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就个性来讲,每个人都生活在他自己的世界里。没有人会与你之见解完全相同,你也不会与他人的见解完全相同,甚至都不会相似。双胞胎也是不同的两个人,即使他们通常之所见所感极其相似,但也绝不会总是相同。相似并不意味着相同。你和另一人可能在观看同一个场景,但你们所见之场景一定是不一样的。另一人可能从这个场景中读出某些东西,听到属于他自己的篇章和诗句,而你看到的则是完全不同的另一个版本。

就文学作品而言,也总有不同层次的理解。听到这个别上火:你之所见、所闻、所遭遇、所喜爱,无非是你自己。

你在评判,在分辨美丑好坏。你看到了不同的剧情景观,其实你是在观看自己的表演。有时你欺骗自己,在自己面前搞伪装。

你怎么可能是面前这个怨恨你的人?亲爱的,是你之内的东西在泄愤。

振作起来。那个取悦你的人,也是你见到的自己,这一面也是有的。你既在舞台上表演,你也在观众席上观看自己。

不是说针对这个你需要去做调查研究。你当然可以进行调查和研究,但等到花儿凋零,你也不会比现在多明白多少。

洞见通常不会来自分析,虽然,当然,洞见可以来自任何方面或者无所从来。但洞见可以将你引领到某个地方。你的心可能会因为某个洞见而产生一个飞跃。

在你成长的过程中,你可能不会在当时看到自己的成长,你会以不同的方式回应,你会以不同的方式问询。有些东西不会像过去那样潜入你的皮肤,你会喜欢一些之前并不感兴趣的东西。但有那么一刻,你坐起身来,知道你不再跟之前的自己完全相同了。

出现在你面前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成长。其可爱之处在于它们是为了你的成长,其不那么可爱之处也在于它们是为了你的成长。之后会有一个平台,在那里你有机会注意到,你眼下是在不同的地方了。你曾经在别处,现在的你在这里。你进步了,在今天你看到了自己的进步。

无论如何,你之内的某样东西已经打开来了。你的内在视野不断地扩展。有个转折性的一响,你出离了,你走到一边,或者你被推到一边。你顺着你想要的路径往下走,或者你顺着你不想要的路径往下走。生活将你绊倒,它看起来是这样的,你的生活总是把你放在训练课程当中,你根本不知道你的成长之路是怎样的,你不知道回家的路。你以为你做到了,但你认为的路可能是一个弯路,它可能只是一时之见。

可以肯定的是,不管你是谁、来历如何、或者没有任何来历,总有值得你学习的东西,或者总有不值得你学习的东西。然后你为学日益,或者为学日损。与此同时我们要说,你认为你有所不知,其实你知道得比你想象的多。

有时候,在你拖着疲惫的脚步走路的时候,你完全可以轻快地滑翔。

我会告诉你这个 --- 我会再次地告诉你这个 --- 无论你觉得你一直身在何处,无论你可能认为自己将要去到哪里,无论你是在专注地做或者磨蹭地做,你都在驶向我,即便真实是你一直就在这里和我在一起。这并不是说你在回家的路上,而是说,你终将发现你总是在家里,一直与我同在,从未去过别的地方。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what-you-are-learning.html-1

作者:Gloria Wendroff

中译:随意儿

 

    全站熱搜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