不容易被实证科学的思维所接受,后者传统上只关注可测量的现实;然而,把这些「先验状态」放在科学的背景下来探讨似乎还是很重要。

 

2004年,《美国国家科学院学报》(PNAS)发表了一篇论文,描述了长年冥想者在进行冥想时的脑电图(EEG)状态,其结论如下:「冥想者伽马波活动(2542赫兹)的比例……在冥想前的休息状态下(所谓『初始水平』)就比对照组更高……而在冥想过程中,大多数的头皮电极(即传感器)都表现出更加显著的差异,且伽马波活动的比例比『初始水平』更高。」

 

2010年发表在《认知过程》(Cognitive Processes)期刊上的一篇论文则比较了长期「内观」禅修者与平常人的脑电图。结论为:「冥想期间,额叶的THETA波(48赫兹)活动增加,顶枕部位伽玛波(3545赫兹)的强度也显著增加……这一发现表明,长期内观禅修有助于强化枕部伽马波,加深长期冥想的经验并提升认知力。」

 

20042008年,神经学家理查德德‧戴维森(Richard Davidson博士研究了西藏僧侣在打坐时发出的脑电波,发现有些僧侣产生的伽玛波频率比神经学的所有文献纪录都更强大。

 

2008年,戴維森博士又研究了被稱為「世界上最快樂的人」的藏傳佛教僧侶馬修‧李卡德(Matthieu Ricard)的腦電圖,其頻率之高更是爆表。

 

2008年6月5日,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魏斯曼中心一間隔音室內,馬修‧李卡德坐在接受腦電圖測試之前,與理查德‧戴維森(右)談話。(Jeff Miller)

 200865日,威斯康星大學麥迪遜分校魏斯曼中心一間隔音室內,馬修‧李卡德坐在接受腦電圖測試之前,與理查德‧戴維森(右)談話。(Jeff Miller)

 

关于深度睡眠对人体和神经系统的裨益已有广泛的阐述。从脑电图状态和呼吸节奏观察,冥想的生理机制与睡眠很类似,似乎也有与睡眠同样的好处。

 

冥想和睡眠的主要区别在于,冥想中的人可以有意识地主导大脑和心灵,而在睡眠中,思想会「疯掉」!(开个玩笑,它会信马由缰。)

 

冥想另一个有趣的地方是其对神经可塑性的影响,这是指人们改变大脑生理结构的能力。我们已经知道,伽玛波与新的「神经元连接」有关联。前文也论述了长期冥想者会大量产生伽玛波,这毫无疑问会带来裨益。

 

「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是位长期专注于冥想的人,这点毫不奇怪。

 

「世界上最快乐的人」是位长期专注于冥想的人,这点毫不奇怪。(Fotolia

 

提到体内和「幸福」有关的化学物质,人们多会想到一个术语——多巴胺。在大脑中,多巴胺是一种神经递质(将信号从一个神经元传送到另一个神经元)。可以推论,「世界上最快乐的人」在伽玛波频率爆表、产生大量新的神经连接同时,也最有可能释放海量的多巴胺。

 

而长期冥想者的那些超然经验又如何测定呢?

 

人在「顿悟」时刻,大量产生的伽玛波频率约在40赫兹。科学检测可以让现实中的顿悟时刻被量化,那么,从僧侣身上检测到的高达80甚至200赫兹的强大脑电波就不一定是不是一种现实。

 

假设与分析之间必然有某种一致性。或许,现代科学无法让我们窥见更高层次的伽玛波世界、也无法让我们在某种潜在的伟大真相中认识「顿悟体验」,正在因其缺乏某种「广角镜」和「深层视野」。

 

一些冥想者體驗到非常深刻的「靈性」。(fotolia)

 

文/J.C. 

陈洁云

责任编辑:茉莉

來源:大紀元

(图文來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創)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