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金星母舰内部

我们的小飞行器向下朝着母舰顶部滑翔着,非常像飞机即将在航母甲板上着陆一样。我一直在看着,这时一个有弧度的舱门或者说开口在母舰上出现了,这让我想到了一只张着大嘴的鲸鱼。看过母舰照片的读者会回想起,她有一个略微向下倾斜的钝头。舱门位于母舰圆柱形主体的另一端,就在船头开始向下倾斜处的前面。当我们着陆后,侦察船向前方移动着进入舱口,进入母舰内部后,侦察船向下倾斜。此时我第一次感觉到心窝往下坠。我猜想估计是侦察船不再使用自己的动力了,开始受母舰重力控制了。

我们以一种不太陡的角度向下运动,飞碟的轮缘在两条轨道上缓慢而平稳的滑行着,下降的速率受轮缘处的摩擦力和磁力控制。Orthon完全掌控着一切,有一次,我差点失去平衡,他马上停下片刻,以便于我重新坐稳。就这样缓慢而平稳的一直滑行到——我估计是母舰顶部和底部的中间部分。然后我们停下来,门立即打开了。

我看到外面大约15英尺x6英尺见方的平台上站着一个人。他拿着一个看起来金属钳子一样的东西,钳子还连着线缆。他不太高——我猜大概5英尺,5英寸高——我注意到他的肤色比我见到的任何太空人都暗一些。他穿着一件棕色飞行服,颜色样式和Orthon第一次和我接触时穿的那件相似。从他类似贝雷帽一样的暗色帽子下看到了黑色的头发。

我跟着Firkon走出飞碟,Ramu紧随其后,Orthon最后一个离开。我们迈上平台的时候,戴贝雷帽的男子对我们每个人点头微笑,但是没有说话。

从平台向下到甲板有大概十几凳台阶,母舰中还有别的甲板。我向下走着,这时候有时间注意刚刚停泊的飞碟,她停在了一个轨道枢纽之前的位置,我们就是沿着这条轨道来的。一对导轨继续在母舰内延伸,向下弯曲消失在视线外。之间则是黑暗的空间,没法看清楚下面都有什么。另一对导轨则继续从枢纽处向远处笔直延伸,我们的飞碟就是停在这个枢纽前面的。导轨一直往母舰后部延伸到一个巨大的机库那,在那可以看到几架一样的飞碟排列在导轨上。

   “这是机库,星际间航行的时候,小飞碟就停在里面,”Firkon解释说,并在我旁边稍停片刻。本来做星际航行的时候,小飞碟应该只在平台稍停片刻,等我们出来后,就该通过枢纽然后停到机库中自己位置那里。但是由于我们一会得回地球,飞碟就只能在平台这充电了。

        我回头望过去,站台上的男子已经迅速的把链接着线缆的钳子夹在了飞碟的轮缘处,这样,它就既链接了轮缘也链接了下面的导轨。

我对充电作业是如何完成的一无所知;对我来说,那个钳子有点像地球上技工用的那种大钳子。不过我看不到线缆的另一端连着哪。大概钳子还需要连接上导轨才能构成一个完整的回路,就我所知,它可能规整的链接着飞碟下边缘处的链接装置。为了不耽误时间,我没有继续问下去。

尽管没有回答我脑子中的疑问,Firkon主动说,这些小飞行器没法自己产生足够的能量,只能做相对短程的飞行,然后就得回来充电。他们用于短程穿梭,往返于母舰和任意观测或接触点,依赖母舰上的能源设备充满电。

在楼梯的尽头我们进入一间很大的长方形控制室,四周抹成圆角。房间大约35英尺x45英尺见方,大概40英尺高。除了两个门之外,墙上铺满了带颜色的各种图表,飞行图一类的东西,就像飞碟里看到的,只不过更多,尺寸更大而已。

   沿着房间四周向外扩展出三层阶梯状的平台,可以看到里面有各种仪器。在顶层平台和底层平台各有一个主天文望远镜。从两个望远镜扩展出很多电子部件和飞船中其他部分的仪器相连,他们告诉我,这样飞船中其他地方也能使用这两个天文望远镜。

同时控制室内还有一个机器人设备,他们提醒我不要描述这个东西。我在飞碟里面也看到过这个机器人的微型版本。房间里还有一些机器设备,就我观察,这些都是固定的。

本来我想在多停留一会,好好看看这些图表,飞行图,颜色,机械,仪器之类的,然后问点关于它们是如何运作的问题,不过我没得到这份荣幸。我们径直穿过控制室,通过第二个门来到一间我见过的最优美的起居室或者是休息厅。大厅的纯真与光辉令我窒息,我吃惊的在门口站了片刻,不单单惊讶于其陈设的丰富,更是被它散发出的绝伦的和谐气质所震撼。

   我不知道发呆了多久才从这出乎意料的经历中回过神来,然后开始较有兴致的注意细节。

房间的天花板我估计有15英尺高,面积应不小于40平方英尺。柔和的蓝白色光线弥漫在整个房间中,我同样没有看到任何灯光设备,任何地方亮度都一致。

就当我迈进这间精美的休息厅的时候,我一下就被两个可爱的令人难以置信的年轻女孩吸引了,她们从沙发上起身朝我们这边走过来。

   这确实出乎意料,出于一些原因,我从来就没想过太空旅行中会有女性。她们特有的仪态,超乎寻常的美丽,还有她们走过来问候时展现出的友好,所有这一切在这艘外星飞船华美的背景衬托下,扑面而来。

较矮的女孩触碰了一下我的手表示问候,然后马上转身走到房间的另一个地方。较高的女孩看起来年轻一些,她倾身轻吻了我的面颊。这时第一个可爱的女士拿着一杯无色液体走回来,伸手递给我。

   这些人温馨的友情令我激动不已,我接过杯子并对她表示感谢。这杯水(后来证实这就是水)尝起来就像是地球上的纯净泉水一样。不过看起来有那么点粘稠,就像是非常稀的油一样。我一边品尝,一边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并努力铭记这些优雅美丽女性的模样。

   递给我水的女孩大概5英尺3英寸高。她的皮肤非常白皙,金发波浪状披刚好肩膀稍下一点的位置,整齐而美丽。她有一双金色的眼睛,比其他任何颜色都纯,眼神温柔而愉悦。我有种感觉,她能读出我的任何思想。她的皮肤几乎是透明的,没有任何瑕疵,精致而纤细,却显得很结实,同时拥有一种温暖的光辉感。她的面容姣好,轮廓分明,耳朵很小,牙齿美丽而均匀。她看起来非常年轻,我估计刚刚二十出头。她的手修长,手指纤细。我注意到她和她的同伴,脸上指甲上都没有做任何化妆。两人的嘴唇都是非常自然的深红色。她们也没有带任何的首饰。不过确实,任何首饰都只会使她们自然的美大打折扣。

两个女孩都披着纱一样材料的衣服,一直垂到脚踝,两人的长袍在腰间都束着一根妩媚动人的腰带,看上去腰带上编织了一些颜色各异的宝石。

       娇小金发美女的衣服是淡淡的纯蓝色,穿着一双金色的凉鞋。随后我得知她是金星上的公民。我们就叫她Kalna吧。

       另一个女孩就叫她Ilmuth,她是个比较高的黑发美女,身上的颜色也鲜艳些。她也留着披肩发,头发刚过肩膀一点,这是一头带着波浪的美丽黑发,并反射着略显红色的棕色光芒。她的黑眼睛很大很明亮,闪着棕色的光。和她们的同伴一样,带着愉悦的表情。我觉得她也一样,能够读出我内心深处的思想。实际上,我遇到的每一个外星朋友都是一样的表情。这位可爱的黑发美女穿着一件淡淡的鲜绿色长袍,铜色的凉鞋。IlmuthFirkon一样是火星的居民。

我意识到要想很好的描述这些外星女孩,真是不大可能的。也许,我这些不太充分的描述可以作抛砖引玉之用,读者可以自己设想一种完美的美丽——事实上,你们所想象的依然比不上实际情况。

当我喝完高脚杯里面的水后,他们请我坐下,我欣然接受了。

在正对着门的墙上,悬挂着一副肖像,我肯定上面的人代表着女神。肖像中散发出无与伦比的光辉,以至于片刻间我居然忘记了刚才两位美丽女士带给我的震撼。画像中展示着一个人的半身像,大概有18-25岁,的脸上表现出一种男性和女性特征完美混合的平衡,的眼神中有一种无法形容的智慧与仁慈。

我不知道自己呆呆的痴迷于这种美有多久。他们没有打扰我,直到我自己慢慢回过神来。

   显而易见代表了什么。Kalna打破沉默,这是我们关于永恒生命的象征。你会发现每艘飞船中,还有我们的家里都有这画像。我们总是在身边放置这个符号,你在我们的人民中看不出年龄大小。

在房间的一边有一张长桌子,周围有很多椅子。我觉得这是他们用来吃饭,或者开会用的。同时有种感觉,飞船上有数百名成员,尽管我只见过很少一些人。后者的想法没有得到过证实,然而Firkon确认了我关于桌子的想法。同时他们告诉我房间很大一部分用作休息室,机组成员离开他们岗位的时候就可以来休息,或和客人在这休息。房间其他地方很随意的摆满了矮沙发,长沙发,还有各式各样的,大小不一的椅子,很像地球上的风格。但是这些沙发比我们的更矮一些,而且更舒适,设计和外观也更优美。座位上都铺着块上面有软绒毛的布料,带有绸缎效果。颜色各异,非常吸引人——鲜艳,温馨,柔和。

座椅旁边是较低的玻璃或水晶桌子,桌面中间都布置着有趣的饰物。但是没有看到类似烟灰缸一样的东西。我本能的猜到,这些人没有抽烟的习惯,我也就没从夹克里掏香烟出来。不过,有一次纯粹是出于习惯,我伸手去掏香烟。来自金星的美女观察到我这个举动,说道,如果你想的话,可以抽的.我去给你找一个容器放烟灰。你知道,只有地球人沉溺于这么古怪的嗜好!

       我对她表示感谢,把烟盒放回夹克里,没有掏出来一根烟。

       接着说这房间——地板上铺着一整块华丽的地毯,一直铺到墙根,一般的灰色,非常非常平坦,上面有软绒毛,走在上面令人心情愉快。

然后大家坐下来,我坐在稍长一点的矮沙发上,就坐在FirkonRamu中间。正对面,非常适宜交谈的距离之外,是一个同样尺寸形状的沙发。Orthon坐在两名女士之间。(译者注:亚当斯基爷爷,你为什么不坐在美眉中间啊!!!)我还一直捧着个空杯子在手里,随后放在了面前的矮桌子上。

        杯子的材质引起了我的兴趣。杯子水晶一样清澈,上面没有任何蚀刻图案。和我们的玻璃杯子不大一样,也不像是塑料的。我不知道杯子是什么材质的,但是我很确定的感觉杯子不会碎。

在注意了这些出色的布置后,我开始往墙上看。在我的右边,看到一个漂亮的大门,略微半开着,看不到门把和门锁。Kalna告诉我说,门后面是储藏室,补充说,我们的飞船经常远离母星,四出旅行学习。其间我们也不总在其他行星上停靠。因此,我们需要这么个能储备供给品和设备的巨大仓储设施。

   “对面墙上的门——就像你看到的,和储藏室的门是一样的——其面后面是厨房。

我猜门后面是用来进餐的地方。然而这两个房间我都没有进去过。

       我较有兴致的仔细端详着右手墙上离门不远处的一副巨大图片。上面展示着一座城市,第一眼望去看似和地球上的差不多,只不过这座城市被规划成圆形,而不是我们常用的那些长方形街区。但是建筑却非常不同。我几乎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和地球上的任何建筑风格都没有任何类似之处。这些建筑展现出的完美的精致,典雅,是我们当代建筑师苦苦追寻却无法实现的。这就是那种人类梦寐以求,却在地球上不曾见过的城市。在他们告诉我之前,我就猜到了,图中描绘的城市坐落在这艘飞船的母星——金星上。

门的另一边是另一幅图画,一派田园风光,绵延的群山,一条小溪流淌于农田之间。这幅画非常容易被当成地球上的场景而被忽略过去,只不过农舍不是散落于田间,也是围成圆形。我被告知,他们发现这种布局非常实用,能够使这些农业团体形成小型化,自给自足的社区,这里拥有能够供给乡民一切生活必需品的设施。在金星上,任何方面都做到真正的平等,包括物品的分配。如果要去城市的话,得保证是出于私人原因或是为了娱乐消遣。

在正对面的墙上,会议桌的后面,我注意到一副巨大母舰的图片,我在想是否描绘的是我们这艘船呢。脑子里刚掠过这个想法,身材较小的金星女士就纠正我说,不是的,我们的飞船和她相比就真的是太小了。图上所展示的更像是一座移动的城市而不是飞船,她长达数英里,而我们的只有2000英尺。(注释:2000英尺=609.6米)

我知道读者此时会想这么巨大的尺寸是不可能的,我也承认,对于这么令人震惊的事实,我当时根本就没做好思想准备。然而,我们得了解这一点,一旦我们能够利用大自然的能量,而不是依靠器械力,在巨大的飞船内建造城市也比在地上盖大楼难不到哪去。伦敦,洛杉矶都接近40英里长,然而他们是通过人力和简陋的器械建造的——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成就。一旦掌握了重力,我们也能建造天空之城!

   “我们建造了许多这样的飞船,”Kalna解释说,不仅仅在金星上建造,火星,土星,还有许多其他行星上都在建造。然而,这些飞船不是被某一个星球独享的,而完全是为了给宇宙中的兄弟姐妹提供教育与娱乐之用。人们天生就是伟大的探索者。因此,在我们的世界中,太空旅行不是少数人独享的特权,所有人都参与。每隔三个月,我们星球上四分之一的居民就乘坐这些巨型飞船启程远航,并在其他星球停靠,就像是你们的远洋油轮停泊在外国港口一样。通过这种方式,我们的人民学习了解广阔无垠的宇宙,并能够亲自了解一点——“天父房子里面众多的房间,这在你们的圣经中提到过。

在我们星球的庙宇中也有很多机械设备,居民们可以通过它们学习关于其他世界,其他恒星系,以及空间本身的知识。但是你们也知道,没有什么能够替代真正的体验。所以我们建造了很多巨型母船编队,你在图片上看到的就是其中一艘,也可以把她叫做小型人造行星。她们能在为期三个月的行程中为数以千计的人们提供一切医疗,娱乐。除了尺寸以外,最主要的区别是,行星是圆形的,而且是被神圣创造的,并且是在椭圆形的轨道上围绕中心恒星运行,而我们的小型的人造行星则是圆柱形的,可以随意在太空中穿梭。

   当我回味他们的话时,一副群星密布的太空景象展现在我脑海中。我急于想知道Kalna所说的其他行星是指什么。

   Orthon主动回答了我脑子中的问题,我们的飞船不单单拜访太阳系中的行星,也去其他类似太阳系的恒星系。然而宇宙中依然有无数的星系,无数的行星,我们没有去过。

   再一次的,我脑子中冒出来一个问题,他们在访问过的其他行星上发现了什么?

金星人的眼睛里闪着光,一丝微笑掠过他的嘴角,他知道了我的想法。没有停顿,他继续说道,我们发现其他世界中的人民非常友好,地球是个例外。他们也有巨型太空巡洋舰,为他们的人民提供教育与娱乐。我们访问他们的星球时,热烈的欢迎我们,同时也作为朋友回访。这些飞船没有来过地球。在你们对友谊,对地球之外的宇宙空间有了更深一步的了解之前,不允许他们那样做。

       “在航行期间,人们有大量的休闲时间,也有很多时间用于学习。一旦降落在其他行星,各种互助性质的社会集会就会被举办。简而言之,他清楚的表示,其他世界里的人民彼此不是陌生人,全都是朋友,无论他们去哪里都受欢迎。

我们认为行星遍布于宇宙各处,就像是在巨大的生命海洋中。很远的地方还有数以亿以的行星我们没有访问过,在我们改进了自己的飞船之后会去探索的。有许多行星比我们太阳系中的远的多,我们得花23年才能抵达。不过,我们的太阳系中行星很近,花上几个小时,或者几天就能到了。

回顾着我们关于距离的概念,我惊呼道,这太让人震惊了!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可以跨越如此的距离,你们要飞多快啊!

速度对于我们来说,回答道,和你们的概念不一样。因为一旦飞船被发射进外太空,飞船的速度既是空间流动的速度!我们依赖空间流旅行,而不像你们的飞机那样利用人工推进。

他们坦诚的说,金星和其他世界的居民在早期尝试征服宇宙空间的时候也遇到过很多难题,这些难题如今同样令地球人止步不前,听他们这么说,我对地球未来的发展有点信心了。他们再一次强调,在通往空间探索的道路上,第一步必须解决重力问题。

 

 (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

 

【相关阅读】

《第一章 金星人回归》 

《第二章 在金星侦察船内》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