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30

 

 

真我与妄我是永恒的对立关系。有真我在的地方就不会有妄我。有妄我在的地方,真我就隐藏。妄我是在感官连续作用下的纳受和认同。由于这种感官连续性从未间断(特别是意识感官),而纳受和认同自动发生,所以意识执着有一个“我”作为感官背后的执行者。或认为“我”是一种孤立的意识存在。

 

然而这不过是一个习惯成自然的假象。感官运作的根源来自心的活跃。而真我不在感官的层面,祂是灵魂的一个面向。灵魂则是永恒的实在。对真我语言是难以描述的,要理解祂首先语言、包括意识要终止。在意识终止的同时,其它感官的纳受和认同也会消失。这时候,真我才可以自我意识。

 

这等同于一次“死亡”。妄我在的地方,更象“活着”;真我在的地方,却象死亡。但是真我的复活是从妄我死亡中诞生的。

 

妄我的存在,是自人类意识产生之后就开始形成的。它依赖自私和分别差异性来强化它自己,最后成了一种固化的执着,这种执着支持着二元和多元性,以至很难让人了解一元。除了借助真我的觉醒没有第二条道路。

 

妄我通过对权力、财富、名声、造诣、成就来获得更进一步的自我肯定和存在感。相对于妄我的多重虚假身份,真我则是唯一,在它后面可以存在无数的零,但其本质却不变。所以真我本身是一种实在,真我是所有欲求满足产生之前的唯一满足。

 

在真我没有被认识之前,命运在无意识中进行。一切都被设计得无可挑剔。最年幼的灵魂按照既定路线去体验不同形体。

直到人类阶段产生了“我”的概念,命运才成了一种个人化的体验。

 

为了发展“我”之体验,年轻的灵魂必须通过不断转世来收获经验。在积累经验的同时也积累业力。业力导致轮回。但是业力里面并没有一个主宰者,也不存在真我。因此轮回并不是实有的轮回,而是在妄我基础上制造的另一个幻相。

 

而成熟的灵魂,由于厌倦轮回而寻求灵魂的解脱。通过内在对真我的不断质询来达到妄我的消除,真我的面目得以显现。

当真我显现的时刻,一个人才意识到世界无一不是真我。而现实生活中的一切现象和体验都是一场虚妄之梦。轮回也并非实有。因为真相的世界与感官的世界之间没有共同点,这才使得要同时认识和接受两者非常困难。

 

认识了真我并不等于感官的世界就会从此消失。这只是作为灵魂回归的起点。过去因为妄我的认同而不断陷入轮回的泥沼当中深受其苦。现在灵魂需要借助真我的唤醒来解脱过去遗留的问题。真我和妄我一个在增强一个在削弱。

 

一旦真我的意识涉入个人命运,人才有被救赎的可能。当真我没有被意识的时候,妄我不管在经历什么都是没有实质的。

 

真我不会改变个人命运。但是可以赋予命运特别的意义和理解,这些会影响个人命运的走向。在真我的引领下,命运是走向觉醒和解脱的一系列有意识设计。命运是心和外在环境共同创造的结果。而在更高的意义上,也可以说一切的发生有赖于真我的意愿。

 

妄我不是行为的主宰。通过评判自己和他人来看待命运的结果其实是徒劳无益的。一切的发生都有其因缘,人可选择的余地并不是很多。但是如果能站在真我的角度上,作为人只是协同真我在完成一个隐秘的、神圣的使命。找到这个秘密,人就能免除一切不必要的苦难。

 

恐惧和担忧是妄我最大的束缚。因为错认为“我”是孤立存在的,是作为者。所以恐惧外在的事物和变化。而对过去既成的事实以及未到来的事情感到担忧。实际上事物总是在不断变化当中,因缘的聚散如同行进中的时间一般快速。恐惧和担忧会阻碍改变的到来。不仅恐惧担忧没有必要,对于一时的好运感到骄傲也是没有必要的。

 

在妄我的意识中,命运是未知的。但在真我的直觉中,命运会被允许有步骤地揭示。每一步的成长都是计划当中的事情。对于即将成熟的灵魂而言,今生的计划不仅是与成长有关,也是灵魂使命展开的需要。灵魂使命是个人灵性成长累积的结果。而那些带有自身灵魂使命的人,他们的人生和命运是更周密的计划过程。

 

放下妄我才能走向真我。在妄我的生活当中一切都是无序的发生,人将很容易迷失。即便可以按照一定的模式来生活,那样的生活也是塑料的没有生命。只有觉醒到真我这种无序才会打破,人就能获得源源不断的力量源泉。人将发现生活带来的意义,一切都在宇宙的有条不紊地推动和照顾之中。

 

作者:yachak 

 【相关阅读】

 【新】【全線閱讀】20171230《yachak》 

 

如是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