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2-14

 

 

 

我们从一种精致到另一种精致,从一种精妙到另一种精妙,从一种享受到另一种享受,但是在这些事物的中心,总是存在着“我”,那个正在享受的“我”,那个想要更多幸福的“我”,那个探索、寻找、渴望幸福的“我”,那个奋力拼搏的“我”,那个变得越来越“精致”的“我”,而这个“我”从来都不想结束。

 

只有当我们结束了“我”的一切微妙的形式,才会进入极乐的境界。极乐是无法寻求的,这是一种狂喜,一种真正的快乐,没有痛苦,没有腐蚀。

 

现在,我们所有的快乐,所有的幸福都是腐蚀的;因为在它们背后存在着痛苦,存在着恐惧。

 

当心灵超越了“我”这个体验者、观察者、思考者的思想,就会有一种不受腐蚀的幸福的可能。这种幸福不会永恒不变,就我们所说的那种“永恒”而言。

 

可是我们的心灵在寻求永恒的幸福,寻求那些会延续、持续下去的事物。这种延续的欲望即是腐蚀。但是当心灵从“我”中解脱出来之后,就会有幸福,时时刻刻的幸福,它会不请自来。

 

在这种幸福当中,没有积累,没有储存,没有收集起来的幸福。它不是某种你能够留住的东西。

 

資料來源: https://mp.weixin.qq.com/s/g-beqoKztqqUXg_NvUbI3Q

(图文来自网络,版权属于原创)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