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父说:

没有时间会像当下一样。如果真的有时间,那也只有当下,但时间绝不是无限中的要素。你不可能将无限分拆成碎片或部分或任何形状。

如果时间确实存在,它只会存在于此刻的当下,而这一刻当下在我们说着话时正在溜走。每一个所谓的当下不停的被下一个所替代,就像一个个忙碌的蜜蜂。虚幻的时间如此之快,所以被即刻切换着。时间就像是一个被拉上拉下的拉链。

有一些国家宣布在特定的季节,会将时钟调整快或慢一个小时,没有人会感到应接不暇。全然了解时间的快与慢取决于人们的感觉,时间在玩一个游戏,一个小小的骗术。

所以时间会有缩进或提前突发。时间是人类统一规定的,每个人遵守着时钟,好像时间就是圣杯。

时间主导着一切。它恰似宗教,得到人们的普遍遵从。整个世界都在按照时钟准时运行。经常看看表,查看时间成了例行公事。人们好似被时间紧紧抓住了脖子。这个世界上有谁会遗弃时间吗?每个人都屈从于它。

在某些时刻,时间会变得无效。空间也会不存在。只要条件适宜,就可能发生。它会被度量,被买卖和投标。空间可以被清理,被填满。而有些人还会出现时空错乱。

幻像对于你们有巨大的吸引力。即使幻像是一场盛大的模拟表演,你也会捍卫时间和空间直到最后。在这个世界,你们需要时间和空间,并需要承认它们的存在。当然,这个世界的生活也同样需要你。

你在强化一个这样的意念,就是你坐着的椅子是可靠的。如果不可靠,你会摔到地上。如果脚下的地板不可靠,它也支撑不住你。如果我们地球上生活的空间不可靠,那你还能去哪儿?

你不是《绿野仙踪》中的桃乐思,也不是那里的巫师。你不是《小飞侠》中在荷兰滑冰的汉斯.布林克。也不是德国的《埃米尔和小侦探》。没有幻象,所有的故事就失去了支撑。

游泳时,你是在以想像的动作游动。在森林中散步时,是你双腿的分子在急走。当吃樱桃派时,你是在吃一块想像出来的美味甜饼。

与此同时,你却坚信着你的意识所创造的这些画面。你对于你描绘的这些画面和图案有着坚定不移的信念。你会相信所有片面的信息,你会想像出来芭蕾演员以及所有事物并绝对的相信他们的存在。

你看到的并非真相。而在你内在运作的灵魂生命你并没有看到。

我的孩子们能有多少是真正相信他们自己,而不是眼睛所看到的一切。你们对我的话可能半信半疑,或者更甚,把我当作冠冕堂皇的丝绸,是用来掩饰用的。你们的怀疑更倾向于探寻我的存在性。

蛋糕上的樱桃便是我在你之内驻在的地方!当我告诉你们这个真相,我听到你们说:算了,别胡扯了!我怎么能相信这些胡话,天父,都是你给的?

如果你对我赋予的这些幻相深信不疑,那你身处的梦幻之境可能会让你恐惧。

亲爱的,你们当下确是在梦幻之境,因那是我给你们的恩典。当我告诉你这个不容置疑的真相时,你却摇着头说,不可能

原文:http://heavenletters.org/the-unassailable-truth.html

翻译:紫蝶

校对:天堂竖琴

 

【全線閱讀】《天堂来信》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