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书亚讲述以心灵为基础而不是建立于权力和权威基础上的合作关系。当你进入充满灵性的人生时,会渴望与心灵伴侣的交流与合作。约书亚提醒我们这一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陷阱以及旧情感的反射和波动,并教示我们如何获得建于内心感受和互动基础上开放灵活的合作关系。

 

亲爱的朋友们,

 

你们中的许多人盼望着与志同道合的人沟通交流。许多人在一生中曾经感到孤独、感到与众不同并因此在人群中感到不自在,有时甚至不适应一对一的关系。你们出生时便具有与家人的能量场完全或部分不相符的内在频率。这意味着你很快就发现自己无法完全融于周围的世界。你不同于他人,你比较敏感,对于周围的苦难和不公平反应强烈,以至于你不得不将自己与世界隔绝从而重新找到自己。这是你所属的那群人的特性。

 

你们是光之工作者。你们来这里是为了照亮这个自然神性被恐惧、权势和无常遮上面纱的世界。这面纱使神性隐藏。这是一层无常的面纱,使人们看不到人生的实际意义:彼此之间以及与地球之间充满爱与和谐的生活。你们是那些来揭开面纱的人。你们可以面对这一切,并‘与众不同’。你们来打破习惯、传统和作为地球人类的思维方式。你并不孤单,你们结伴从远方而来,为实现在地球上的任务做了生生世世的努力。作为一个群体,你们一次次地找到彼此,在次次轮回中,在地球上,以及来地球之前。你们彼此相遇时,便会闪出记忆的火花,甚至初次见面便如此。因着你们共同的任务以及多次在地球上一起轮回的经验,你们之间存在一个连接彼此的纽带。

 

志同道合的人相遇是一种神奇。因为这一相识超越了个人层面(你在这一生的背景和个性),是在灵魂层面上的觉醒,加速你内在的成长与整合。对于灵魂而言,没有比被志同道合的人---心灵上的兄弟或姐妹认知更温暖、更赋予灵感的了。这种相遇常常使你的灵魂更深度地轮回,就是说在物质次元上更深层更丰富地展现。志同道合的人的欢迎是对灵魂的慰藉。

 

在这次传导中,我想讲述在地球上与灵魂家族相遇的作用,还有新时代中灵性群组或团体的作用。地球新时代的诞生与你与灵魂家族的重聚同时进行,不过其方式与以往截然不同。因此,我先讲述你们的过去。

 

历史上的灵性群组和团体

 

在灵性历史上存在着隐秘和公开两种不同的(灵修)体系。隐秘派追求内在的灵性,在个人经验上是与上帝、本源或‘一’的直接连接。在整个历史中,于内在寻找人生意义的一些人意识到超乎肉眼所能见的次元的存在,他们通过拒绝一切外在事物而进入这一未知的领域。他们如此渴望获得这一领域的知识,以至于不再遵循惯例,而是去寻找与神圣本源的个人连接,通过这一连接体验到‘照亮’他们的爱和自由。

 

他们中的有些人试着为这些经验命名并传给其他寻找的人。定义光之经验---深层理解上的神秘经验,是一件危险的事。事实上,你根本无法将这种经验及其派生知识用言语教传给他人。言语太苍白。在最理想的情况下,你以能量帮助他人自己打开通往类似经验的大门。他们明白你教他们的词语和概念只不过是工具,用以描述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事物的工具。他们超越这些词语,接触到这些词语所描述的次元。他们就是《圣经》所说的‘有耳能听’的人。最坏的情况则是人们将灵性的学习成长建立在字词表面意思的基础上,他们很快就无法从本是灵性学习基础的活生生的知识之源获得滋养。这种学习变成了对各种规定和标准的收集,完全忽略了不同个体的独特性。渐渐地,这种学习相对于活生生的现实生活变得呆板和死气沉沉。当如此这般的标准和规定成为一个有组织的宗教的基础时,就形成了公开的(灵修)体系。公开式的灵修是组织化、制度化的宗教,如天主教。这种形式下,宗教总会与权利纠结在一起,因为‘组织’本身成了目的,并出现了各种与原始灵性本源少有关联的利益关系。

 

在公开的(灵修)体系中,最初的灵性动力被某些体制遮盖,这些体制多是由某一权威择选并传教给众人的制度和教条的集合。那些隐秘的灵修形式过去只能在各大宗教信仰下的某些神秘派别中找到,这些派别存有以自己特有方式寻找上帝的那些人的原始实证经验和记录。他们中的某些人得到公开灵修体系的承认和允许,其他人则被拒绝,并因思想不同而受到审判。

 

聆听并被我的话语吸引的你们,毋庸置疑是隐秘灵修的人。你们在多次轮回中一次次感受到充满活力的灵性的吸引,不受规则和制度的约束,也因此你们常常参加与传统相悖的团体和运动。你们宣扬带人回归充满活力的灵性本源且同时更贴近现实生活的信仰形式,你们脱离教堂等权威机构,也常常因此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你们在与公开灵修体系关系紧张的情况下生活。因为对灵性的天生兴趣,你们寻找与现存组织和机构的联系。每一生中,孩童时期的你们常常是爱做梦的、敏感的理想主义者,你心中充满了关于人生的问题以及对意识发展和疗愈整体性的关注。自从亚特兰蒂斯那一生你的心轮被打开,并作为光之工作者来到这里的生生世世,你都感受到一种呼唤。因为无法很好地适应社会,你们常常隐居于修道院等灵修居所,在那里你们不得不应对并非总与你对灵性的理解相一致的信仰体系。

 

你们中的许多人在修道院墙内依然感到‘与众不同’和孤独。虽然这些组织也为隐秘灵修,就是说真诚而不是基于权威的灵性的表达,留有一定空间,公开灵修体系依然占据主导地位。当你看到教堂或你所属的宗教组织以等级模式运作,几乎没有为自由和充满爱的灵修形式提供任何空间时,你常常会为自己的理想主义感到绝望。

 

真诚的灵性与权力、权威和等级制度产生了矛盾。实质上,灵性导师或教导的觉悟和能量根本无法通过组织来传给他人。一个组织想要的是建立结构、支配能量并将其引导到某些特定轨道上。在这个引导过程中,灵性教导或导师的原始能量被抽象化。看看我最初的教导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那时是为了告知世人存在于每颗心中、易接近的光和意识的次元。我所要传递的讯息,几乎无法用言语形容,但是被我的能量触动的你们中的每个人,都能理解我说的是什么,你们中的许多人想到我时的那份感动正是基督能量在你们内心的涡动。你们在多次轮回中试图将这一心灵觉醒的能量在地球上展现,却常常被想要将我的能量归入教条和学规的宗教组织拒绝。

 

历史上教堂逐渐演变成权力和权威的公开(灵修)体系。你们在基督之后的生生世世多次面对一个两难之局:如何才能在体验内在灵性的同时也参与社会?你在这个世界上寻找一个可以完全诠释灵感的地方。当你真的加入一个自称灵性的组织后,常常会感到幻想破灭或被迫离开。而当你加入与你一样寻找回归灵性本源之路的志同道合的人所组成的团体时,你步入危险的境地。你们常常被判为异教徒,受到暴力的处罚甚至被处以死刑。

 

历史的痕迹依然伴随着你,它主要体现在你对于公开展示是什么赋予自己灵感和动力的恐惧。你们对于表现自己的内在灵性感到迟疑,这一迟疑使你难以使灵魂能量在地球上顺畅地流动,并难以找到真正使你感到充实的富于灵感的工作。你们对于各种组织和运动也存有不信任感,你们成了个人主义者,自己寻找人生之路的独行者,独立于团体、家庭和社会之外。

 

这一切并非毫无缘由。在多次的转世轮回中只能自己照顾自己、被社会拒绝或者在团体中感受到的孤独都是适合你成长之路的。在回答‘如何在这一时代与志同道合的人---灵魂家族重新连接’的问题之前,我想先详细解释这一点。

 

被拒绝的心理创伤:灵魂个体在地球上的诞生

 

在早期社会,以群体的形式运作是很常见的,你的身份由你在群体中所扮演的角色来确定。目前社会大多依然以此形式运作,虽然渐渐出现了将每个人以独特个体来对待的趋势,这一趋势甚至也呈现在某些传统的社会群体中。现代社会已显示个人主义的到来,这一潮流先在西方落脚,从政治层面上体现为民主的国家体制和更平等的法律程式。

 

心灵层面上的个人主义者意味着什么呢?它意味着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特的展现,其特性和品质无法用外在的因素来衡量。将一个人视为个体意味着你认知他那并不源于生身父母或社会环境的生命意识的内在核心。这样,一个人会获得自由和责任的空间,因为他可以跟从自己(而不是他人)的意愿做出选择。事实上,个人主义作为思想基础使灵魂深度的轮回成为可能。哲学上,你可以无穷尽地讨论个人主义的定义及其优缺点,你可以从各种角度来理解这一概念。我在这里想说的是,通过个人主义思想的存在,通过认知并承认个人的独特性以及从中衍生出来的价值和权益,可以获得灵性上的突破。由此,产生了一个精神空间,灵魂因此获得了更有力地展现于地球实相的机会。这使人们的自我意识增强,并提出‘我是谁?’以及‘我的人生目的是什么’之类的问题,社会环境对于个人独特性和人生目的的局限越来越少。虽然这会引起一些混乱,却是一个通向内在认知和成长的正向发展。这一发展也触动了你们---从亚特兰蒂斯时期起便在地球上轮回体验的光之工作者。你们习惯于以团体的形式运作,在亚特兰蒂斯时期你们是精英队伍的一员(见第二章),你们凭着高强的精神能力在社会中获得领导地位。那时的你们带着一定的得意和骄傲,在某种程度上,你们觉得自己优越于低层阶级,并毫不顾忌地对低层阶级施行权威。这只是对你们在亚特兰蒂斯时代所扮角色的大致描述,并不涉及细节。我在这里想说的是,那时的你依然觉得自己属于特权一族,对自己的社会角色和所起的作用毫无怀疑。你们经常在管理层面扮演领导的角色,即使你感到封闭和孤独,你对自身的能力以及在整个社会中的价值充满了自信。

 

对你们来说理所当然的这一切随着亚特兰蒂斯的沉没也走到了尽头。这一古老文明的没落不仅结束了所有宏大的影响深重的意识试验,也结束了你们理所当然的自信。亚特兰蒂斯的沉没在你们的意识层面上带来了很大的刺激,你们开始意识到来地球轮回的目的并不在于控制和操纵生命。在亚特兰蒂斯时期你们开发了在生物层面上操纵生命的技术,你们自以为可以成为生命的创造者和操纵者。这一幻觉见证了‘自傲’,如古希腊人所言:一种挑战命运并最终引起远超过自身能力的反力的鲁莽和自信。你们在精神层面上的能力很高,知道如何运用精神能量来获得当代技术依然无法达到的成就。你们来到地球的目的其实是让你们理解真正的创造只能通过内心。

 

技术性的创造(无论是从唯物论还是认为万物皆有灵的泛神论的角度而言)不是源自内心的创造。技术性的创造无法公平对待每个生命形体中独特的灵魂,以操纵生命为出发点的技术性创造并无法提升生命。只有创造者和受造者平等时,创造出的实相才能茁壮成长为一个特有的、唯一的和独立的生命形式。平等意味着爱、尊重和信任。想一想将孩子带到这个世界上的父母。只有父母信任孩子的生命力和独特性,在孩子希望脱离父母护佑的双翼时放开孩子,孩子才能够长成一个稳定、独立的成人。上帝也如此创造了你们。带着与你们平等相处的愿望,祂以独特的生命之光、自由意志和发现自己体验自己的渴望创造了你们。这是你能够送给‘你之所造’最大的礼物。与此同时也要求你能够放开你之所造,信任并尊重他们特有的成长之路。

 

在亚特兰蒂斯时代,你们用头脑进行技术性的创造,这一试验被大地母亲一扫而尽。你们为此感到茫然。你们真诚地相信这一试验,对牢固的亚特兰蒂斯古文明的毁灭感到大失所望。它使你们的自我形象发生了巨大的转变,你们失去了自信,也因此才产生了内心的觉醒。这一灾难的结果是:你开始以开放的态度看待与意志力和心理操纵完全不同的那些力量。你开始理解爱的创造力,这是在亚特兰蒂斯沉落时地球用以震动其基础的力量。因其趋向平衡的自然倾向,受宇宙力量支持的地球之心开始介入,这一介入也同样动摇了你们的基础。你知道新的一章在等待着你,你将不再以理所当然的安全感或成就感开始这新的一章,你赤裸裸地、脆弱地踏入了心灵的意识实相,并以新的方式认识理解物质实相。

 

当你再次来地球轮回时,对亚特兰蒂斯的记忆已被从肉身记忆中抹去。不过,你对曾经拥有的能力和天赋依然有着模糊的印象,还隐约记得一些似乎是‘被禁止’的、最好还是隐瞒不提的事情。对于在亚特兰蒂斯时期运用力量的方式,你们留有恐惧和内疚。你们带着这个‘业’再次来地球上轮回。(亚特兰蒂斯)之后的一次次轮回中,你们自己成为高高在上、无法接近的社会权力的受害者。虽然你小心翼翼地踏上这片(心灵)处女地,进入心灵的意识实相,你却感到这个世界根本不欢迎你对心灵意识的传播,你甚至因为与众不同而受到审判。

 

你们体验着业力循环的另一面,体验着什么是不能加入任何团体、不被接受或被暴力地驱除的孤独。没有任何一个团体给你家的感觉,即使有灵魂伴侣组成的团体存在,你们也常常受到各种社会权威的审判并最终被迫解散。你们在一系列的‘受害人生’中体验到深度的孤独和自我怀疑。这里我不再讲‘迷失’,因为我已经在其它传导中详细讲述过这一点。

 

我想强调的是,在这一时期重新回到起点,也就是说某一个体形式诞生,虽然有着阵痛,却是无价的。你被迫在这个走向圆满的阶段挖掘自身的力量并延伸到你的本质内在:一个神圣、独立且富于创造性的生命体。和团体以及志同道合的人失去联系有一个作用:邀请你真正地发现你是谁。这个真正的你不仅独立于所有的社会结构之外,也独立于他人赋予你的那个理所当然的角色之外。这段历史为你们现在面对的挑战做好了事先准备,现在你们要做的是:基督意识在每个灵魂中的个体觉醒。不再是自上而下的教导,也不是跟从某一团体的大师。现在,基督意识自下而上地作为自由独立的心灵能量诞生,基督意识本就是心灵能量。

 

新时代的能量产生于正在觉醒的人类个体意识,它产生于每个单独的个体。觉醒后,志同道合的人们彼此连接,体验认出彼此的喜悦和满足。他们会相互赋予灵感并互相帮助提高内在的成长。顺序是先个体后群体。一个人点亮了自身‘爱和自我接受’的光,便能够与志同道合的家族成员连接。一个敞开基督心灵的独立个体产生的电磁辐射被志同道合的灵魂接收,这种志同道合者之间的吸引自然而然地就发生了,且毫无困难。

 

在这一时期,没有必要为了觉醒而加入某一团组、群体或学派。一旦你已经觉醒,便会突然遇到很多与你能量共振的人。那时,组织一个具有共同目标的团体也不是必须的。这不是组织机构和灵性公社的时代,更是由众多独立个体组成众多网络的时代,这些独立个体以各自不同的专长互相补充,每个人代表集体灵感的一个方面,互动着成长。

 

© Pamela Kribbe

(译者:光之紫)

译注:约书亚对过去的讲述到此结束,下篇将是对新时代(现在)的描述,待续。

 

【相关阅读】

 【约书亚】《新时代的合作方式》(上) 

 

【约书亚】《新时代的合作方式》(下)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